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太好了!”

“林院士不愧是林院士,果然是行動派!”

“那事不宜遲,我們快點去吧!”

眾研究員聽到林牧野的話,頓時紛紛起身來,一臉的激動。

他們這段時間,當真是因為這件事白頭搔更短了。

這些科研員,當真都是從全大國各處選出的精英中的精英。

其中還有不少老院士前輩!

他們在許多領域上,都拿到了不的成就。

來研究第四代核武器的時候,一路上幾乎也都是順風順水。

第四代核武器高達十幾種種類,都被他們輕鬆的一個一個完成。

但是到了現在,研究第五代核武器的時候,徹底遇到了瓶頸。

甚至出現了,看到設計圖上的理論知識的時候,直接如同還未開始學習的學生一樣。

裡麵的所有理論知識,都徹底觸及到了他們的知識盲區。

“這段時間內,先從這裡開始入手。”

“儀器的精度存在問題。”

“哪怕是一奈米的誤差,都極有可能導致數據和印象中的大相徑庭。”

“還有,這裡……這裡……”

林牧野剛來到實驗室,就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

和剛剛那禮貌安靜的神態完全不同。

這下,眾研究員也不敢馬虎,急忙按照林牧野的指派開始了重新統計數據。

重新開始研製。

“這些,想要在短時間內完成基上是不可能的事。”

“儘管再快,什麼錯誤都不出,至少也需要三年的時間才行。”

“你們,都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我會就之前的理論進行大規模的細分。”

“千萬不要忽視任何一個細節。”

“這是一個高精密度的工作,決不能出現半點閃失。”

“一旦因為一個人的一時分神,便會導致整個實驗結果分崩離析!”

林牧野的聲音充斥著不容置疑。

饒是平常當總工當習慣了的謝婉君,此時也如同一個被訓的孩子一樣,乖乖按照林牧野的話做。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由於在地底下,並不知道具體過去了多少時間。

但每個人都冇有一刻閒下來。

他們饅頭都是細汗,但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甚至連汗水浸透了身上的衣衫,也絲毫冇有察覺。

終於,隨著最後一步操作結束,眾人頓時長籲了一口氣。

接下來,就隻需靜靜的等待試驗結果出來開始分析數據。

數據一旦通過,便可以按此繼續。

接下來的製造,就會簡單許多了。

“終於完成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剛剛還處於高度緊張狀態下的科研員們,頓時都鬆了一口氣。

有的人更是體力不支,雙腿一軟直接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儘管這不是體力工作。

但是在如此神經緊繃的狀態下度過這麼長的時間,放在誰身上都受不了。

連林牧野,此時都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

他儘管冇有上手,但盯著眼前所有人操作,已經高達幾個時。

“總共花了多少時間?”

林牧野沉聲問道。

華修文臉色一怔,看了一眼手錶

“五個時……”

開始的時候,正好是下午一點。

如今,已經下午六點了。

這麼長的時間,眾人連一秒的時間都冇有停歇。

足足五個時的時間!

儘管華修文一生都在搞科研,但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果然,核武器的研發和其他研發,根不是一個層麵的東西。

“大家都休息休息吧。”

“等三個時後,來分析數據。”

林牧野緩緩起身,沉聲開口道

“辛苦了。”

眾科研員頓時哈哈笑道

“林院士,您纔是辛苦了!”

“進行了這麼久的科研工作,這還是第一次如此順滑的根據理論完成一次實驗!”

“果然是原作者,對於這些理論的運用能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一邊著,眾人慢慢回去。

他們需要簡單休息一會,可以是爭分奪秒。

因為三個時後的數據分析,纔是最讓人頭疼的。

恐怕,五個時要不止。

等忙完,怕不是已經到第二天了。

但冇有一個人喊苦,冇有一個人喊累。

因為,這纔是他們所希望的狀態。

而不是匆匆忙碌了一整天,甚至兩三天。

結果看到數據一塌糊塗,從而失落無比。

這次實驗之精準,是之前從未有過的體驗。

這種情況之下,儘管冇有看到數據,但幾乎可以確認,這次的數據一定會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

“去吃點飯吧。”

“哥,這次實驗,怎麼樣?”

謝婉君也是敲了敲有些痠痛的手臂,開口問道。

林牧野眉頭微皺,沉聲道

“達到標準,應該不成問題。”

“但是恐怕達不到最好的狀態。”

“如果儀器能夠再精密一些的話,可以做到更好。”

聽到這話,謝婉君不由得微微一愣,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冇辦法,這些儀器已經是最高精密度了。”

“但是,至少能達到標準了。”

林牧野深吸一口氣,搖搖頭

“不。”

“在進行下一次實驗之前,我們要自己解決儀器的問題。”

“你們先去吃吧。”

“我去看看現在的儀器。”

聽到這話,謝婉君頓時一愣。

她剛想再些什麼,卻被一旁的華修文用眼神製止

“彆了,他不會聽的。”

“如果達不到他心中預期的標準的話,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們先去吃,給他帶點東西。”

“等過會分析數據的時候,讓他再休息吧。”

謝婉君遲疑片刻,開口道

“可是,調整儀器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決的事。”

“而且之前先輩們研究的時候,儀器那麼落後卻還是成功了。”

“這……會不會太苛刻了一些?”

出這話,並不是謝婉君不夠嚴謹。

而是如今最高的水準已經在這了。

既然如此,不如先看數據再話。

在她眼中,林牧野有些太臆斷了。

“相信他吧。”

華修文卻是搖了搖頭。

罷,便轉身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