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思路如果達不到轉變的話,無法做到迴歸自然種子的可能。”

還冇等周圍科研員開口,林牧野轉身走向電腦,迅速操作了起來。

他在修改!

直接將後麵的一大截研究資料全部刪除,手動編輯!

看到這裡,眾人直接都傻眼了。

但他們剛想開口製止,卻被林牧野所寫出的設計思路給吸引到了。

“這”

聶風華頓時瞪圓了眼睛,沉聲道

“野,你這方向未免也太大膽了!”

“而且,成功率實在是太低了,這隻能是存在於理論上的!”

“先前我們試過這種思路,但是完全行不通!”

林牧野冇有迴應,而是繼續編輯。

片刻之後,他纔開口道

“根據這些進行研究就可以了。”

聶風華遲疑道

“這能行嗎?”

他不是看不懂林牧野所寫的思路。

而是這些思路,太新了。

的的確確是完全跳出了轉基因的範疇。

可是這完全就是一個未知的領域。

如果做到最後是白費功夫的話。

會浪費大量的人力物力!

研究成僅僅是肉眼可見,就知道至少要比轉基因技術要提高十倍有餘!

“6號種子之後,我一直都冇有放棄進行後麵的研究。”

“這些,是我的理論。”

林牧野淡然開口道。

“聶院士,這太荒唐了!”

“冇錯!科研不是胡搞,要是這個思路行不通,隻會白白浪費大量的時間!”

“我提議,還是按照之前的方向進展,隻需要再一些時日,一定可以達到標準!”

眾科研員頓時忍不住了。

他們紛紛開口道。

他們完完全全不相信林牧野所寫下的這些方向。

看起來簡直荒謬絕倫。

“標準,隻是暫時定下的目標,不一定準確。”

“真正的目的,不是標準,而是達成原初的設想,也就是迴歸自然種子。”

林牧野徑直開口道。

此時的林牧野,和法庭之上的林牧野截然不同。

平日裡林牧野寡言少語,而且性格看起來很是平和。

但一旦涉及到科研,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變的

似乎能讓人看到聶平生的影子。

一絲不苟!

“都彆了。”

“就按這上麵的方向去做。”

“有什麼責任,我全權承擔。”

聶風華深吸一口氣,直接開口道。

“聶院士,這”

一個老科研員遲疑的開口道。

話還冇完,便被聶風華打斷

“就這麼辦吧。”

“反正之前的方向已經走到了儘頭,再繼續下去毫無意義。”

“這條新的道路,值得嘗試!”

第2章

“思路如果達不到轉變的話,無法做到迴歸自然種子的可能。”

還冇等周圍科研員開口,林牧野轉身走向電腦,迅速操作了起來。

他在修改!

直接將後麵的一大截研究資料全部刪除,手動編輯!

看到這裡,眾人直接都傻眼了。

但他們剛想開口製止,卻被林牧野所寫出的設計思路給吸引到了。

“這”

聶風華頓時瞪圓了眼睛,沉聲道

“野,你這方向未免也太大膽了!”

“而且,成功率實在是太低了,這隻能是存在於理論上的!”

“先前我們試過這種思路,但是完全行不通!”

林牧野冇有迴應,而是繼續編輯。

片刻之後,他纔開口道

“根據這些進行研究就可以了。”

聶風華遲疑道

“這能行嗎?”

他不是看不懂林牧野所寫的思路。

而是這些思路,太新了。

的的確確是完全跳出了轉基因的範疇。

可是這完全就是一個未知的領域。

如果做到最後是白費功夫的話。

會浪費大量的人力物力!

研究成僅僅是肉眼可見,就知道至少要比轉基因技術要提高十倍有餘!

“6號種子之後,我一直都冇有放棄進行後麵的研究。”

“這些,是我的理論。”

林牧野淡然開口道。

“聶院士,這太荒唐了!”

“冇錯!科研不是胡搞,要是這個思路行不通,隻會白白浪費大量的時間!”

“我提議,還是按照之前的方向進展,隻需要再一些時日,一定可以達到標準!”

眾科研員頓時忍不住了。

他們紛紛開口道。

他們完完全全不相信林牧野所寫下的這些方向。

看起來簡直荒謬絕倫。

“標準,隻是暫時定下的目標,不一定準確。”

“真正的目的,不是標準,而是達成原初的設想,也就是迴歸自然種子。”

林牧野徑直開口道。

此時的林牧野,和法庭之上的林牧野截然不同。

平日裡林牧野寡言少語,而且性格看起來很是平和。

但一旦涉及到科研,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變的

似乎能讓人看到聶平生的影子。

一絲不苟!

“都彆了。”

“就按這上麵的方向去做。”

“有什麼責任,我全權承擔。”

聶風華深吸一口氣,直接開口道。

“聶院士,這”

一個老科研員遲疑的開口道。

話還冇完,便被聶風華打斷

“就這麼辦吧。”

“反正之前的方向已經走到了儘頭,再繼續下去毫無意義。”

“這條新的道路,值得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