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法官深吸一口氣,看向手中書信。

內容已所剩無幾。

但他還是繼續往下念道

“父親,兒想您了,想家了。”

“兒想回去,無時無刻都想回去。”

“但兒知道,還不是時候,兒還不能回去。”

“這份圖紙,還遠遠不是終點。”

“莫要回信,莫要問。”

“兒隻能。”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望兒可以做到,不負韶華,不辱使命。”

“終,望父親安康。”

“可盼兒凱旋歸來之際。”

“林牧野。”

至此,信已經讀完了。

凱旋歸來

聽著這四個大字,所有人沉默了。

林榮光冇能等兒子凱旋歸來,甚至冇能等到兒子歸來。

如今,他的兒子正坐在全大國人的審判之位上。

歸來是歸來了,何來凱旋?

但他真的冇有凱旋嗎?

1奈米的光刻機榮光號航空母艦。

還不足以讓他凱旋嗎?

很多人心中,都充滿著這個疑問。

然而這個問題,冇有答案。

冇有人能給他們答案。

徐陽正深吸一口氣,眯起眼睛看向台上的法官道

“我,徐陽正,在此處提議。”

“就林牧野所貢獻之成就而言,應當繼續予以減刑!”

這句話一出,頓時讓原還算安靜的人群頓時炸開了鍋。

這句話一出,頓時讓原還算安靜的人群頓時炸開了鍋。

“徐老,不行,絕對不行!他的罪孽遠不止二十年刑期可以懺悔的,不再加便罷了,絕對不能再減!”

“對!這是他三年前的信,他的確為大國做出過貢獻,但是他之後的罪孽不能無視!”

“不能再給他減刑了!現在的他人性已經完全泯滅!”

“可是這還不夠嗎?光刻機和航空母艦,還冇有讓大國人徹徹底底起身來嗎?”

“這麼多的成就,能這麼看不見就看不見嗎?”

“他或許不是聖人,不是偉人,但他卻實實在在為大夏貢獻了極大的力量!”

“這份力量,不可忽視,不能忽視!”

兩撥意見相左的人,頓時又爭論了起來。

現場如此,上更是如此。

頃刻之間,無數的帖子被推上來,又被新一波帖子邁了過去。

但這次,不再是一麵倒的局麵。

支援的人與反對的人蔘半。

“光刻機,象征著大國芯的誕生,榮光號,象征著大國海權的崛起!”

“應當減刑!”

“縱使有如此赫赫功績,卻仍舊改變不了他是個賣國賊的事實!”

“他為米國等國研發的武器科技,難道就可以忽略了嗎?”

“因此而隕落的大夏衛士,還少嗎?”

“不應減刑!”

法官看著台下爭論不休的人,麵色變得遲疑了起來。

第一次減刑,冇有人提出異議。

但這第二次,或許是因為付威號的緣故,倒是有了這麼多反對的聲音。

就在這時,一旁的法官湊了過來,耳語幾番。

法官輕咳一聲,開口道

“次審判暫停十分鐘。”

“關羽徐老先生的提議,我們需要斟酌一番。”

完,幾個法官紛紛起身來,大步離開。

法官的離開,頓時讓場上爭吵的聲音達到了頂點。

就在這時,陳國生大步走到林牧野的麵前。

他眯起眼睛,緩緩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