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如今,林牧野,自己父親最看好的學生,唯一一個收入門下的親傳學生!

居然做出了賣國的罪行!

聽到林牧野為大國捐獻了1奈米光刻機和榮光號航空母艦後。

聶風華冇有感到欣慰,而是更加憤怒!

分明有這種能力,卻到最後成了米國的走狗!

愛之深,責之切。

以至於聶風華連這兩天的觀測都做不下去了。

連夜從西北大漠方向趕來。

他恨不得現在直接上去給是自己這個弟弟兩個耳光。

林牧野不敢看自己這個大哥一眼。

準確的,不是不敢看。

而是不能看。

他怕自己那原堅如磐石的心。

看到長相神似老師的大哥那張臉,會哭出來。

他深知,自己不能哭。

從前是,現在也是。

法官見到場上安靜了下來。

收拾了一番情緒後,繼續念道

“老師,我記得您您有一個夢。”

“您想在能遮住陽光的稻田中憩。”

“您想讓全大夏所有人都能吃飽飯。”

“儘管您完成了這麼多的開拓,培養出了這麼多的種子。”

“但是,您卻始終不滿意。”

“每天都能看到您愁眉不展,輕聲歎息。”

“初遇您時,您分明才四五十歲,看起來卻像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一樣。”

“您讓大國的許多人都能吃飽飯,都不再餓肚子。”

“卻還在為稻米的口感而苦惱。”

“您所研發的轉基因水稻產量提升巨大,但口感一直被您詬病。”

“您所研發的轉基因水稻產量提升巨大,但口感一直被您詬病。”

“學生曾勸過您,您的種子已經很好了。”

“可您卻,還不夠,還遠遠不夠。”

“吃飽飯後要做的,就是吃好飯。”

“口感方麵,不能馬虎。”

“探永無止境,學術永無止境,研究永無止境。”

“可您知道嗎”

“您的身體,已經出問題了。”

“您的各個器官都已經到達了極限,不斷衰退。”

“如果您再不休息的話,真的有一天,您會倒下的”

“學生真的不希望這一天的到來。”

“離開大國後,學生無時無刻不在掛念著您的身體。”

讀到這裡,法官又一次哽咽。

他有些念不下去了。

距離聶平生最近的,是林牧野。

林牧野描述的聶平生近況,冇一項都像是在宣告著聶平生的倒下。

巨人還是倒下了。

看著這些話語,他都有些泣不成聲。

全場寂靜萬分,有很多人想些什麼。

但想起聶風華的話,都忍住了。

在這封信期間,冇有任何人比聶風華更有發言權。

“你也知道父親的身體不好”

這時候,聶風華突然起身來,走到林牧野的麵前。

他雙眼通紅,直視著林牧野

“那你還敢做這些事!”

“父親臨走之前,我都不敢告訴他你在國外乾的那些好事!”

“你知不知道,他如果知道了這些,會有多難過!”

“你對得起他嗎?你對得起大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