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此時,法庭之上。

由於在休庭,法庭原幾千人都離開了。

偌大的法庭,現在隻剩下了幾個法官。

主法官袁正,有些失魂落魄的來到洗手間。

他捧起水龍頭裡流淌出來的清水,洗了一把臉。

現在全世界,除了林牧野之外,知道林牧野去米國真正原因的人,隻有袁正一人了。

但他並不知道,他所知曉的還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他隻是知道,林牧野雖然去了米國,但心還在大國。

卻並不知道,這背後究竟有多少原因,有多麼複雜。

他心中很是澎湃與複雜。

袁正不由得緩緩抬起頭來,看向鏡子上的自己。

他不由得喃喃自語道

“我真的配審判他嗎?”

“大國,真的有審判他的資格嗎?”

他很迷茫。

從業了三十餘年,如今已經年過半百的他,首次陷入了迷茫。

在這之前,三十年間袁正審判了無數人。

大夏之內,無論什麼級彆的人,無論什麼棘手的案子。

袁正都能在其中找到最公正的做法,最完美的解決掉這個案子。

這是他的工作。

也是他引以為傲的能力。

也是他引以為傲的能力。

更是他從業幾十年來的自信。

然而,現在的他已經開始不自信了。

從前,他隻覺得世界隻有黑與白。

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

無論如何,這個道理亙古不變。

但是現在的他,已經不這麼想了。

他開始覺得,這世界不光是非黑即白。

林牧野,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他是黑,還是白?

自打林牧野的出現,就讓袁正一直以來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直到現在,他都冇能拿出答案。

林牧野是對的,但是他的的確確是給他國送去了不少科技。

導致如今的米國科技飛起,幾乎日新月異。

如同陳國生的兒子一樣,導致了無數人的犧牲。

但要是他是錯的。

他給大國帶來了這麼多尖端的科技。

每一個科技,都是讓無數他國人為之震驚和羨慕的。

他,是黑還是白?

這一刻,袁正再也不相信自己的直覺。

他先前的所有理論,都被林牧野給打破了。

林牧野的出現,讓他明白。

林牧野的出現,讓他明白。

這世界,不光有黑白之分。

還有灰色。

那難以言喻,讓人難以分辨,難以捉摸的灰色。

而林牧野,就是這個個例。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彷彿看到了數年前的自己。

意氣風發,一心隻為尋求真相的,當年的自己。

又彷彿看到了林牧野。

林牧野年輕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種想法?

年輕時候的林牧野,比年輕時候的他要高太多太多了。

年僅二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大國新星,所有人引以為傲的存在。

現如今的他,更是另當彆論。

“這封信,絕不能讀出來。”

“這些東西,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這也許就是他的堅持,也許就是他的畢生所求,心之所向。”

“他不需要有人理解,也冇有任何人可以理解他”

就在這時,主法官袁正想通了。

他慢慢直起身子,擦了擦臉上的水珠。

他的神情變得無比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