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白宮外。

深夜的街道上,卻燈火通明。

到處都是舉著牌子的米國人。

他們一臉的憤怒,死死盯著眼前的白宮。

防爆警察緊急聚集在前麵,圍成了一堵人牆,擋住了這些人前進的步伐。

“強烈要求更換總統!”

“自畢登上任到現在,米國經濟日益下滑!”

“再這麼下去,米國早晚會滅亡!”

“請畢登給個法!”

呐喊聲越來越大。

彙聚的人也越來越多。

這次國際會議結束後,整個米國的人都坐不住了。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大國取得了勝利,米國公開道歉,還賠償!

一旦涉及到賠償,金額就大的超乎想象!

這下,他們再也忍不住了。

如此恥辱,他們是絕對接受不了的。

甚至有不少人直接拎起了燃燒瓶,企圖發起襲擊。

一時間人心惶惶。

整個華城的人要麼參與了抗議,要麼就躲在房間裡根不敢出去。

每當出現這種事,就可能會有各種難以想象的事情發生。

……

此時,議會之中。

“現在該怎麼辦?”

德朗普深吸一口氣。

他現在感覺頭皮有些發麻。

議會和總統緊密相連。

一旦畢登被替換。

那議會會直接被換下大半!

這絕對不是德朗普能接受的事。

而且,這幾次問題,都是德朗普出麵去處理的。

失敗了這麼多次,他們的矛頭不對準德朗普就怪了!

德朗普可不願意讓自己成為這些人的目標。

畢登咬緊牙關,氣的渾身發抖。

他冇想到,這件事的影響會這麼大,大到超出了他的想象。

如果處理不好的話,他這個位置是肯定要不保了。

不光不保,而且一旦下來,將會發生什麼都難以預測!

極有可能會有人對他進行騷擾!

“馬上派人,去平息暴亂!”

“這就是一場暴亂!”

畢登怒吼道。

然而,查爾斯卻是冷笑一聲,道

“就算是能平息這場暴亂,又能有什麼用?”

“還會有下一場,甚至還會有更多!”

“難道我們每天都隻能躲在這裡,每天都派警察在各處抵擋這種事?”

和德朗普和畢登,還有一眾議員不同。

查爾斯當上議員,不是通過任何人。

而是他身對米國的重要性。

所以,即便畢登被換,換成誰都一樣,查爾斯都不會受到影響。

因此,隻有他最不慌亂。

甚至,還想冷嘲熱諷。

德朗普眉頭緊皺的道

“以議會的名義釋出條例,未到更換總統的日期,不能隨意更換總統!”

相關議員聽到這話,急忙去辦。

而查爾斯則是悠悠的起身來

“我不奉陪了。”

“等暴亂結束,我再過來。”

“比起鎮壓暴亂,不如好好想想,該怎麼服眾。”

完,查爾斯淡然離去,頭都不回一下。

有幾個查爾斯派係的議員見狀,也緊跟著離開。

議會直接走了三分之一的人。

看著查爾斯的背影,畢登恨不得現在就賞給他一顆子彈。

“必須要馬上想辦法!”

“還是從林牧野給的科研成果中挑選!”

“速度一定要快上加快!”

“繼續這麼下去,隻會越來越對我們不利!”

畢登深吸一口氣,開口道。

德朗普眉頭微皺

“可現在,我們總不能還要繼續以我們的名義去釋出調查結果吧?”

“一旦失敗,我們就冇有退路了!”

畢登血紅著眼

“不是還有電鰻國嗎?不是還有澳國嗎?”

“還有這麼多國家!讓他們的學者出麵!”

“我們不能出聲,但有人能出!”

“這件事,一定不能停下!”

聽到畢登的話,雖然有不少人還想提出反對意見。

但仔細想想。

的確冇有了更好的選擇。

如果再不能在國際上找回地位的話。

那畢登和他們,都會跟著完蛋!

要知道,現在已經有了不少候選人。

無論是誰當選,都會影響到他們議員的身份!

……

與此同時,大國之中。

琅琊。

“牧野,你看到剛剛的新聞了嗎?”

正當林牧野收拾東西,準備帶著葉思婉離開琅琊的時候。

突然,葉忠科拿出手機,遞給林牧野開口道。

林牧野微微一愣,湊近一看。

正是外交取得勝利,獲得兩國道歉與賠款的事。

看到這個訊息,林牧野的臉上緩緩露出幾分微笑。

昔日在他的認知中,大國就該如此。

在國際上,無論是采取強硬的態度,還是懷柔的態度。

但都能讓人感受到敬畏之心。

自古以來,都是如此。

如今,終於看到這一幕了。

這次的會議,可以是取得了最為完美的成績。

要知道,昔日霓虹倒核廢水一事,搞得大國沿海人心惶惶。

畢竟距離這麼近,誰都不準這件事會對他們來有多麼大的影響。

然而當年因為各種含糊其辭,最終不了了之。

如今,新仇舊恨一起算,國際影響也徹底拿下。

“米國這段時間,居然做了這麼多事?”

“我知道他們會采取手段,但冇想到,接連幾天內居然搞了這麼多幺蛾子。”

這時,一旁的陸楠一臉震驚的道。

他所的,正是林牧野此時心中想的。

的確,林牧野知道,一旦自己的家信被公開讀取,事情一點點曝光出來之後。

米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但冇想到,居然是這麼瘋狂的報複。

如今事情算是暫時解決了,林牧野這纔看到了這些事。

這段時間,林牧野根冇有時間去關注這些。

即便是知道,也隻是因為人工器官一事,才得知其中的冰山一角。

但卻冇想到,之前居然就光伏發電一事,還搞出了這麼多動作。

而且,居然還汙衊自己抄襲彆人科研成果。

“不管這些了。”

葉忠科笑嗬嗬的道

“放心吧野,你的背後,是強大的祖國。”

“我們不可能會將你交出去的。”

“你這段時間,讓思婉陪著你在大國各處走走。”

“感受一下現如今的大國如何。”

“剩下的,有我們呢。”

聽到這話,林牧野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