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施工隊和工程師忙碌了起來。

林牧野自然也冇閒著。

在施工隊來到大概兩時之後。

華修文也匆匆趕了回來。

“牧野,這裡有二十名科研員,都是在附近調來的。”

“算上研究所來的科研員,大概有三十人,夠不夠?”

林牧野點點頭道

“足夠了。”

“各位,請跟我來。”

這些剛來的科研員,在看到林牧野之後,頓時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的天啊,我不是在做夢吧?”

“大國科研院的院長華修文!”

“還有林院士!”

“快掐掐我,我懷疑我在做夢!”

“太不可思議了,這兩位,那都是隻能在電視上看到的人物啊!”

眾科研員竊竊私語,臉上寫滿了高興。

雖然他們都是科研員,但和大國科研院裡的科研員差距還是非常大的。

大國科研員根據技術有等級劃分。

通過考試和達到一定成就,可以達到五級和四級科研員。

而三級科研員,需要一定的工作時間或者是相對應的成就。

二級科研員就已經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了,平日裡都很難見到。

一級科研員大多都在京城這種大城市的科研所。

或者是像是聶風華科研所裡的科研員。

至於當時在大漠基地裡的科研員,全部都是清一色的一級科研員。

想要達到一級科研員,條件非常苛刻。

往往需要大量的學術成就,才能積累出來。

所以,一級科研員的年齡都普遍偏高。

也有很多天才級彆的科研員,才能在年輕較的情況下榮獲一級科研員編製。

而在這裡的,大多都是五級和四級的科研員。

三十個科研員裡,大概隻有五個三級科研員。

所以,他們平日裡接觸到一級科研員的機會都不多。

更彆提院士級彆的了。

至於林牧野和華修文這種級彆的高級院士,那更是難以見到一麵。

如今看到林牧野和華修文,他們如此激動也無可厚非。

不過,雖然他們技術肯定遠不及林牧野平日裡分配工作的科研員。

但是林牧野也不為此著急。

能在這裡調集到人手已經很不錯了。

不會,完全可以學習。

而且光伏發電設施在這裡其實已經很成熟了。

隻需要根據理論和圖紙進行創新,其實對於技術的要求並不是很高。

畢竟不像是第五代核武器那樣,需要非常精細的計算和技術手法。

還需要絕對精度的儀器。

“林……林院士,您有什麼吩咐,儘管開口。”

“隻要我們能做到,一定全力以赴。”

一個三級科研員激動不已的開口道。

林牧野淡然一笑,看向眾人道

“你們完全不必如此拘謹。”

“我們目前有個共同的目標,就是儘可能快的將這件事情給做好。”

“我和你們一樣,在工作上,都是奔著一個目標而去的。”

聽到林牧野的話,眾研究員也都正色了起來。

其實,他們心裡很是慌亂。

要知道,林牧野是什麼人?

那是建造出無數大國至今都還在用的頂級科技的人!

直到現在,都還在使用他的頂級科技!

他給出的任務,眾人真的怕完成不了。

“其實很簡單,我們隻需要在光伏發電設施的基礎上進行更新。”

“尤其是材料的替換,和路線的改變。”

“還有一些技術上的升級。”

林牧野一邊著,一邊將圖紙拿了出來。

這份圖紙,是來這裡之前,林牧野臨時構思的。

畢竟有之前的基礎在,加上之前林牧野對技術已經進行了革新升級。

如今最重要的,實際上還是材料方麵的問題。

材料需要工程隊來了之後進行挖掘才行。

在此之前,有充足的時間進行技術方麵的升級。

“林院士,我們……能做到嗎?”

就在這時,一個年紀偏一些的科研員抿了抿嘴,有些心虛的道。

僅僅看圖紙的前半部分,他就已經有些慌神了。

光伏發電設施,可不是一個簡單的科研。

其中的複雜程度,是絕對超出他們想象的。

儘管不算是尖端科技,但以他們目前的經驗和學識來,還遠遠不夠。

“放心吧,能做到。”

“我們要做的,不是從質上改變。”

“而是改變一些細節。”

一邊著,林牧野拿出了紙筆,將理論一點一點教授給科研員。

……

與此同時,馮一川帶著工程隊,已然來到了大山內部。

“我們的任務隻有一個,就是找到這種材料。”

“一定要注意,儘可能的距離保護區遠一些。”

“嚴格按照地圖上標註的位置進行工作。”

“千萬不要亂跑,這裡山林走獸非常多!”

“都聽明白了嗎?”

馮一川神情尤為嚴肅的道。

他很清楚,林牧野的科研需要這些材料。

這裡慢一秒,那光伏發電設施的升級就會慢上許多。

而在來之前,馮一川便看到林牧野和葉思婉這邊都在緊鑼密鼓的忙碌了起來。

這讓他不由得有些焦急。

“保證完成任務!”

眾人頓時捏好了手中的設備,緊鑼密鼓的找尋了起來。

所幸,林牧野所要的材料不算是很稀有。

在大山裡有不少開采點。

隻是所需要的量有些大。

開采工作是最消耗時間的。

想要完成目標指數的話,至少需要一週的時間。

時間緊迫,容不得有半點閃失。

在確定好第一個挖掘點後,馮一川便馬不停蹄的找尋下一個挖掘點。

三方都開始忙碌了起來。

如今的故障已經越來越明顯。

好在風力發電設施還能使用,起碼村裡不會斷電。

如果是放在以前,村民們並不會感到什麼。

但如今已經習慣了使用光伏發電,以至於現在洗澡都是個不的問題。

林牧野的光伏發電設施好就好在能將所有光伏發電如同通訊一般集中在一點,由一個統一的大設施進行操控。

如此一來,就能解決極大一部分的山裡地形問題。

但壞處也在這點。

一旦總部或是鏈接出現了故障,就會全部陷入癱瘓。

如今林牧野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