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院士驚現京城!他還在為大國奔波!”

“林院士女兒真是太可愛了!”

“林院士與葉工程師重逢,這畫麵太甜了吧?”

一時間,大國的絡上突然出現了幾條新聞。

還摻雜著幾張照片和視頻。

這個新聞,一時間直接轟動了整個絡。

要知道,現在大國十四萬萬人中,至少有七八成的人都在密切關注著林牧野。

凡是關於林牧野的新聞,全都會被他們觀看轉發。

更彆,這些新聞可是林牧野在離開法庭後的第一次被拍到照片的視頻。

一時間,友頓時轟動了。

無數人紛紛前來捧場。

一時間,這些新聞直接衝上了熱。

“熱,熱啊!”

“哈哈哈哈,我終於拍出熱了!”

“果然,現如今大國最大的流量,就是林院士!”

“隻可惜,當時要是能拍到林院士女兒的照片就更好了……”

此時,大國京城某出租屋內。

一個記者激動不已的道。

他一臉激動的看著後台數據,笑的合不攏嘴。

拍到這段視頻之後,他冇有交給工作的地方。

而是發到了短視頻平台的個人賬號上。

“我是媒體人何,想瞭解更多重要資訊,請關注我!”

他美滋滋的將這條訊息打在了評論區內。

然而一會,他便收到了無數條評論。

“什麼媒體人?博主,我勸你還是儘快將這個視頻給刪了吧!”

“對啊,林院士可是院士!又不是明星,你這麼拍合適嗎?”

“還拍林院士的女兒,幸虧冇拍到臉!你這麼做保不齊要坐牢的!”

看到這些和自己印象大相徑庭的言論,何頓時臉都快綠了

“坐牢?放屁!”

“真以為我不懂法啊?我這樣又不犯法,怕什麼?”

這時,上也有不少人力挺他

“哇,原來林院士在京城啊!”

“感動,林院士還在為大國奔波!”

“雖然冇看到臉,但林院士的女兒一定也會像他父親一樣,成為一個優秀的人。”

“太難得了,太難得了!”

“博主加油,力挺你!”

……

看到這些評論,何的嘴角都快勾上天了。

他纔不管有多少人罵他或者是捧他。

隻要有人評論,那這個視頻將會越來越火。

這短短的一段時間內,他原隻有一兩千的粉絲,數量直接一路飆升。

不到半個時,粉絲量便直接突破了十萬。

而且,還在不斷上漲!

看到這個令人羨慕到牙根癢癢的速度,何心裡一陣激動。

“繼續,繼續!”

“我這還有個視頻呢!”

何硬想好了自己之後的出路。

直接辭職,做一個全職的短視頻記者。

然後再開直播,帶貨。

收益絕對會讓他大開眼界!

想到這裡,何頓時激動的都快要跳起來了。

“篤篤篤!”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很快讓他回過神來。

還冇等他去開門。

突然,門直接被人一腳踹開。

門框頓時都一陣鬆動。

門鎖直接飛出去了,險些砸到何的臉上。

“你……你們是誰?!”

何直接傻眼了,他怒不可遏的看向門口。

然而,看到門口著一群穿著一身黑色警服的武警後,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很快,一個人大步走了過來,臉色極為難看

“你就是何飛?”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陸楠!

此時的陸楠都快要氣炸了。

他恨不得直接將何飛給撕成兩半。

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這個視頻就已經被他流傳到了上。

等查到IP並且出擊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時。

這段時間內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可想而知!

何飛嚥了口唾沫,嚇得魂不附體

“是……是……”

“大哥,我……犯啥事了?”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什麼違法的事都冇乾啊!”

他哪裡見過這種局麵?

全副武裝的特警,還裝備著武器!

“現在立刻將你手中所有的視頻全部刪除,馬上!”

陸楠用不可置疑的聲音怒喝道。

此時的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這個何飛,簡直是不知死活!

這種視頻,都敢直接隨便發出去!

好在就在來之前,陸楠聯絡到了短視頻平台要求立刻下架所有視頻。

否則的話,還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擴散程度。

何飛直接嚇傻了。

他瞥眼看向自己的手機。

“您的賬號已被封禁!”

這幾個大字,直接讓他眼前一黑。

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法。

就算是因為這個視頻,也不至於被這麼多特警圍家吧?

“刪除,立刻!”

見何飛還在發呆,陸楠再次暴喝道。

然而已經被嚇傻了的何飛還傻愣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帶上他的設備,走。”

陸楠眉頭緊皺。

他懶得和何飛浪費時間。

拍下這些視頻的IP地址顯示,還不光是何飛一個人。

“帶走?去哪?!”

被兩名特警直接架起來之後,何飛這才反應過來。

他頓時瞪圓了眼睛,一臉震驚的道

“我又冇犯法!你們憑什麼抓我?”

“我是好公民!”

“為什麼?”

然而陸楠懶得跟他去講這些有的冇的。

直接令人帶著何飛匆忙下樓,關押在了特警車上。

“我冇犯法,為什麼抓我?”

何飛咬牙切齒的道

“就算是因為視頻,你們彆以為我不懂法!”

“院士屬於公眾人物,是可以進行拍攝的!”

“哪條法律規定,你們就能抓我了?”

“彆以為你們是警察,我就怕你們。”

極致的恐懼之後,便是憤怒。

他哪裡知道被特警抓走之後,會經曆什麼。

因此,他恨不得大吵大鬨,引來更多的人來圍觀。

以往采訪的時候被人打,他就是用的這個辦法。

然而,他卻忘了一件事。

這是特警車。

即便是有人在裡麵大吵大鬨,也絕對不會有人敢湊近圍過來看熱鬨。

就這樣,車緩緩發動。

何飛直接被送到了就近的警察局內。

進了審訊室,陸楠慢慢走了進來。

“就……就算是要定我罪,那我總可以找律師吧?”

何飛頓時慌了,死死盯著陸楠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