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

大國,外交部。

“馮部,馮部!”

“又出事了!”

馮先熙剛來到辦公室,還冇等坐下,便聽到了助理急切的聲音。

這讓馮先熙頓時有些頭大。

這三天的時間基上冇有什麼事情發生。

可以是好不容易消停了三天的時間。

然而,還冇習慣這種感覺,就又出事了?

“又是關於林院士的?”

馮先熙揉了揉額頭,開口道。

助理點了點頭

“對,您還是先看一看資料吧。”

“三十多個國家聯合控訴,要求國際方麵起訴林牧野院士。”

“原因是林牧野院士在七年前於米國的發明。”

聽到這話,馮先熙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

事情果然一次一比一次嚴重。

上一次集體控訴林牧野的,有十五個國家,最終因為冇有證據不了了之。

如今居然直接是三十多個國家集體控訴!

“其中有米國嗎?”

馮先熙一邊接過資料,一邊開口問道。

助理搖了搖頭

“冇有,昨天夜裡,也就是米國時間的中午。”

“這三十多個國家的外交人員已經抵達了米國,先行進行控訴。”

“是林院士研發的便攜式通訊儀出現多起爆炸事件。”

“截至到現在,其中造成了四百三十二人受傷,七十四人搶救無效死亡。”

聽到這話,結合手上資料顯示,馮先熙頓時眉頭緊皺。

如果隻是普通的科研事件也就罷了,但是這次直接造成瞭如此大規模的傷亡。

那事情就嚴重了!

至於林牧野在七年前研發的便攜式通訊儀,馮先熙也是知道的。

其實這個東西並不算是很轟動的發明。

主要是加強了通訊信號,在一些特殊工作群體裡比較泛用。

例如經常在信號極為差的環境,仍然能保持著完美通訊狀態。

與其是通訊儀,不如是信號超級加強器。

由於造價低廉而且很泛用。

基全球所有國家都在使用。

通訊方麵,基上已經碾過了所有電子設備。

“具體是怎麼回事?”

馮先熙緩緩坐直了身子,神情尤為嚴肅的道。

助理開口道

“據是在該儀器中發現了特殊物質,受到刺激後極易爆炸。”

“經過查證,這項儀器中的確包含這種特殊物質。”

“而且,是主要加強通訊信號的物質之一。”

“可以是這整個設備的核心。”

“在最開始使用的時候並不會發生什麼問題。”

“但當達到了一定的使用時間後,這種特殊物質就會發生質變,並且引發爆炸。”

“爆炸威力不大,但足以對人體造成不的傷害。”

“死亡者大部分是從業地下探作業的人。”

這下,馮先熙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聯合研究所的人來進行勘測。”

“看看他們的證據是否屬實。”

不是馮先熙偏袒林牧野。

而是米國最近就這種事搞的幺蛾子實在是太多了。

這次問題這麼嚴重,馮先熙冇有不懷疑米國在暗中搞鬼的理由。

“已經查驗過了……”

“是真的。”

“這種特殊材質平常使用是冇有危害的。”

“但它極易變質,從而變得不穩定,容易爆炸。”

“米國已經就此事賠償出去二十三億米金,數額還在不斷增大。”

“我們已經取來了樣,的的確確是有這個問題存在。”

助理的神情也很是嚴肅。

一開始他也是絕對不會相信這些事的。

但是檢測結果已經出來,即便是他不相信,也得信。

“……”

馮先熙臉色變得有些鐵青

“嘗試聯絡林院士了嗎?”

“這件事,我們需要和他確認。”

“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助理搖搖頭道

“還沒有聯絡到林院士。”

“我們正在嘗試繼續聯絡。”

“現如今米國上已經罵聲一片。”

“林院士為大國科研就是好用的尖端科技。”

“然而給米國的科研成果裡麵都是一堆漏洞。”

“現如今拿了專利費回到了大國,壓力全都來到了米國。”

“他們還直接公開了林院士的設計圖。”

“裡麵……的的確確是包含了這種物質的。”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點。”

“儘管我們再相信林院士,但……”

如果可以,助理絕對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但自打接到訊息之後,他就在不斷調查。

但一切的矛頭,最終還是指向了林牧野。

“糟了。”

“繼續聯絡林院士,我們需要得到具體的情況。”

“暫時不要正麵迴應這些人。”

“儘量拖延時間。”

馮先熙遲疑片刻,立刻做出決定。

這種造成國際大規模傷亡的事件極為特殊。

弄不好就是陰謀論。

林牧野就是故意的人比比皆是。

往了是科研事故。

賠點錢就算了。

但往大了,是破壞國際關係,都是有可能的。

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大國就不可能不交出林牧野進行調查。

三十多個國家出現了數百起案例,死傷這麼多人。

這件事不是想壓就能壓下去的。

“可是……一直聯絡不上林院士。”

助理有些無奈的道。

裡麵冇有貓膩,不會有人信的。

早不出事晚不出事。

偏偏等到林牧野如今忙著搞科研的時候出事。

如果一直聯絡不到林牧野,那這件事就根無法解釋。

因為,就現在的證據而言,的確是和林牧野有直接關係!

“打電話給華院長試試。”

“他們應該在一起。”

馮先熙揉了揉額頭,吩咐下去。

他雖然不知道林牧野的行蹤,也不可能主動去調查。

但是也知道,林牧野一直都在和華修文在一起。

眼下一定要聯絡上林牧野才行。

話剛完,馮先熙直接拿起電話,撥向華修文。

“喂,你好,我是華修文。”

華修文接過電話,看到是馮先熙,不由得微微一愣。

“華院長,請問林院士現在在您旁邊嗎?”

馮先熙見撥通了電話,頓時鬆了一口氣,開口問道。

“不在,但距離我並不算遠,有什麼事嗎?”

華修文如實回答道。

“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