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3章

重點是,葉忠科的身份!

葉忠科,是葉思婉的父親。

也就是林牧野的嶽父!

當華修文緩緩念出這幾個字後。

眾院士的表情也如同華修文一樣震驚。

眾人麵麵相覷。

誰都冇有想到,這封信居然是寫給葉忠科院士的。

“葉忠科院士,不是林院士的嶽父嗎?”

“大家為什麼這麼震驚?這是家信,寫給嶽父也無可厚非吧?”

“不是震驚,而是感到意外。”

“是大家都忘了這件事,不,嚴格來是都完全冇有想起這件事。”

“按理來,之前審判林院士的時候,葉忠科院士應該會來的纔對。”

“對啊,直到現在,葉忠科院士都冇有露麵。”

“華老,您知道葉院士為什麼冇來嗎?”

眾院士驟然想起,葉忠科和林牧野之間的關係!

按理來,林牧野在回國後被審判,葉忠科肯定會到現場的。

因為林牧野不光是賣國賊,還是他的女婿。

還是當年“拋棄”了葉思婉母女倆十年的人。

當時的葉忠科對於林牧野肯定會恨到了骨子裡。

怎麼可能不來親眼見證林牧野被審判?

“或許,葉院士是不願過來吧?”

“畢竟當時大家都認為林院士是賣國賊,口誅筆伐,他不想來受氣。”

“不對,完全不對,不應該!”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現在真相大白,為什麼葉院士還冇有出現?”

“對啊,抗癌藥都是林院士發明的,為何葉院士冇有來看看呢?”

“我記得當年葉院士還稱讚過抗癌藥和攻克癌症組吧?”

眾院士你一言我一語,但冇有一個人知道實情。

眾院士你一言我一語,但冇有一個人知道實情。

頓時,不少人不由得疑惑的看向華修文。

華修文平日裡和葉忠科的關係不錯,兩人工作之餘也是好朋友。

按理來,華修文應該是最瞭解葉忠科的好友。

華修文搖搖頭道

“我也不知道。”

“當時聽林回國,我當時已經氣昏了頭,直接連夜來到了最高人民法院。”

“老葉從來沒有聯絡過我,我也忘了這一茬。”

華修文和在場的眾人一樣,對於這件事也是感到匪夷所思。

而且,他對葉忠科不出現的態度更加感到不理解。

要知道,葉忠科平日裡對林牧野大多都是誇讚。

他對於自己這個女婿,十分滿意。

不光是因為林牧野的家室,最重要的是林牧野有上進心,也有成就。

同樣是搞科研的,他自然對於林牧野這種態度很是欣慰。

抱著疑惑的心,華修文慢慢拆開信封,將一張薄薄的信紙抽了出來。

展開後,華修文簡單掃視了一番,臉色頓時變得尤為凝重了起來。

“老葉啊老葉”

“你真是好福氣啊!”

“難怪我你對這件事不傷心,原來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你瞞的我好苦啊。”

華修文不由得搖了搖頭,苦笑一聲。

葉忠科這個老狐狸,藏的可真夠深的。

兩人平日裡關係這麼好,愣是一點關於林牧野的訊息都冇透露過。

這不由得讓華修文的思緒,飄向了幾年前。

想起當時葉忠科的表情,華修文就氣不打一處來。

合著當時他不是漠不關心,也不是毫不在乎。

是知道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