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這一天,是全國人民精神高度緊張的一天。

無數人坐在電視機前,看著正在發著亮光的電視。

他們都在等待。

等待一檔節目的開播。

大國家書。

自打大國家書節目定檔的訊息傳出的時候。

就引來了大國內空前的關注。

不光是年紀稍微大一些的大國國民。

連年輕一些的,也都放棄了看其他直播和節目。

都紛紛在電視機前等待。

理由無他,正是因為林牧野。

林牧野一事,在大國內引起瞭如此大的轟動。

讓不少人都意識到了,原來暗處還有這麼多為大國默默奉獻的偉人。

正是因為這一點,即便是年輕人,心中也莫名湧起了興趣。

這種情況,無形中影響了許多人。

……

此時,琅琊某處區內。

“媽,我回來了!”

一個短髮少年笑嗬嗬的走回了家。

“誌,誌願報好了?”

廚房裡,傳來了一箇中年女性的聲音。

“報好了。”

“報的大國科技大學。”

誌一邊放下書包,一邊笑嗬嗬的道。

聽到這話,媽媽頓時愣了一下,匆忙擦了擦手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剛好看到誌打開電視,定在了一套上。

“你怎麼……報考的大國科技大學?”

“你不是想要學表演嗎?”

“在此之前,你做了多少準備啊,怎麼放棄就放棄?”

媽媽很是吃驚的問向誌。

誌搖了搖頭,道

“我並不是放棄。”

“隻是覺得,比起表演,有了更需要我去做的事。”

“我發自內心的想考大國科技大學。”

媽媽愣了一下,開口道

“可是……大國科技大學哪能是考上就能考上的?”

“而且,之前我和你爸怎麼勸你你都不聽,一心想學表演。”

“現在我們都支援你了,怎麼就變了呢?”

就在這時,電視裡彈出一行字幕

“大國家書即將開播。”

“今天給大家帶來的,是大國院士林牧野院士的家書。”

聽到這裡,誌微微一笑,開口道

“媽,是因為林院士。”

“我也想成為林院士這樣的人。”

“我也想為大國出一份力。”

“而且,科研也一樣有趣。”

“雖然科技大學難考,但我的理科成績還算不錯。”

“今年考不過,那我明年繼續。”

“您不是也過嗎?功夫不負有心人,隻要我努力,一定可以的。”

看著兒子突然轉性,媽媽一時間不知道要什麼。

“起初,我喜歡錶演。”

“是因為表演能給人帶來快樂,工作起來也會樂在其中。”

誌慢慢開口道

“但是我現在發現,科研或許能給人帶來更多的快樂。”

“不光是給彆人,自己也是。”

“每一項科研成果的發表,都是對自己的一大肯定……”

“我想,我需要的就是這個。”

“我想要學這個,不管有多困難,我都要去。”

“媽,你覺得呢?”

媽媽的鼻頭頓時一酸

“你……你明明知道,去乾什麼都行,怎麼就非得乾這一行呢?”

“你明知道你姥爺,還有你爺爺都……”

“我寧願你去學表演,也不想讓你去走他們的路!”

“你是家裡的獨子啊!”

誌似乎早就料到了媽媽這麼。

他的爺爺,是當年和鄧春芝一樣,參與了大國秘密科研工作的。

然而很不幸,在研發的時候,他的爺爺不幸被核輻射,直接暴斃,死在了崗位上。

而他的姥爺,則是一名工程師。

參與了當初大國第一艘航母的改建工作。

可當時都是摸著來,到處都充滿未知的困難。

為瞭解決這些,許多工程師冒著危險去排解萬難。

最終,因年事已高還如此高強度工作,他的姥爺也在崗位上離開。

這兩件事,直接讓誌的父母不願讓他們的孩子走老人的老路。

雖然這是報效祖國的事。

但誌是兩個家庭中的獨子。

他們不希望將這最後的香火,斷在了此處。

誌其實一開始理科成績就極為優秀。

也對物理學充斥著極強的興趣。

然而為了考慮家庭的原因,最終選擇改為報考表演學。

可如今,他想通了。

“媽,彆了,我要去。”

誌堅定的道

“我一定要去!”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我如果冇有能力,冇有興趣,便不參與了。”

“可我熱愛科研,熱愛大國。”

“我也想為大國出一份力。”

“我……不想抱憾終生。”

一邊著,他看著電視上林牧野這三個字。

這個名字,是重新點燃他心中之火的信仰。

林牧野,便是他做夢都想成為的人。

因此,他決定不再違心下去。

他想要去做。

想要為大國出一份力,想要遨遊在科研的海洋之中。

“……”

媽媽不知道該些什麼,兩隻手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媽,你放心。”

“現在的科研環境可比當年強太多了。”

“先輩們的努力,讓我們有機會用上了更好的儀器,有了更好的科研環境。”

“現在搞科研,不是賭命。”

“性命危險降到了極底。”

“而且,即便是因為工作引發職業病,現在不也是有許多解決辦法嗎?”

“人造器官,攻克癌症。”

“大國正在飛速發展,我……也想出一份力!”

“有這些保障,我……我不能違背自己的內心了。”

“媽,您就同意吧!”

誌已經有些帶著哭腔了。

他明白父母的不捨。

但是他還是要做。

為了一顆赤誠之心。

“想做,那就去吧。”

就在這時,一個略帶威嚴的聲音傳了過來。

兩人為之一愣。

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剛剛一直都在臥室的父親!

他穿著針織毛衣,戴著一副眼鏡,儼然是知識分子的模樣。

“爸爸當年和你也是一樣的想法。”

“隻是,我當初冇有勇氣和你一樣,將自己的心事出來。”

“既然想做,那就去做吧。”

“遵從自己的內心!”

父親一邊著,一邊語重心長的拍了拍誌的肩膀

“但你要記住,量力而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