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大國,京都。

一輛越野車,緩緩的駛入了京都的大門。

車上,下來了一個白髮蒼蒼,但精神矍鑠的老人。

在他身邊著的,則是一個穿著常服的男人。

這個老人不是彆人,正是白隆興。

在他身邊著的男人,則是他的兒子——白嶽峰。

“爸,咱們到了。”

白嶽峰抬眼看向不遠處。

一個很是醒目的建築赫然屹立在他們的麵前。

這,便是羊視總部。

“有好久,冇來過京城了,都有些不太認識了。”

白隆興左右看著車水馬龍的京城,眼中閃爍著點點晶瑩。

雖然四處都是高樓大廈,到處都是車。

但是輪廓大致上都冇有改變。

這不由得讓他想起了幾十年前來到京城的景象。

當時的他,還是跟著戰友一同。

可如今,這些戰友早已不在,隻剩下了他一人,在此處。

不知為何,白嶽峰看著自己父親有些單薄的背影。

顯得有些落寞。

“好啊,好啊……”

“這明,當年咱們那場仗冇白打。”

“血,冇白流。”

“我早該出來看看的,我早該替兄弟們,出來看看的……”

白隆興的嘴中唸唸有詞,雙眼已然噙滿了淚水。

曾幾何時,在參與征戰的時候。

他們聽留洋回來的戰友描述過。

……

他的雙眼朦朧,彷彿回到了當年。

那時,為了等待進攻時機,包括白隆興在內的整個隊被迫在一個山洞裡駐軍。

其中就包括他們的連長,楊連長。

又冷又餓又困,但他們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因為距離這個地方冇幾公裡,就是米軍的陣地!

稍有不慎,極有可能會被髮現。

那等待他們的,就是死亡了。

所幸有個戰友帶著火柴,收集了一些樹枝後勉勉強強生了微弱的篝火。

十幾個戰士圍在篝火麵前,勉強取暖。

就著雪,啃起了凍土豆。

“楊連長,你不是留過洋嗎?”

“跟大夥,米國啥樣唄?”

就在這時,一個老兵笑嗬嗬的開口,活躍氣氛道。

楊連長雖然是連長,但年齡並不大,戴著圓框眼鏡,看起來很斯文。

他微微一愣,隨後道

“米國啊,有特彆多的高樓,能建十幾層!”

“路上全部都是車輛,每頓飯都有肉吃。”

“生活條件不知道比咱們好上多少。”

“我泱泱華夏上下五千年曆史,為什麼現在比不過一個不過二百多年的國家?”

“你們知道為啥不?”

聽到這話,眾戰士都麵麵相覷,搖了搖頭。

連那個老戰士,也直撓頭。

這個問題,他們哪裡知道答案。

整個隊伍中,能識字的都少之又少,可以是鳳毛麟角。

許多人根冇條件接受教育,就扛著槍桿子參軍打仗。

為的就是保家衛國,抵禦外敵。

楊連長推了推眼鏡,臉色變得無比凝重

“那是因為,米國他們無論怎麼打仗,都不把戰火引在自己的土地上。”

“所以,在他們土地上的人,有充分的時間去研究,去發展。”

“科技越高,槍桿子越硬。”

“槍炮,飛機,坦克,導彈,都能造出來。”

“所以,他們纔會過上好日子。”

“咱們的目的隻有一個。”

“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將這些外敵全都驅逐出去!”

“這場仗如果贏了,那我們就能給後世,迎來寶貴的發展時間!”

“隻要把科技,把各項生產力都提上去。”

“那總有一天,咱們的後代也能過上那種日子!”

楊連長十分清楚,這次他們基上是有去無回了。

因此,在到過上這種日子的時候,隻提及到了後代。

自打踏足這片戰場之時,他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可是……米軍的武器裝備太好了。”

“聽他們天天吃的都是肉罐頭,手裡的武器也比咱們先進太多了。”

“戰士們經常剛打照麵,手裡的武器距離都不夠,人家的子彈就射過來了。”

“還有飛機,炸彈……”

這時,一個看上去非常年輕的少年,哆哆嗦嗦的開口道。

這個年僅十幾歲的少年,正是當年的白隆興。

由於年齡太,他還是自己偷偷溜過來,想要為國效力的。

然而冇想到,這裡居然這麼冷。

光是這個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氣,就已經快讓他失去意識了。

更彆提還有米軍喪心病狂的轟炸。

“我們會勝利的。”

“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後退。”

“因為,在我們的背後,就是祖國。”

“一旦我們失敗,那好不容易恢複和平的祖國,將會再次分崩離析。”

“我們,無路可退!”

楊連長的聲音並不大,但是聽上去鏗鏘有力。

引得一眾戰士們一股熱流湧上心頭。

是啊……

無路可退!

如果退了,那背後,就是祖國的大門。

讓這些喪心病狂的米軍突破祖國的大門,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大家先取暖。”

“為了能讓後代不再像我們一樣飽受苦難。”

“我們一定要前進。”

“殺!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楊連長低聲暴喝一聲,怒吼道。

戰士們的眼中,頓時再次燃起火焰。

他們從來冇有想過退縮。

有的,隻有殺,隻有繼續前進!

……

思緒慢慢迴轉。

白隆興再次看向眼前的高樓大廈。

心中的感慨之意,愈發濃烈。

現在,真的有高樓了。

而且,要比米國的還要好。

米國當時不過是十幾層的高樓而已。

現在的京城、魔都,還有許多一線大城市的高樓,質量與繁華程度早已成為了世界頂層。

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在當年先輩們流血流汗硬生生給打出來的。

正是因為有了幾十年發展的時間,才致使大國如今達到了這種地步。

白隆興看著眼前車水馬龍,繁華的城市。

此刻,他心裡無比的欣慰。

當年死去的戰友們,為了大國,倒在異國他鄉的人們。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眼下的大國,真的成為了當年他們心目中的大國。

大國夢,完成了。

不光完成了,還要比他們預想中的要好上太多太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