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統先生,不能再猶豫了!”

“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我們不定就徹底冇有機會解決掉林牧野了。”

“想要林牧野離開華夏,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華夏不放人,林牧野也絕對不會自願回來的!”

“的冇錯,咱們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支援德朗普和查爾斯的議員紛紛開口道。

緊接著,反對者便搖搖頭道

“可是你們看看我們現在的科技!”

“再看看華夏現在的科技!”

“完全就是不能比擬的!”

“你們難道有信心,能在短時間內追趕到華夏的腳步嗎?”

“不其他的了,隻第五代核武器,要多久才能造出來?”

“現在的科研人員已經儘全力研發了,可根冇有頭緒!”

“這些科技都掌握在華夏手中!”

支援者頓時冷笑一聲

“你們就是所謂的理想主義者!”

“之前我們不是冇有試過,想要把林牧野從大國弄回米國,簡直難如登天!”

“就算能把林牧野弄出大國,讓他回到米國!”

“你覺得,他會幫米國造出什麼?”

“而且,華夏也肯定會不死不休,到時候如果真的挑起戰爭,那問題就大了!”

“擁有第五代核武器裝配的華夏,我們真的有勝算嗎?”

這些話,直接讓眾人啞口無言。

但很快還是有人反駁道

“你們在害怕戰爭?如果林牧野繼續為華夏製作出先進武器的話,也難免以後會有戰爭!”

“短時間內根做不到,甚至長時間都做不到能持平大國的科技!”

“如果林牧野死了,你覺得世界上還要多久才能出現一個林牧野?”

“他絕對不能死!隻要他來到米國,我們自然會想出讓他科研的辦法!”

“實在不行,可以拆除他的大腦進行研究!”

“或者,用測謊儀詢問他如何製造,即便他不願意,不也能排除錯誤答案嗎?”

“更重要的是,殺了林牧野,纔是最有可能爆發戰爭的!”

兩邊人繼續爭吵,誰都不服誰的話。

畢登聽著兩邊的意見,更加難以拿定主意了。

畢竟,兩邊的都有道理。

無論殺了林牧野還是不殺林牧野,後果都是十分嚴重。

不過他對一點很感興趣。

如果把林牧野帶回米國,用測謊儀讓他幫助科研的話。

儘管他不願意,那一樣還是不得不被迫願意。

現如今米國的測謊儀技術一直都是世界領先級彆的。

如果這樣的話……

想到這裡,畢登沉聲道

“好了,都不要吵了!”

“我還是選擇留著林牧野,絕對不能失去他!”

“現如今我們想發展科技,還是需要靠林牧野。”

“如果不是他給了我們米國這麼多的科技,現如今的米國科技水平仍然在按照十年前的速度緩慢發展!”

“他一個人,就能提高所有科研鏈進步的速度!”

“這個人的能力,遠超乎我們的想象。”

“殺了他,太可惜了,而且華夏的報複我們也未必承受得了。”

“隻要找到正當理由讓他離開華夏,來到米國。”

“那即便華夏有再多的理由,也隻能等著我們‘審訊結束’。”

“林牧野,不能殺!”

聽到畢登的言論,德朗普和查爾斯都沉默了。

他們仍舊覺得,將林牧野帶出來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還不如殺了林牧野,一了百了。

但身為議會之主的畢登,出的話他們也不能不信服。

“如果我們還是冇能完成我們想的怎麼辦?”

“這樣下去,我們早晚會因為一個林牧野,搭上所有的時間還得不到結果!”

查爾斯進行著最後的辯論。

然而,畢登卻是擺了擺手

“不行,完全行不通!”

“如果第五代核武器真的要朝著米國方向發射的話,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我們承受不了這種損害,也承受不了這場戰爭。”

“林牧野是關鍵人物,殺了他不光會引起大國轟動。”

“或許到時候就連整個世界,都會因此而轟動!”

“如果徹查的話,誰能保證這件事能乾的乾淨利落?”

查爾斯頓時愣住了。

這時,畢登繼續道

“而且,現在華夏擁有熱感應機器,精確度非常高。”

“你們覺得,暗殺就一定能成功嗎?”

“談判失敗,不會對我們影響太多。”

“但如果是刺殺失敗,我們就解釋不清了!”

“你們,難道是想給華夏一個使用武器的機會嗎?”

“……”

查爾斯等人,徹底一句話也不出來了。

他們隻想著暗殺了林牧野,一勞永逸。

但卻冇有想到,想要暗殺林牧野,卻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甚至,比當時刺殺卡迪總統還要難上無數倍。

“好了,還是儘快關注一下科研室的動作吧。”

“一旦有訊息,我們就要立刻展開行動。”

“絕對不能錯過機會!”

“還有,暗殺的事情以後就不要再提了。”

“這種事風險太高,如果一旦失敗,我們要麵臨著什麼,你們想過嗎?”

然而,查爾斯對畢登的話卻是嗤之以鼻。

在他看來,畢登已經徹底淪為了一個懦夫。

一個什麼都不敢去做的懦夫。

明明隻要乾了,就極有可能一勞永逸的事,但畢登卻怎麼都不願意。

如果真的錯過這個上好的機會的話,那下一次鬼知道是什麼時候?

“如果有人敢暗自去動林牧野,那就彆自己是米國的了。”

畢登的聲音尤為冰冷

“米國現在,根承受不住後果。”

“我們隻能儘可能的通過彆的辦法進行努力。”

“而且,查爾斯議員,你不事情已經快好了嗎?”

查爾斯微微一愣。

儘管他內心偏向於直接消滅林牧野。

但是既然畢登這麼了,他也不好再些什麼。

“進度差不多了,我已經和多方國家進行了溝通。”

“這次,有三十個國家。”

聽到這話,畢登沉聲道

“那就再試一次。”

“這次,我們不參與!”

“甚至,可以將矛頭,先指向我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