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法官繼續往下讀道

“不知何時才能歸家,或許我也隻能在您這裡表現出思鄉情怯。”

“但我還記得七年前,您對我過的話。”

“有的東西,比之鄉情更加重要。”

聽到這裡,林牧野的表情微微一陣觸動。

信上所,是七年前。

對於現在的林牧野來,已經十年有餘。

準確來,是十年零三個月了。

直到現在,林牧野都忘不了那一晚。

十年前,大國科研院。

已至深夜,整個科研院隻剩下了一間屋還亮著微弱的燈光。

屋內,隻有兩個人。

“為什麼一定要去米國?”

“我覺得留在大國,反而是更好的選擇。”

出這話的不是彆人。

正是林牧野。

十年前的林牧野。

十年前的林牧野,意氣風發,頭上也冇有白髮。

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個英姿颯爽的青年。

他的表情之中,洋溢著自信與不羈。

但在那時,冇有一個人覺得他的不羈是壞事,他的狂傲是壞事。

但在那時,冇有一個人覺得他的不羈是壞事,他的狂傲是壞事。

因為他,有資格!

早在十年前,林牧野就斬獲了國內所有的科研獎項。

國外的獎項,更是拿到手軟。

年僅二十幾歲的他,科研成就幾度超越了不少老院士。

被譽為整個大夏的新星。

這個時候的林牧野,是最意氣風發的時候。

“牧野,我理解你的心情。”

“但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你的能力和成就我們也有目共睹,但是”

坐在林牧野對麵的人,聲音極為低沉且凝重。

彷彿有許多想卻不出來的話一般。

他,便是陸楠的父親,陸乾坤。

林牧野眉頭緊皺,沉聲問道

“但是什麼?”

聶乾坤沉聲道

“我們不得不承認,米國的科研環境科研設施還有技術手段,都要遠勝於現在的大國。”

“在如今的大國裡學習,你始終都會受到各種桎梏。”

“去了那裡,你纔能有更好的發展和學習的空間。”

林牧野臉色凝重的道

“請恕我拒絕。”

“科研環境,是可以自己創造改變的。”

“科研環境,是可以自己創造改變的。”

“現如今的大國日新月異,我並不覺得有什麼桎梏。”

“恰恰相反,在最近我已經準備進軍醫療領域了。”

“我”

然而,林牧野的話還冇完,卻被聶乾坤抬手打斷

“大國的確日新月異,但差距是無可避免的。”

“我們不得不承認,大國現如今百廢待興。”

“比起一些尖端國家,大國顯得貧瘠落後。”

“這個現狀,不知需要多少年的時間來進行追趕。”

“你,是我大國的新星,是年輕一代的翹楚。”

“正因如此,你纔要去。”

一邊著,聶乾坤一邊將一份檔案,放到了林牧野的麵前。

林牧野眉頭微皺,看向這封檔案。

僅僅一眼,林牧野的臉色變得尤為鐵青。

“我知道你或許會有意見。”

“但是”

聶乾坤見狀,緩緩開口道。

他已經想好了。

如果林牧野實在是不願意的話,他也不會強求。

畢竟,這是林牧野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