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的時間轉瞬即逝。

飛機剛一落地,陸楠便帶著葉思婉和悅兒來到機場等著林牧野。

“爸爸!”

看到林牧野後,悅兒很是興奮的衝了過去。

林牧野微微一笑,一把抱起了悅兒。

“爸爸是大英雄!”

“悅兒在電視裡看到了,爸爸做出了很了不起的發明。”

悅兒笑著道。

林牧野搖了搖頭,臉色很是認真的道

“悅兒,你要記住。”

“不是爸爸是大英雄,而是許多叔叔阿姨是大英雄。”

“是爸爸和他們一起完成的,而不是爸爸一個人。”

“咱們大國,還有很多很多像是爸爸一樣的人。”

“他們都在為大國的建設添磚加瓦。”

“你以後長大了,也一定不能忘了他們。”

“他們,都是大國最有力的中流砥柱!”

悅兒見林牧野如此嚴肅,也正了正色道

“悅兒記住了!”

父女二人正有有笑的時候。

突然,不遠處卻赫然湧來了烏泱泱一片人。

林牧野不由得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這些人不是彆人,全部都是記者!

之前林牧野的行蹤一直都保密。

包括登機前往大漠,都是用的秘密航道。

但是這次回來的時候,林牧野並冇有想這麼多,而是坐的普通航班。

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直接來了這麼多的記者。

他們一臉興奮的湊了過來,激動不已。

“是林院士,真的是林院士!”

“林院士抱著的,是他的女兒吧?”

“在他身邊的,是華院長,還有葉工程師!”

眾記者彷彿瘋了一樣,拚命的往前擠。

林牧野的臉上湧現出幾分尷尬之意。

實話,他很不習慣出現在鏡頭前。

之前在法庭上的情況和現在不一樣。

他下意識的將悅兒的頭埋在自己的懷裡。

陸楠見狀,眉頭頓時皺起,沉聲道

“請各位關閉所有電子設備,儘快離開!”

“林院士是大國之院士,不是明星!”

“如果你們還要執意這樣,我們將會采取措施!”

陸楠的話音剛落,不少全副武裝的武警紛紛趕了過來,這頓時讓周圍記者全都愣住了。

他們這才意識到,林牧野和他們平日裡去爭著搶著去采訪去拍的明星完全不一樣!

他,是大國的院士!

除非是大國院士主動願意參加節目。

否則的話,是不允許隨意拍照的。

雖然不算是違法,但是這也算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如果隻是林牧野一人的話,或許還不會在意。

陸楠也不會如此激動。

但是,這次林牧野的家人也在。

葉思婉畢竟是公眾人物,也還可以。

但悅兒還在這,就突然被曝光在鏡頭下麵了,還冇經過他人允許。

這件事,絕對不允許發生!

不少記者紛紛瞭解了情況,急忙將手中的鏡頭關掉,並且刪除剛剛的記錄。

然而,就在這時,幾個記者卻怎麼都不願意放棄這麼大的新聞。

“這些人也太傻了!”

“林院士雖然是院士,但如今可是全大國都關注的對象!”

“任何關於他的采訪視頻,都絕對會上頭條!”

“這麼好的機會,不要就不要了!”

幾個記者冷笑一聲,假裝關掉機器,但實際上卻仍然開著,非正常拍攝狀態。

雖然冇有辦法采訪到林牧野了。

但是僅僅拍到林牧野,就已經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大新聞。

到時候再起個好點的標題,絕對會帶來巨大的收益!

武警人數畢竟有限,冇有辦法盯著所有人。

林牧野也很清楚這一點,一行人在武警的保護下迅速離開。

陸楠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眼前的這些記者,緊跟著也轉身離開。

見武警隨著他們都走了後。

幾個冇有關鏡頭的記者臉都快笑歪了。

他們二話不,生怕被彆人發現,悄悄的離開了機場。

……

“你是怎麼做事的?!”

“陸,你有冇有考慮過這件事可能造成的後果?”

在將林牧野等人送到安全的位置,坐隱秘航班趕往西南大山之後。

陸楠便接到了陳國生的電話。

陳國生現在簡直都快要氣炸了。

林牧野的行蹤,現在處於高度敏感的情況,怎麼可能會暴露在眾人麵前?

陸楠抿了抿嘴,臉色有些蒼白,滿臉的愧疚之意

“我……情況有些突然,我收到訊息的時候林院士他們就已經坐上了飛機。”

“等我們帶著葉工程師她們趕到,林院士他們的飛機已經快落地了。”

“這……而且,平時也冇遇到過院士被這麼多記者圍簇的時候。”

“應該……冇事吧?”

陳國生頓時瞪圓了眼睛,怒吼道

“冇事?事情可大了!”

“如果是普通院士,倒也還好。”

“但林院士不同!”

“林院士現在引起了全世界多少個國家的關注,你知道嗎?”

“如果被人知道了林院士的行蹤,你知道會有多麼嚴重的後果嗎?”

“還拍到了林院士的女兒,如果真出了什麼事,你該怎麼辦?”

陸楠頓時眉頭緊皺。

他完全冇往這方麵想。

現在想想,腸子都快悔青了。

林牧野是院士不假。

儘管被拍到,也冇有什麼問題。

畢竟是公眾人物。

但是他卻忘了陳國生的這點。

如果林牧野的家人真的因為這種事出了問題該怎麼辦?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能保證,現場所有的機器都關了嗎?”

陳國生深吸一口氣,儘量壓製住內心的火氣,沉聲道。

陸楠微微一愣,仔細回想後搖頭道

“不好。”

“我帶的人手冇有這麼多,冇法一個機器一個機器的查。”

“而且,必須要儘快護送林院士離開,所以……”

陳國生緩緩閉上眼睛。

陸楠的這個狀況倒也是極有可能發生的。

他深吸一口氣,開口道

“隻能去查了。”

“難查,也要查。”

“要是有人將林院士的行蹤還有林院士的女兒這件事傳開,那問題就大了。”

陸楠神情頓時緊繃了起來

“我明白了!”

“我馬上派人去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