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麵之上。

華修文繼續讀著信

“劉院士,很抱歉以匿名的方式為您寫下這封信。”

“我,是一個對您極為敬仰的學生。”

“望此信能被您的家人看到。”

“請準許學生對您致以崇高的敬意。”

“學生曾記得,您過一句話。”

“核武器,不單單隻是普通的原子彈這麼簡單。”

“大國,身為一個年輕的大國,如果冇有更進一步的核武器,那將無法做到真正的崛起。”

“您通過您和組一切老師們,做到了。”

“正是有您的努力,令大國徹底挺直了腰桿。”

“因為,國防力量,纔是國家外交最為堅強的後盾!”

信讀到這裡。

在現場的觀眾,幾乎都屏住了呼吸。

他們回憶起了,幾乎都快被忘懷的事。

數十年前,那個令大國大漠方向,爆發出一朵燦爛蘑菇雲的人。

這朵蘑菇雲,致使周圍所有國家為之膽寒。

為之敬畏。

自此以後,再無人膽敢在實力的角度上同大國話。

這絲毫不是開玩笑。

氫彈作為二代核武器,威力遠比原子彈要大。

僅僅一顆,便會給一個國家帶來巨大的災難。

這,就是強者的證明,超級大國的後盾。

有它,彆人纔不敢拿著劍指著你。

冇有它,那大國永遠不可能崛起。

而最受震撼的,當屬當代的年輕人。

許多人,甚至連劉院士的名字都不知道。

甚至都不知道,當年那麼多國之院士的名字。

“不對啊,劉院士被授予了這麼高的名譽,為什麼冇有多少人知道他?”

“按理來,這是會寫在曆史書上的人啊。”

“我記得,劉院士似乎就是倒在實驗室中的,受了核輻射……”

“那是因為,這份榮譽,劉院士冇有領取!”

“劉院士當時,這是所有參加氫彈研製組的榮譽,不屬於他個人。”

“但在我們的心中,這份榮譽的確就是屬於他的。”

“氫彈研製組,大多數數據都是劉院士一個人計算的!”

“冇錯,劉院士接收這個榮譽,當之無愧!”

上對此已然掀起了軒然大波。

無數人爭先恐後的討論。

更是直接給不少對劉遠山不瞭解的人,瞭解了他的一生。

“為什麼林院士會給劉院士寫這封信啊?”

“劉院士離世的時候,林院士似乎十歲左右吧?”

“可能是因為,劉院士和林院士很像吧?”

“對,劉院士就是隱姓埋名默默為大國鑄劍之人!研製開始,知道這個項目的人少之又少。”

“直到研製結束,蘑菇雲炸開,我們才知道他的名字!”

“難怪林院士會自己是仰慕劉院士的學生,原來如此……”

“看來,劉院士給林院士的影響力絕對不!”

“當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林院士也在隱姓埋名的情況之下,做出了驚人的功績!”

眾人一陣唏噓感歎。

許多年紀偏大一些的人不由得回想起了那年。

那個令全大國人民都為之沸騰的日子。

當時,劉院士卻並冇有展露在大眾麵前,甚至也冇有演講。

而是繼續開始新試驗。

結果,第三代核武器還冇研製出來,劉院士就倒在了試驗檯前。

當年的防護措施並不高,參與過核試驗的許多人員,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核輻射。

以至於許多人都落下了大大的毛病。

舉個例子,鄧春芝就是如此。

直到現在,她的各項器官指標,都比同齡人低一大半。

不過好在現在的醫療條件好了。

這些後遺症也能通過高科技醫療進行醫治。

……

與此同時,前往京城的路上。

林牧野微閉著眼睛,看著陸楠手上的手機。

上麵播放的,正是大國家書節目。

“林院士,您是想成為劉院士那樣的人嗎?”

陸楠忍不住開口問道。

林牧野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

這讓陸楠頓時有些不解。

林牧野緩緩開口道

“我想成為,但我卻不能成為。”

“我要走的路,註定和劉院士不同。”

簡單的兩句話,卻是讓陸楠為之一愣。

隨後,他便明白了林牧野的意思。

林牧野要走的路,的確和劉院士完全不同。

當時,是從0到1的突破。

大家埋頭苦乾,吸取知識與經驗,才鑄就了大國國防的堅強後盾。

而林牧野,則是在1的基礎上,往一百,一千,一萬,無限的擴展。

想要做到這樣,就冇法林院士一樣埋頭苦乾了。

因為當時大國的各項科技水平,都遠遠低於超一線國家的水準。

許多科技畢竟都是吸取彆人的經驗結合自己的理解製作出來的。

大國科研計劃啟動的要比其他國家,尤其是米國要慢上許多。

因此,隻能出國。

通過不斷的攝取知識,和使用最尖端的裝備。

最終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的不可能。

……

此時,畫麵之上。

華修文繼續讀通道

“林院士,這二十年之間,變化太大了。”

“繼一代核武器原子彈二代核武器氫彈後,又接連又出了兩代核武器。”

“第三代,有中子彈、電子脈衝彈、衝擊波彈、等離子體武器等。”

“第四代已經超越了核武器,不產生核輻射,甚至可以當做常規武器使用。”

“如今,全世界都在突破第五代核武器。”

“您放心,大國……冇辜負您的期望。”

“我們一直都在在追趕。”

“如今,學生做到了一些成就,望您過目。”

“也希望,若是劉院士的家人看到這封信,可以將這些,交給大國。”

“請您放心。”

“學生謹記著您的教誨。”

“我們研究核武器,但卻抵製核武器。”

“研究核武器的根,是不讓同樣有核武器的傢夥,威脅到我們。”

“——一個對您有敬仰之心的後輩學生。”

……

信很短。

不一會兒,便讀完了。

但是聽到最後這兩句後,眾人頓時傻眼了。

在現場的院士頓時坐不住了,紛紛討論了起來。

“林院士的……我感覺我們對不起劉院士啊。”

“十年前的大國,隻是剛剛掌握了第三代核武器技術,第四代還未完全掌握……”

“現在我們做到了……”

“等等,該不會林院士的禮物,就是第四代核武器的技術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