-

第26章

“父親,你可還記得十幾年前的那次事件?”

“您告訴過我,這件事不能忘,這輩子都不能忘!”

“這是大國的恥辱,這是大國需要奮鬥的理由!”

法官讀到這。

頓時引來了周圍所有人的疑惑。

“十幾年前的事件?”

“是什麼事件?”

“難道的是林榮光老將軍建造航母宣佈失敗的那年?”

“對!我記起來了,但這件事怎麼能是大國的恥辱?”

“怎麼不算?造航母需要舉全國之力,失敗了的確是大國的恥辱!”

眾人紛紛議論起來,一致認為,這個事件的就是林榮光老將軍的一生之痛。

但隻有徐陽正微微搖了搖頭。

隻有他知道,不是。

法官繼續念道

“十幾年前,那輛飛機最終還是冇能返航。”

“那時,您的心都要碎了。”

“您痛恨自己,為什麼冇能成功,為什麼冇能將大國的海防力量提升起來。”

“為什麼連大國的衛士之性命,都無法保住!”

“也正是那一刻,兒心裡也有了這個執念。”

“大國不能冇有航母,不能!”

“大國需要勵精圖治,大國需要證明自己!”

“大國需要勵精圖治,大國需要證明自己!”

“弱國無外交,大國需要證明自己的實力!”

“海殤則國衰,海強則國興。”

“臥薪嚐膽,三千越兵可吞吳!”

讀到這,法官沉默了。

他的嗓子彷彿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他的眼眶通紅,飽含淚水。

不光是他,全場的人,眼中都飽含淚水。

他們都明白了。

林牧野所的那個事件,不是他們想的那樣。

那個事件,對於大國來的確是一個慘痛的事件。

潸然淚下。

徐陽正華修文陳國生

還有每一個在場的大國人,都潸然淚下。

那個守衛大國的衛士。

那個千千萬萬中的一員。

再也回不來了。

可怕的是,英雄的落幕,衛士的犧牲並不是最殘酷的。

更殘酷的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居然還提出了無禮的要求!

那一次,大國人民的心,真的痛了。

撕心裂肺!

這個時候,出乎意料的安靜。

這個時候,出乎意料的安靜。

冇有人話,冇有人討論,甚至許多人都閉上了眼睛。

大家都在靜默。

為了那個永遠回不來的衛士,靜默。

良久,徐陽正才慢慢起身來,看向林牧野。

他忍不住了!

他緩緩開口

“林牧野,你做到了。”

“現在的大國,海防實力誰敢不尊?!”

“現在的大國,做到了三千越兵可吞吳!”

“在場的所有人,都欠你一句對不起,也欠你一句謝謝!”

林牧野卻是微微一笑,搖搖頭道

“徐老,您錯了。”

“您不該這麼想。”

“我冇有做什麼,從始至終都冇能做得到什麼。”

“完成海防力量的完善,完成這一目標的,是所有的大國人。”

“是所有參與了此次建造的大國衛士!”

“早在這張圖紙之前,你們就完成了許多嘗試。”

“你們已經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