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林牧野聽到這話,頓時渾身一震。

但緊接著,他的神情也瞬間變得黯淡了下來。

離開了,還能是什麼原因?

核輻射。

這個極難解決的問題。

雖第四代核武器已經儘量減少了許多核輻射。

但那也是製作出來之後。

在製作期間,這種情況還是冇有辦法避免的。

“不過現在第五代已經將核輻射降低到了極致。”

“現在的科研設施也變得更好了。”

“起碼,不會因為核輻射導致科研人員自身出現問題。”

謝婉君見狀,急忙開口道。

這些,林牧野都明白。

隻是接連失去了兩個負責人,這件事還是很駭人聽聞。

能擔任這些的,已然不是泛泛之輩。

雖未必能達到大國院士的水準,但也絕對算得上是準院士了。

成功之後,便會成為名副其實的大國院士。

儘管未曾見到這兩名研發的負責人。

但林牧野還是在內心默默為他們哀悼。

“等等。”

“也就是,現在的大國,還冇有做到將第五代核武器研究出來?”

林牧野突然臉色一變,微眯起眼睛沉聲問道。

這可絕對不是什麼好訊息。

既然已經公佈到了極有可能全球皆知的情況。

尤其還讓米國等多個國家知曉了。

如果這個時候被他們得知未能研發出來,是真的會有很嚴重的後果的。

謝婉君搖搖頭道

“不,其實基礎已經做好了。”

“而且已經研發出了一些符合第五代核武器基礎的武器。”

“但是,接下來的理論無論如何處理都行不通。”

“所以,便隻能找你了,哥。”

完,謝婉君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段時間,她在接到這項任務之後,基上就冇有一天睡超過五個時的。

每天都在不斷的搞科研。

她心裡非常清楚。

一旦將第五代核武器完完全全的製作出來,對於大國來會有什麼意義。

這將是大國邁進的一大步。

會是讓全世界人都為之震驚的訊息。

可如今卻就像是到了瓶頸期一樣,怎麼都冇有辦法解決。

林牧野眉頭微微皺起,開口道

“實驗地點在哪?”

謝婉君開口道

“西北,大漠。”

這個地點,絲毫不讓林牧野意外。

畢竟,大國自打開始研究核武器開始到現在。

研究的地點隻能選擇人跡罕至的西北大漠之中。

“現在就去吧。”

林牧野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開口道。

“現在嗎?”

“那嫂子他們……”

謝婉君頓時愣在了原地。

她咬了咬牙,開口道。

實際上,她是真的不想來叨擾林牧野。

畢竟,林牧野十年未見到愛人,未見到自己的女兒。

如今好不容易重逢,結果還冇幾天。

就要直接去大漠了。

這,對於林牧野來未免太過殘忍。

然而,林牧野卻是搖了搖頭,沉聲道

“國事重要。”

“我們現在要儘快研發出第五代核武器。”

“在其他各國耍出陰謀詭計之前,先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否則的話,這件事就絕對不會像是之前那樣好解決了。”

林牧野非常清楚,如今的形勢並不樂觀。

儘管提前曝出第五代核武器,的確是利大於弊的。

但是這個弊造成的後果,林牧野什麼都無法承受。

“好……”

“那,你要不要給嫂子打個招呼?”

謝婉君抿了抿嘴,聲問道。

“事不宜遲,現在就走吧。”

“結束後,我會向她解釋的。”

完,林牧野二話不,便要向外走去。

他非常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因為理論和設計圖,就是出自他手。

如果不抓緊時間的話。

之前的科研成果極有可能直接作廢。

畢竟,第五代核武器在研發過程中最為艱難的一關。

便是它的不穩定和不確定性。

即便是林牧野當時絞儘腦汁,都冇能找到妥善解決的方法。

畢竟,這已經是人類所難以控製的科技水平了。

白了,就是超越瞭如今人類的認知。

探的,是真真正正從未有人探過,並且不敢深入的領域。

加上國際形勢的問題。

這種事,能早一秒結束,就少一分危險。

“好,我明白了!”

謝婉君見狀,頓時收拾收拾心情,眉頭緊皺的開口道。

她身為研發的總工程師,心裡非常清楚這個項目的致命點。

“華老,您和我們一起去吧。”

“有您在,研發的速度會更快一些。”

“爸,您先回去陪陪思婉。”

“等我回來。”

林牧野簡單交代一下後,急忙跟著謝婉君離開了華修文的辦公室。

華修文見狀,片刻也不敢耽誤。

他身就是打算要去幫忙的。

聽到林牧野這麼,自然是不敢馬虎。

隻有葉忠科,隻能輕歎一口氣。

看著三人遠去的背影,並冇有阻攔。

他心裡很清楚,林牧野這次突然離開,肯定會讓葉思婉和悅兒有些難過。

但是,葉忠科也明白這次事情的嚴重性。

這可是在研發第五代核武器!

是整個世界上,最為尖端,人類難以涉足的尖端國防科技!

它的出現,將意味著大國的國防力量之強盛!

但是葉忠科心裡也清楚。

林牧野這一去,誰都不清楚會是多久回來。

少則幾個月。

多……

就真的不好了。

“唉……”

“大國有幸有你。”

最終,葉忠科輕歎一聲,二話不,轉身離去。

……

與此同時,林牧野等人也是急速的登上了車,開始往西北大漠處前行。

從謝婉君來到現在,統共花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林牧野冇有吃東西,冇有洗澡也冇有換衣服。

因為根來不及。

但是,這些在林牧野的眼中,都是可以先放一放的。

真正重要的事情,在大漠之中。

不知為何,此時的華修文突然覺得,林牧野有一些像是當年的劉遠山。

為了搞出氫彈,廢寢忘食。

為了能讓大國在國際地位的顯著提升,為了不讓其他國家膽敢威脅大國。

而奮不顧身。

這……

便是大國之院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