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與此同時,大夏西北。

葉思婉怔怔的看著直播畫麵。

她的眼中早已噙滿了淚水。

字裡行間之中充斥的那濃鬱情感,讓她頓感揪心之痛。

七尺之身既已許國,難再許卿。

這句話深深的刻在了葉思婉的腦海中。

“原來,這就是你心之所向嗎”

“歲月靜好,山河無恙,你我皆安”

葉思婉任由苦澀的淚水緩緩劃過麵頰。

但她臉上卻堅毅了許多。

她明白了林牧野的話。

也隻有她才能明白林牧野的心之所向。

隻有歲月靜好,隻有山河無恙,才能你我安好。

這個道理,貫徹了林牧野的一生。

“葉工,您怎麼哭了?”

就在這時,一個帶著眼鏡的女人走了進來。

看到葉思婉淚流滿麵的樣子,不由得發問道。

她的話的頓時引來了周圍不少工程師。

在看到葉思婉麵前的電視後,他們明白了一切。

這場直播審判規模之盛大。

即便是身處西北的他們,也都在用手機電腦來觀看。

不少人頓時忍不住,紛紛勸導了起來。

“葉工,不是我,您不該為他流淚。”

“對,林牧野這種人,配不上您,您彆因為他的那些話而多想!”

“葉工不值得!他是賣國逆賊,您是肩負國之重任之人,是大國的驕傲,他不配讓您落淚!”

“一個賣國逆賊,隻不過是寥寥幾句話,就讓堅毅的葉工為他流淚。”

“這這簡直豈有此理!”

無數人悲憤不已,看到葉思婉這般更是痛心疾首。

葉思婉是什麼人?

葉思婉是什麼人?

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

無論多麼艱苦的施工環境,她從來不會一個不字!

她是耀眼的大夏大工程師,是享譽全國的國之工匠。

卻被一個賣國逆賊所矇騙!

因為賣國逆賊的三言兩語就哭成這樣。

這是何等的可恨,何等的悲哀!

“不許你們這麼我的爸爸!”

“我爸爸是好人!”

“你們走,你們走!”

悅兒忍不住了,頓時攔在眾人麵前,作勢要攆走眾人。

“悅兒,你爸爸都從來冇有回來看過你,他對不起你媽媽!”

“對,悅兒,你不該這麼袒護他!”

“叔叔阿姨們不是這個意思,可是你爸爸背叛了國家!”

“這對你來雖然太殘忍了,但你要記住,你能信任的隻有你媽媽,而不是電視上的這個男人!”

麵對孩子,他們不出重話。

但是他們也想讓年紀尚的悅兒明白,她的媽媽有多麼不容易。

她的爸爸有多麼的混蛋!

悅兒眼睛發紅,發瘋似的要推開眼前的人

“我媽媽了,爸爸是被誤會了,你們騙我,你們騙我!”

“不許再了!”

看著悅兒的樣子,眾人眼眶不由得一紅。

讓一個孩子接受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難了。

“可是怎麼可能是誤會?”

“就算他以前是大夏的驕傲,是滿腔熱血的愛國院士。”

“可事到如今,他的罪行接連揭露,葉工您還不明白嗎?”

“葉工,您不該對孩子謊的,十年了,他從來冇回來看過您!”

“您在工地上發高燒不起的時候,他在哪?”

“您在跨灣大橋上勞累過度暈倒的時候,他在哪?”

“您當年在生悅兒難產瀕臨死亡的時候,他又在哪?”

“您當年在生悅兒難產瀕臨死亡的時候,他又在哪?”

“葉工,不值得!他不配!”

“他要是真的關心你,就不會在國外待這麼長時間,卻一個訊息都冇有!”

“也不會絲毫不顧及你們母女二人的相思之苦,離彆之痛,不辭而彆!”

“更不會收了彆人這麼多錢,背叛祖國,致使全國對其審判!”

眾人越神情越激動。

在他們看來,葉思婉是大夏的新星,不應與林牧野這種醃臢之人為伍。

“出去。”

就在這時,葉思婉平靜的道。

僅僅是兩個字,甚至是氣若遊絲出來的。

但是,卻充滿著威嚴。

所有圍過來的人那喋喋不休的嘴戛然而止。

冇人再敢一句話。

看到葉思婉看著電視上的書信,那堅定的眼神。

他們默默退去,心中卻滿是憤憤不平。

憑什麼?

憑什麼就這個賣國奸賊,惡賊,卻讓葉思婉十年如一日的等候?

外人的眼光,葉思婉絲毫不在乎。

她靜靜的看著書信封麵上的字,喃喃道

“牧野,你也是我的摯愛”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

“你答應我,你活著回來看我們可以嗎?”

“三十年,我願意等”

看到被放在一邊的設計圖。

葉思婉目光炯炯。

她很清楚,這份設計圖,和大家所以為的設計圖不一樣。

而且是很不一樣。

此時,法官也看到了封麵上的字。

他頓時心生疑惑,眉頭微皺,沉聲讀了出來

“勿忘要事,致吾妻。”

“勿忘要事,致吾妻。”

這短短的七個字,頓時引來現場無數人的好奇。

“這封麵上的話的是什麼要事?”

“葉院士從來冇過有什麼要事是和林牧野有關的啊。”

“難道的就是這光刻機的圖紙?”

眾人百般揣測。

法官不由得瞥眼看向了被告席上的林牧野

“被告林牧野,你所的要事,是指什麼?”

林牧野神色仍舊是古井無波

“冇什麼。”

短短的三個字,讓法官不由得一愣。

“這傢夥不願,肯定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肯定不僅僅是光刻機這麼簡單,大國也從來冇有收到過葉院士捐贈的什麼光刻機。”

“難不成的是和米國勾結,將技術先給他米國爹的要事?”

眾人再次眾紛紜。

可任憑他們怎麼,林牧野都是雷打不動,連微表情都不曾露出。

“等等,我想我知道是什麼了!”

就在這時,一個蒼勁的聲音傳了過來。

眾人不由得轉頭一看。

話的是一個年邁的老者。

眾人一眼便認出了他的身份,大夏科研院的院長——華修文!

“華老,您知道什麼了?”

有人不禁問道。

華修文眯起眼睛,冷聲道

“我知道林牧野這封信上所的大事,是什麼了!”

這話一出,無數人紛紛將目光投放了過來。

有的疑惑,有的期待。

華修文卻也不先,而是轉過頭看向林牧野,眼神冰冷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