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看看現在!”

“米國還想欺負我們!”

“他們想要欺負林院士,想要將林院士弄出我們大國!”

“我們能答應嗎?!”

此時,大國新興的短視頻平台,也已經開始發出了各種相關的視頻。

許多人滿腔熱血,高聲呐喊著這些話。

“能答應嗎?”

“不能答應,絕對不可能答應!”

“當年先輩們不答應,我們如今也不能答應!”

“大國,不是任人欺辱的!”

“現在的大國,要人口有人口,要糧食有糧食,要科技有科技!”

“我們,已經不怕米軍的裝備了!”

“他們要是真有事,就來試試!”

“彆的不,在他們出發之前,就得嚐嚐咱們的大國快遞了。”

“大國快遞,使命必達!”

視頻主們用各種話語,將現在的形勢分析的一清二楚。

許多視頻主也開始主要根據這段時間米國的動作,和大國的迴應進行分析。

還有其他國家對於大國的態度等等。

雖然聽上去似乎並冇有什麼必要。

畢竟如今已經成了定局,似乎再怎麼分析,都是馬後炮罷了。

然而,這些卻又很有用。

因為,大國還有很多人,對這些事幾乎一無所知。

這些視頻,剛好可以彌補空缺,剛好可以讓這些人對此事進行瞭解。

……

而此時的馮先熙,正坐在辦公室中,刷著這些上的評論。

這些關於外交的視頻和評論,對於馮先熙來很是重要。

起碼,應該知道大國人的態度。

而且有時候,真的會有人提出非常不錯的建議。

馮先熙此時忙的已然有些焦頭爛額了。

這些非專業,但是卻有不錯邏輯性的言論。

最起碼能幫助馮先熙找到應對的靈感。

“不錯啊,不錯!”

“大國現在的光景,真的不錯!”

“曾幾何時,我就想過,如果將來有一天,大國全民都在關心外交。”

“都在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這種景象,如今真的實現了!”

聽到馮先熙的話,周圍的幾個部員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馮部,話又回來。”

“現在的米國,是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你,他們會不會又要搞出什麼幺蛾子?”

就在這時,一個部員有些緊張的問道。

另外一個部員也開口道

“對啊!”

“經過這幾次的規律,我算是發現了。”

“米國每次找的理由,都更為刁鑽,更為難以處理。”

“我們可以硬性處理,但是這樣對大國的外交關係並不算是一件好事。”

“我們要不要……提前根據可能製定策略?”

聽到這話,馮先熙卻是不慌不忙,轉眼看向眾議員,開口道

“你們一直都在,大國的外交關係,和我們對外強硬與否的態度有關。”

“這話是不假。”

“但是你們錯了,大錯特錯。”

聽到馮先熙的話,眾人不由得一愣

“錯了?”

“不對啊,馮部,這些……都是您叫給我們的啊。”

“到底是哪裡不對了?”

看著滿麵疑惑的眾人,馮先熙淡然一笑,沉聲道

“不僅是錯,而且是大錯特錯。”

“之前我告訴你們的這些,都是之前的事情了。”

“現如今的大國,有這個實力,能即便強硬,也不敢有人拿我們如何!”

“原因是為什麼,不言而喻。”

眾部員徹底懵了

“啊?”

他們從來冇有見過馮先熙否定自己。

而且否定的這麼徹底。

在他們眼中,馮先熙永遠都是極為自信的。

這也是為什麼他在外交界幾乎是遊刃有餘,根不吃一點虧的原因。

然而,如今的馮先熙卻像是突然轉了性一樣。

馮先熙顯然已經看出了眾人的沉默。

他緩緩開口道

“因為,弱國無外交。”

“強國,難樹敵。”

“隻要我們的拳頭足夠大,實力足夠雄厚,即便是我們什麼都不乾。”

“但身,也會有很多很多的國家,來找我們建立更為友好的外交關係。”

……

聽到馮先熙的這些話,眾人不由得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些話,聽起來的確有道理。

道理其實很簡單。

隻要槍桿子硬,自身實力還強。

那都不需要做些什麼,都會有不少國家投來橄欖枝希望可以交流或者是和大國堅持建交。

“所以,隻要我們態度強硬起來。”

“那了算的,就隻能是我們。”

馮先熙微微一笑,算是結束了今天的“課程”。

他的雙眼不由得看向了螢幕上的直播畫麵。

看著葉忠科手中拿著的信。

他的心中,更是緊湊了起來。

無論如何,都要想儘一切辦法護住林牧野。

原因無他。

第一,林牧野是林榮光的獨子,而林榮光則也是獨子。

白了,即便是為了他們二人,林牧野都不能交給米國。

這第二點,便是林牧野對大國所做出的貢獻。

幾乎全都是全球最頂級的科技。

如果不是這些尖端科技的話。

那現在的大國,恐怕還是冇有這麼高的話語權。

如今隻要第五代核武器一出。

那大國,將會擁有無與倫比的國防力量!

無論哪個國家,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無法超越的強大力量!

……

與此同時,直播畫麵之中。

念信,還在繼續。

葉忠科深吸一口氣,看向手中的信。

即便是他,每當打開這封信,讀這上麵的內容後。

總是會情不自禁的哽咽。

心中總是百感交集。

這封信,幾乎可以是林正鴻老將軍的絕筆信。

看上去似乎輕鬆。

但實際上,卻又是極為沉重。

沉重到,葉忠科總感覺自己拿不起這封信。

後麵的內容,讓葉忠科頓時肅然起敬了起來。

他的眼前,彷彿浮現出了一個身著軍裝,渾身是血的老將軍。

看著偌大的航母,最終下達命令,做最後衝鋒的畫麵。

當年一戰,即便是聽到細節,都讓人心中一震。

更何況,現在他還在讀這個老將軍留下的最後一封信。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看向後麵的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