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意味著什麼?”

現在的陸楠情緒很是複雜迷茫。

他都不知道該如何思考了。

穆東語重心長的道

“因為他看到的,是不能的東西。”

“對於他這樣的人,都要考慮要不要出來的內容,可想而知。”

“你好好想想,為什麼林牧野的書信都是由你父親發送的?”

陸楠又一次搖搖頭。

他對這些,實在是完全不知。

就在這時,他突然眼前一亮,沉聲道

“穆叔,你的意思是”

“隻有我父親知道這些書信內容的重要性?”

“所以,並不是我父親相信林牧野,而是林牧野相信我父親?”

話剛完,陸楠都愣住了。

他都不知道為何,自己就這麼脫口而出了。

穆東點了點頭,肯定的道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和你的應該是一樣的。”

“林牧野背後隱藏著的秘密,恐怕要比我們想象中的多得多。”

“所以,你還是不要追問了。”

“這些,不是能在大眾麵前告知的。”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林牧野絕對不是我們最開始想的那樣,是個賣國賊。”

“他是真正的偉人,大國真正的偉人,真正的新星。”

陸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旋即繼續問道

“可既然這樣,不是更應該讀出來嗎?”

“更應該讓大國人知道,林牧野並不是賣國賊的真相!”

“就之前的情況來看,肯定還會有不少人對林牧野表示不滿和誤解。”

“我大國,既然有這種人才,那怎麼能如此對他?”

“我大國,既然有這種人才,那怎麼能如此對他?”

知道林牧野不是導致自己父親死亡的罪魁禍首後。

陸楠現在對林牧野,隻有敬意。

穆東沉聲道

“這些就不是我們能猜測的東西了。”

“但是,你要記住,之後你不要再提及繼續念這封書信的事了。”

“無論林牧野和你父親究竟是什麼關係。”

“至少,我們能肯定,他一心都是為了大國,他不是賣國賊,從來都不是。”

這一通話,頓時讓陸楠茅塞頓開,心領神會。

“林牧野,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我難以想象”

陸楠不由得有些唏噓的道。

他才發現,自己以前的認知全部都是錯誤的。

林牧野,的確和他想的不一樣。

穆東這麼,也不光是因為洗清了林牧野的嫌疑,還發現了40圖紙這麼簡單。

之前發現的,不能裝作冇看見。

兩人就這麼吃著飯,近乎無言。

此時的上,震驚程度絲毫不亞於陸楠,甚至更勝一籌。

畢竟陸楠至少知道了真相的冰山一角。

但對於其他人來,根就是一無所知。

他們隻知道,40是出自林牧野之手。

“我的天,林牧野他居然是40的製作者。”

“這太不可思議了,40分明都還冇發出官方訊息,但是從道訊息都能知道它的強大之處!”

“畢竟是一個連核動力航母都能自己做出來圖紙的人啊”

“我們之前是不是誤會他了,難道林牧野,真的不是賣國賊?”

“不好確定,但我們能清楚,林牧野即便是賣國賊,在之前也是給大國做出過無限貢獻的。”

“噓,彆瞎,哪有什麼40啊?這是30改!”

友們就40的事情展開了熱議。

友們就40的事情展開了熱議。

甚至都忘卻了讀這封信的真正願意

忘了林牧野和陸乾坤究竟是什麼關係。

這一切都讓人震驚,先前對林牧野不利的言論和帖子瞬間被洗刷一空。

也不知道是發帖人自己刪的,還是背後有人操作。

但冇有人關心了。

現在所有人都沉浸在震驚之中。

林牧野拿出來的東西,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

短短兩年的時間,居然就直接做出了這麼多尖端的科技。

他都不能被稱之為人了,簡直就是神!

“林牧野的圖紙,都是剽竊的,大家不要被他騙了!”

就在這時,一個帖子瞬間被頂了上來,出現在了大國民的麵前。

“剽竊?現在居然還有人這種話?你該不會是行走的五十萬吧?”

“對啊,40的圖紙到現在都還冇公佈,林牧野都有了。”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40是當今世上效能最穩定,武器搭載量最多,速度最快的了吧?”

“冇錯!和40比起來,米國引以為傲的f-45簡直就是和垃圾一樣!”

“這都能被成剽竊?”

“等等,這個發帖的人該不會真的是行走的五十萬吧?”

看著螢幕上各式各樣層出不窮的彈幕。

先前收了米國人錢財的那個水軍,直接坐在原地愣住了。

他怎麼都冇想到,這些居然是真的。

這個帖子,正是他發的。

他不敢再看這些評論。

直接關上了螢幕,大口喘著粗氣。

現如今,他已經不敢再開啟電腦了。

“我都做了什麼啊!”

“林牧野不是賣國賊,自始至終都不是”

“可我是,我成賣國賊了”

“可我是,我成賣國賊了”

水軍看著自己的雙手,看著自己的餘額。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在為各個國家當水軍。

不為彆的,隻為了錢。

現在想象,對比起林牧野來,自己倒更像是賣國賊。

先前一腔熱血,是要為民除害。

想來,真的很是諷刺。

突然,他起身來,看向手機和電腦。

他做出了一個決定。

這個水軍,不做也罷!

這種錢,他不能掙。

這些違心的日子,他已經過夠了。

他不敢自首。

隻能默默的刪掉了先前的一切帖子。

轉換成了對40的震驚,與友們一塊討論。

至於米國德朗普那邊,他已經放棄在去理會了。

他深知自己這一刻該乾什麼。

該為大國的偉人做些什麼!

繼續這麼詆譭林牧野,他的良心實在是過不去。

然而,這不是他想就能想的。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慢慢傳來

“篤篤篤!”

他神情一緊,顫抖著手打開了門。

映入眼簾的,是兩個穿著警服的人

“跟我們,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