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這裡的科研員,都認識我?”

林牧野遲疑片刻,疑惑的問道。

謝婉君笑了笑,開口道

“那是自然。”

“他們不光認識你。”

“你剛剛也都看到了,他們都是你的迷弟迷妹。”

“對於他們來,你就是當今大國最大的頂流。”

“有不少人,把你當明星一樣看待。”

聽到這話,林牧野頓時繃不住了,苦笑道

“科研便是科研,什麼頂流,什麼明星?”

謝婉君卻是一臉認真的道

“這可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啊哥。”

“我們雖然身處大漠。”

“但是工作閒暇的時間還是比較多的。”

“畢竟你也知道,研發第五代核武器,中間等待的時間非常之長。”

“平常我們也冇有什麼特彆好的消遣方式。”

“結果,你來了之後,直接開啟了全國直播。”

“大家都看到了這個直播。”

“自打知道魯班號的圖紙是你一手繪出的之後,大家就對你很是敬仰了。”

“然而現在又曝出我們正在研製的第五代核武器也是出自你手。”

“這下,就算是一發不可收拾了。”

謝婉君一邊著,眾人已然來到了大會議室中。

是會議室,但實際上看上去有些像是器械室。

四處的角落裡,都擺放著研究器材。

最離譜的是,各處擺放的器材各有不同。

但卻莫名的有一種淩亂的整齊感。

“實話,一開始我也並不知道第五代核武器居然也是出自你手。”

“哥,你在米國這十年,到底都經曆了什麼?”

謝婉君不由得有些唏噓道。

當初剛剛接手這個項目的時候,謝婉君還不由得感歎。

這個設計圖,簡直就是完美的藝術品。

其中的理論,有太多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想象。

即便是論證,都是一個極為困難的事。

但即便如此。

這份設計圖的完成量卻是驚人的可怕。

從開始到結束的理論,基上是事無钜細。

創作出來這個設計圖的已經不能稱之為天才了。

就是神!

即便謝婉君對核武器方麵並不怎麼瞭解。

但是在看到這份設計圖的時候,就彷彿被打通了任督二脈一般。

對這些陌生的知識,操作出來卻是如魚得水。

以至於第四代核武器僅僅用了不到半年便全部研製成功。

可到了第五代,她就犯了難。

儘管她和手底下的科研員已經對研製核武器非常有經驗了。

而且整個科研所內可是有不少參與過之前核武器科研的老院士。

但施行起來仍舊極為困難。

可以是處處受阻。

分明是嚴格按照理論上來製作的。

但是每次的數據總是比標準差上許多。

中間經常因為各種細的原因而失敗。

不過這也冇辦法。

謝婉君也好,還有科研員和其他院士也好。

都很清楚一點。

第五代核武器,不是想造出來就一定能造出來的。

如果能輕鬆造出來,那就不會是困擾了全世界這麼多學者院士的難題了。

即便林牧野已經在圖紙上將各種理論完美的寫下來了。

但即便照葫蘆畫瓢,都有如此大的難度。

正在謝婉君唏噓的時候。

所有的科研員和院士已然全部彙聚在此處。

他們的眼神就從未離開林牧野。

在他們的眼中,林牧野就是神!

林牧野來了,這裡的問題,一定能迎刃而解!

在投影設備安裝完成後。

謝婉君這纔回過神來。

她緩緩起身來,指著投影畫麵道

“這裡,是我們迄今為止研究出來的所有成果。”

“我們已經做到了將物質壓縮至中子狀態,在爆炸時可以輕鬆達到氫彈的威力。”

“而投彈方式,還有爆炸速度和安全時間等等都完美的超越了氫彈。”

“這些,也是我們能做到的極限了。”

“接下來,問題出現在這裡。”

“以至於後續的工作,一直難以完成。”

林牧野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螢幕上的投影。

各項數據看上去並冇有任何問題。

但是,總感覺少了些什麼。

謝婉君在眉飛色舞的著。

林牧野的眉頭卻是越皺越深。

這一幕不偏不倚正好被所有的科研員看到了。

這讓眾科研員瞬間緊張了起來。

“林院士這個表情……是不是我們做錯的有些太離譜了?”

“不應該吧?我們都是嚴格按照理論上做的啊。”

“對啊,可是就是一直不行,一直都是失敗。”

“理論肯定冇有問題的,我們每次發現錯誤,都是出現在一些非常的位置上。”

“這些細節,即便是寫了,我們也總是難以做到。”

“看來,這些隻能林院士親自上手才能解決了……”

眾人悄悄的竊竊私語了起來。

不少人對林牧野投去了期盼的眼光。

作為科研人員,他們無比希望第五代核武器能在他們的手上研製出來。

即便不是主要研製,而是參與研製。

這份榮譽感,都讓眾人心中一振。

很快,謝婉君便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

“林院士,大概情況就是這樣了。”

“我們目前還在繼續探,絲毫冇敢停歇。”

“但就上次實驗的數據來看,距離你的理論知識還是差上不少。”

謝婉君的話語之中,能聽出來很是無奈。

她和手下的所有科研員已經付出十二萬分的努力了。

但是,第四代核武器的鴻溝還算好跨越。

在第五代,這個全新的領域上,他們有些止步不前的感覺。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到這些,已經很不錯了。”

就在這時,林牧野緩緩起身來道

“這份圖紙,我預計徹底研製完成的時間,大概是十年。”

“而且,是至少。”

這一點,林牧野的是實話。

即便設計圖是林牧野製作出來的。

但是,這上麵都是理論。

如果想放大後證實這些理論,從而完成科研,所需要花費的時間是非常大的。

這絕對不是就能完成的。

“走吧,直接去實驗室。”

“光看數據,也解決不了問題。”

林牧野平靜的開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