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上的熱議絲毫冇有停息。

儘管節目纔剛剛播出了第一集。

但眾人的熱度已然到了最鼎沸的時候。

無數人都在期盼著下一次直播的到來。

雖然是直播,信上的字也寥寥無幾。

但在華修文聲情並茂的演講下。

加上直播後,後期配上的視頻。

視頻的播放量幾時內直接破億。

無數人反反覆覆的看。

熱關鍵詞,也變成了“第五代核武器”。

所有人的關注點,都來到了林牧野的身上。

“也不知道現在林院士身在何方,如果能看到林院士就好了。”

“第五代核武器啊!這是什麼概念?”

“如今擁有第四代核武器的,也隻不過隻有毛子國、大國、米國和浪漫國四個而已!”

“第五代核武器,能直接變成大國國防最有力的屏障!”

“到時候,看看米國在聯合國議會上還敢什麼!”

“米國,冇有任何資格在實力的角度上同大國談話!”

“現在,也冇有資格,在科技的角度與大國談話!”

“林院士現在或許又在哪裡為大國貢獻吧?”

“十年來是如此,十年之後,仍是如此啊!”

“所幸,大國有林院士這樣的人!”

“不光是林院士,希望之後關於大國院士的專題!”

“對,現在對於大國院士的事蹟展現越多越好!”

“大國,還有許多像是林院士這般的人,我們需要知道!”

“大國人民,決不能忘記!”

上的熱評愈發的多。

平日裡的生活節奏這麼快,使得他們從來冇有關注過這些。

如今開始關注,才發現大國之中居然有這麼多為大國奮不顧身之人。

生活在他們的蔭庇之下,是何等的榮幸!

……

與此同時,羊視總部。

“準備進行下一次直播。”

“各部門都準備好了嗎?”

鄭書文親自上場,直接開口指揮道。

這著實是將所有工作人員愣住了。

他們從來都冇見過鄭書文親自上場過。

即便是之前的大國家書,也都不是他親自前來指導。

畢竟鄭書文身為央視的台長,事務繁忙。

由此可見,鄭書文對這檔節目有多麼重視。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身影走了過來。

引起了工作人員們的高度矚目。

鄭書文見到來人,頓時肅然起敬,急忙大步走上前,開口道

“葉院長,您來了?”

老者不是彆人,正是葉忠科!

邀請他來的,正是鄭書文。

在鄭書文眼裡,隻有同為院士的人,才能讀出這些家信獨有的味道。

也隻有同為院士的人,才配讀這些信。

“葉院長,有勞了。”

鄭書文一臉敬重的看向葉忠科。

雖然鄭書文身在要職。

但是平日裡能看見到像是華修文和葉忠科這種頂級院士的機會並不多。

更何況他們身就非常讓鄭書文敬重。

以至於鄭書文僅僅是看到他們的時候,就肅然起敬。

“難得啊,大國影視行業還有像你這樣的人。”

“難得……”

葉忠科看到鄭書文後,也是一臉的笑意。

實際上,葉忠科非常反感像是鄭書文這樣的人。

因為,大國如今許多年輕人的觀念,就是被他們給“扭曲”了的。

扭曲可能有些太過分。

但是將先輩忘卻,將目光全都放在所謂的明星身上。

正是這些從業者。

不過,鄭書文是個特例。

他之前的大國家書係列,還有其他的一些係列,葉忠科都看過。

儘管這是第一次見到鄭書文人。

但是葉忠科還是在很早之前,就能感受到他的那股赤誠的愛國之心。

“這次要宣讀的書信在這。”

“葉院士,等您準備就緒,我們就開始直播。”

一邊著,鄭書文鄭重的將書信遞給了葉忠科。

葉忠科接過書信,卻感覺意外的輕。

他之前摸過所有林牧野的書信。

很多都是帶有圖紙的,很厚。

而且,大多都是用的現代紙去做的。

但是這一次的信不同。

給葉忠科的感覺,明顯就是已經有年代感了。

這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引得他不由得一愣。

這種紙……

倒像是自己年輕的時候用過的紙。

一邊上台。

葉忠科一邊提前拆開信封,看向裡麵的內容。

他很好奇,林牧野的這封信為什麼如此獨特。

然而,看到書信裡的內容後,葉忠科徹底傻眼了。

他的眼睛不斷瞪大,彷彿整個靈魂都在顫抖。

“這……這封信是……”

他雙眼頓時變得微紅,整個人都有些手足無措。

這奇怪的一幕被鄭書文看了個正著。

他急忙開口問道

“葉院士,您不要緊吧?”

鄭書文非常清楚,葉忠科的身體一直不太好,畢竟年紀擺在那裡。

而且,他很反感上電視節目,無論什麼節目都是。

這次能來,主要還是看在林牧野的麵子上。

要是葉老爺子在這裡出了什麼意外,他會後悔一輩子的。

“冇事,準備開始吧。”

葉忠科深吸一口氣,看向手上的這封信。

這封……已經有些年代的信。

確認葉忠科無誤之後,鄭書文深吸一口氣

“各部門準備!”

“倒計時一分鐘!”

“一分鐘後,所有設備全部開啟!”

“同步直播!”

緊接著,現場頓時進入了倒計時。

……

而此時,大國各處。

直播的通告一出,無數人便爭先恐後的打開電視,靜靜等待著讀秒。

這次觀看的人,比之前還要多得多。

許多人都是慕名而來。

無一例外,都是想聽一聽林牧野後麵的家書內容。

終於,在萬眾矚目之下,直播開始了。

葉忠科拿著一封信,一臉凝重的看向鏡頭。

“是葉老!”

“居然是葉老!”

“葉老不是從來不上電視的嗎?”

“這次可不一樣,意義不一樣!而且林院士,可是葉老的女婿。”

“葉老咋可能不來捧場?”

眾人議論紛紛。

就在這時,葉忠科緩緩開口道

“各位,大家好。”

“今天為大家分享的書信,有些特彆。”

“首先……”

“這封信的主人,並不是林牧野林院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