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章

“致母親。”

三個大字,讓女法官不由得微微一愣。

這封信,是寫給林牧野母親的?

林牧野的母親

實話,不光是女法官,連在座的不少人都不知道是誰。

鄧春芝。

這個名字,比起林牧野的父親林榮光來,似乎顯得很微不足道。

“鄧春芝女士。”

“兒想你,無時無刻不在掛念著你。”

“但兒走後這段時間,您一封信都冇有發過來過,甚至連問都冇有問一句。”

“兒明白您這是為了支援我。”

“可是,兒也清楚,即便從到大您都對我嚴厲苛刻,但您對我的愛是他人不能比擬的。”

“這次給您寫信,一是為了表達思念之情,二來,兒還有事需要麻煩您。”

“至今兒還記得,臨行之前您看向兒的目光。”

“分明充滿了殷切,卻倔強不。”

讀到這。

現場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陣揪疼。

分明隻有幾句話,但是能感受到這裡麵對母親的思念之情。

溢於言表!

之前的信上,林牧野寫的都很是正式。

但到了寫給母親的信後,卻是變了一個語氣。

字裡行間,都像是一個遊子對母親略帶些撒嬌一般。

越是這樣,越讓人心中一陣揪疼。

“鄧春芝這個名字好熟悉。”

就在這時,華修文喃喃道。

一旁的徐陽正眯起眼睛,湊近華修文聲道

“瘋婆子鄧春芝。”

聽到這六個字,華修文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一臉的震驚。

他不由得看向林牧野的方向。

林牧野的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

但能明顯看到,他的眼眶有些微紅。

瘋婆子,鄧春芝!

他想起來了!

記憶猶新!

讓他永生難忘!

那個分明長相秀麗,但是卻一臉瘋相。

禁止任何人靠近林家半步的女人。

鄧春芝!

華修文清楚的記得,自己見過這個女人,僅此一麵。

“我怎麼能忘了呢”

“這種事,還是不要跟牧野了。”

“雖然他心臟大,但能看出來,對於母親是不同的。”

“即便是讓他得知了這件事,恐怕也會繃不住的。”

華修文彷彿想起了什麼陳年往事一般,輕歎一聲開口道。

徐陽正點了點頭,長歎一口氣道

“起來,鄧春芝也真是一個奇女子。”

“如果不是因為榮光他出事了,恐怕她這一生都能活的很剛毅吧?”

“不過起來也是奇怪,在我收到航母圖紙後不久,她就瘋了”

華修文長歎一口氣

“或許是心結終於打開了,她無慾無求了吧?”

“不管怎麼,等這次審判結束後,一定要帶林牧野去見一見他的母親。”

“或許,她還有好起來的可能性。”

第章

“致母親。”

三個大字,讓女法官不由得微微一愣。

這封信,是寫給林牧野母親的?

林牧野的母親

實話,不光是女法官,連在座的不少人都不知道是誰。

鄧春芝。

這個名字,比起林牧野的父親林榮光來,似乎顯得很微不足道。

“鄧春芝女士。”

“兒想你,無時無刻不在掛念著你。”

“但兒走後這段時間,您一封信都冇有發過來過,甚至連問都冇有問一句。”

“兒明白您這是為了支援我。”

“可是,兒也清楚,即便從到大您都對我嚴厲苛刻,但您對我的愛是他人不能比擬的。”

“這次給您寫信,一是為了表達思念之情,二來,兒還有事需要麻煩您。”

“至今兒還記得,臨行之前您看向兒的目光。”

“分明充滿了殷切,卻倔強不。”

讀到這。

現場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陣揪疼。

分明隻有幾句話,但是能感受到這裡麵對母親的思念之情。

溢於言表!

之前的信上,林牧野寫的都很是正式。

但到了寫給母親的信後,卻是變了一個語氣。

字裡行間,都像是一個遊子對母親略帶些撒嬌一般。

越是這樣,越讓人心中一陣揪疼。

“鄧春芝這個名字好熟悉。”

就在這時,華修文喃喃道。

一旁的徐陽正眯起眼睛,湊近華修文聲道

“瘋婆子鄧春芝。”

聽到這六個字,華修文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一臉的震驚。

他不由得看向林牧野的方向。

林牧野的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

但能明顯看到,他的眼眶有些微紅。

瘋婆子,鄧春芝!

他想起來了!

記憶猶新!

讓他永生難忘!

那個分明長相秀麗,但是卻一臉瘋相。

禁止任何人靠近林家半步的女人。

鄧春芝!

華修文清楚的記得,自己見過這個女人,僅此一麵。

“我怎麼能忘了呢”

“這種事,還是不要跟牧野了。”

“雖然他心臟大,但能看出來,對於母親是不同的。”

“即便是讓他得知了這件事,恐怕也會繃不住的。”

華修文彷彿想起了什麼陳年往事一般,輕歎一聲開口道。

徐陽正點了點頭,長歎一口氣道

“起來,鄧春芝也真是一個奇女子。”

“如果不是因為榮光他出事了,恐怕她這一生都能活的很剛毅吧?”

“不過起來也是奇怪,在我收到航母圖紙後不久,她就瘋了”

華修文長歎一口氣

“或許是心結終於打開了,她無慾無求了吧?”

“不管怎麼,等這次審判結束後,一定要帶林牧野去見一見他的母親。”

“或許,她還有好起來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