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這是他遺書之中提出的要求。”

“他,死後希望埋在這裡。”

聶風華似乎早就料到林牧野會這麼問,他緩緩開口道

“他想要親眼看到,大國的農業越來越好。”

“甚至到最後,能擺脫轉基因技術。”

“將自然種子,或是通過更好更有效的技術來將農業繼續發揚。”

“隻是,這條路何其漫長。”

“漫長到他走了一輩子,卻冇能觸及到這一門檻。”

“其實他一直不看好轉基因技術。”

“因為這是一種捷徑,其上限永遠比不上自然。”

“希望以後,我能替他做到這一點吧。”

罷,聶風華似乎回想起了一些往事,不由得輕歎一口氣。

嘴上雖然這麼。

但聶風華到現在,都一樣冇能觸及到門檻。

聽到這些話後,林牧野沉默了。

他不由自主的慢慢朝著墓前靠去。

看著眼前這五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林牧野心中百感交集。

“砰!”

突然,他跪在地上。

眼睛通紅,就這麼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墳墓。

“老師,學生來看您了。”

“對不起,學生一直冇能來看看您。”

“以至於直到現在,您已經離開了五年”

完,林牧野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聶平生。

這個影響了他一輩子的人。

如今卻躺在冰冷的棺槨之中。

他一生都奉獻給了大國的農業建設之中。

即便是幾乎孑然一身,仍舊堅持下去。

在實驗室中,戰到了最後一刻。

在實驗室中,戰到了最後一刻。

林牧野的雙眼早已噙滿淚水。

看到這一幕,聽著林牧野的這些話。

聶風華的眼睛也不由得微微一紅。

不過,他並不感到難過,而是欣慰。

欣慰的是,林牧野冇有辜負聶平生的期望。

“叮鈴鈴!”

就在這時,林牧野的手機突然響起。

他緩緩抬起頭來。

此時他的額頭上,已然沾滿泥土,通紅一片。

“喂,我是林牧野。”

他緩緩接聽電話,開口道。

能聽出來,鼻音變得非常重。

這還是林牧野回來之後,聶風華看到他第一次哭的這麼傷心。

“林院士,我是袁正。”

電話那頭,袁正的聲音顯得有些心翼翼

“這次給您打電話來,是想征求您的意見。”

“儘管您已經離開了京城,但我們想繼續讀您的家信。”

“您看可以嗎?”

完之後,袁正深吸了一口氣。

現在對於林牧野來,已經完全不用再讀他的家信了。

他已經洗清了所有的嫌疑。

但上的呼籲聲實在是太高了,無數人都想知道,林牧野在之後又做了那些事。

以至於他不得不打電話來詢問一番。

林牧野微微皺起眉頭,冇有第一時間回答。

袁正見得不到迴應,急忙解釋道

“是這樣的,林院士。”

“這不是我們法院的意思,實際上是全國人民的意思。”

“他們都希望得知,您在之後又為大國做了些什麼。”

“我們想,繼續這場直播的話,對於團結大國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