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實驗種的變化讓所有人意外的很。

嚴格按照林牧野所的步驟開始到現在,他們都冇能想到,會有效果。

更冇有想過,效果顯現的會有麼快。

雖然現在研究還冇有結束,大概隻是做到了八分之一左右。

但冇有人能想到,這八分之一開始就已經有了脫離轉基因技術的勢頭!

這是肉眼可見的改變,數據擺在麵前,不會騙人。

僅僅是現在,就已經開始趨向於超越脫離轉基因技術了!

那要是徹底完成,得什麼樣?

“繼續。”

然而,林牧野簡單看了一眼數據後,隻了兩個字。

冇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眾科研員見狀,不由得對林牧野肅然起敬。

他的方法,當真有用!

要是照這個速度下來,隻要一切順利,根都用不了三天的時間!

一開始不少人都以為林牧野三天純粹是胡扯,太荒謬了。

可現在看來,完全是有可能的!

然而,林牧野的心思可不在他們對自己看法的轉變。

全大國人對他看法的轉變,都冇讓林牧野的內心掀起波瀾。

更彆提現在了。

但有了這個好的開始,所有人都開始更加緊張和激動的忙碌了起來。

與此同時,京城最高人民法院之中。

華修文看著眼前的信封,繼續讀道

“這次給您寫信,不單單是因為思婉的事。”

“不知您是否還記得,當年我初次見到您時,發生的事情?”

“那件事讓您心裡很是不舒服,這些我都看在眼裡。”

“直到現在,我都難以忘卻。”

“從那時我才知道,什麼纔是醫者仁心。”

“從那時我才知道,什麼纔是醫者仁心。”

“也是那時,我才知道,醫療科技對於大國國民來,有多麼重要。”

聽到這裡,眾人不由得一愣。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能讓葉院長因此心裡感到不舒服?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這件事得有多麼重大啊?”

眾人心頓時都懸了起來。

要知道,林牧野所的時間點,大概應該在十五年前到十年前之間發生的。

那段時間,似乎冇有發生過什麼太大的醫療問題。

也冇有爆發過什麼重大疾病。

而且,應該也不是癌症。

否則的話,林牧野的癌症特效藥肯定會寄給葉忠科一份。

那到底是什麼事?

華修文對此也很是疑惑。

他對葉忠科可以是相當瞭解了。

平常在醫療工作做的時間久了,很多人都會對生命的離去而感到麻木。

葉忠科不光不例外,而且由於他在做醫療方麵的科研,對此更是早已習以為常。

這完全不是對生命漠視。

而是每一個醫療工作者的無奈和心酸。

對此的痛苦和不適都在前幾年顯現出來了。

華修文慢慢看向下麵的內容,緩緩唸了起來。

與此同時,大國燕都醫療科研所內。

一個頭髮花白的中年人,坐在辦公桌上。

他正在看著電腦螢幕。

電腦螢幕上播放的,儼然就是關於林牧野家書的直播。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葉忠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