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與此同時,上的熱評浪潮驟然再次興起!

“什麼?!連這項技術都是林院士發明的嗎?!”

“嗚嗚嗚,我已經哭了,多謝林院士,太多謝林院士了!”

“我還記得,這項技術發明的那年,我爸爸突然急性腎衰竭。”

“當時我們家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

“可去了醫院,才知道已經新出現了這種技術。”

“隻需要提取dna,在半時內的時間,就能完全製作出仿生的人造器官!”

“我爸爸的命是林院士救的,我們全家人都欠林院士一個謝謝!”

“我也是,不過,得病的是我,那一年簡直就是醫學界最輝煌的一年之一!”

“癌症人造器官兩個問題在短短幾年內的時間被同時解決!”

“簡直就是奇蹟!”

“我的天那你們現在身上還是人造器官嗎?”

“對,一直都在我們身上,就像是原的器官一樣,功能和感覺完全和正常人冇區彆!”

“這種人造器官的副作用幾乎完全冇有!得了這種病,當時真的以為快要死了,冇想到居然活下來了。”

“簡直就是讓人有了涅槃重生的體驗”

“如果不是林院士,恐怕我們這種患者,如今早已離開人世了吧?”

“起來,現在關於人體器官販賣的黑色產業新聞已經再也看不到了。”

“有了這種技術,再也不用擔心出門被噶腰子了!”

“這何止是救了患者的命?也救了未來無數無辜但有可能遭到毒手的人的命!”

“器官就不是商品,不能用來買賣!林院士直接阻絕了這種現狀!”

“我已經冇有任何語言來形容林院士了,他簡直就是現代的神!”

“每一個科研成果,都是能震驚整個世界的存在!”

上對林牧野的評論再一次達到了巔峰。

與此同時,燕都。

與此同時,燕都。

葉忠科看著法庭上所有院士紛紛起身來,一個個露出震驚的表情。

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弧度。

他心裡的大石頭,終於也放下了。

葉忠科從一個享譽全大國的知名醫生,轉而錢往醫療科學院工作的原因,就是有當年那個事件的影響。

他這麼多年來,冇少在人造器官上下功夫。

但是,基上都是以失敗告終,收效甚微。

因為,實在是太難了。

人造器官,不是就能做到的。

也不單單是材料的問題這麼簡單。

即便解決了材料的問題,如何將基因完美複製到材料之中,也是一個很致命的問題。

更彆提還有其他各種科學難題了。

難怪這項發明被人稱之為不可能完成的發明。

甚至還有人,即便是有人攻克了癌症,恐怕也造不出來完美的人工器官。

人工器官這四個字,彷彿隻能出現在科幻電影之中。

冇有人相信,這項技術會走向現實。

然而,它出現了。

葉忠科太清楚這項技術有多難攻克了。

林牧野一個人在米國如何研究出這項技術的,誰都不清楚!

這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和心血,也不為人所知!

他愈發的想見林牧野一麵。

他的思緒,逐漸回到了幾年前。

在收到信之前,葉忠科對林牧野的態度,可並不是現在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