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章

此時,法庭之上。

所有的電子設備全部關閉。

所有的記者全部離開了現場。

整個法庭,緊閉大門。

外麵全部著特警。

可以,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那個出身來的中年人身上。

他的身份,還有許多人不知曉。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孟鎮河,在武器科研部工作。”

“40和z-412的研發,我也參與了其中。”

孟鎮河緩緩開口,看向所有人道。

孟鎮河!

這個名字一出,頓時讓不少院士紛紛瞪圓了眼睛!

“孟院士,您居然是孟院士!”

“國防之盾,孟院士!”

“早就聽聞了您的大名,可還是第一次見到您!”

“不應該啊,我以為孟院士年紀應該已經很大了,怎麼看上去不過四十歲左右的樣子?”

不少院士紛紛震驚不已,看向孟鎮河的眼神多了幾分敬意。

“孟院士,您是知道什麼內情嗎?”

“可否給我們聽?”

此時,陳國生麵色凝重的看向孟鎮河,低聲問道。

他現在急需答案。

急需事情的真相。

他清楚,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林牧野是絕對不會出口的。

如果他想辯解,早在拆開第一封信的時候,他就會了。

孟鎮河眉頭緊皺,沉聲道

“我也隻是猜測,並不確定這是否為真相。”

“但是我覺得,這份猜測,應該起碼有八成是對的。”

“但是我覺得,這份猜測,應該起碼有八成是對的。”

聽到孟鎮河的話,眾人不由得神情緊繃,聚精會神的看向他。

孟鎮河緩緩開口道

“首先,是資金問題。”

“且先不論40,就z-412的科技水平,想要獨自研發的話,都極為困難。”

“更彆提40了。”

“恕我直言,就如今大國的科技水平,根難以製作出來它們。”

“所以,需要製作武器,來獲取錢財,才能進行研究。”

“這樣,米國即便是知道他們的資金在用於被研究大國的武器,也不出什麼來。”

“這,是其一。”

聽到這話,眾人頓時紛紛點了點頭。

這些原因,實際上他們都想到了。

但孟鎮河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是其一?

難道還有彆的原因?

看著眾人不解的眼神。

孟鎮河緩緩往前走了幾步,看了一眼林牧野。

林牧野仍舊一臉的波瀾不驚,似乎這件事和他根冇有任何關係一般。

孟鎮河繼續道

“這第二點,也是我決定關閉直播的原因。”

“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455,我研究過。”

“和z-412相比,它有一個致命的缺點。”

“不光是效能方麵的原因。”

“實際上,-455一樣可以同時搭配z-412的先進武器。”

“但是,它冇有,而這一點,剛好可以被z-412剋製。”

“我覺得,像是林院士這種級彆的科研家,斷然不可能會有這種失誤。”

“這,是他刻意為之的”

這句話一出,頓時讓周圍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刻意為之!

刻意為之!

-455剛好被z-412剋製,這怎麼想都不可能是巧合!

難道,林牧野幫米國,還有其他國家製作武器的時候,還留了一手嗎?

剛剛好被剋製的水準,如果不仔細研究根發現不了破綻!

“同理,40比f-45,也是一樣。”

“儘管我還冇有研究全麵,但大致上的結果就是這樣。”

“這些,我研究了近乎兩年的時間”

到這裡,孟鎮河不由得苦笑一聲。

他看著不遠處的林牧野。

林牧野分明比他要年輕許多。

但是,在科研造詣上,要遠遠勝過他。

甚至他已經研發出來的東西,自己光是研究居然都要花費兩年的時間。

還冇研究透徹。

這一切,無不讓人唏噓。

“這這不會是真的吧?”

“想不到,背後居然隱藏著這麼多難怪孟院士要讓如此嚴謹纔出來。”

“我的天,這太令人震驚了”

“林院士是真正的鑄劍人,他在為大國默默鑄劍這麼多年。”

“而我們卻誤解了他對他痛斥,口誅筆伐”

不少人都不敢看向林牧野。

如果一切都如同孟鎮河的這樣的話。

那他們冇有一個人,能正眼看向林牧野!

他們知道,自己不配!

然而,事實證明,孟鎮河的都是真的。

孟鎮河的權威性,冇有人會去否認。

即便是林牧野不,他們也對此深信不疑。

“我覺得,接下來的直播,已經要進行保密措施了。”

“不能讓外國這些人,看到直播內容,最起碼不能讓他們輕易看到。”

孟鎮河微微眯起眼睛,沉聲道。

“既然這樣,那為何還要開直播?”

“既然這樣,那為何還要開直播?”

“直接宣佈審判結果,不就好了?”

華修文眉頭緊皺,開口問道。

孟鎮河搖了搖頭,道

“華老,這場直播一定要播的。”

“這些事,一定要讓大國人民知曉。”

華修文眉頭微皺的道

“既然需要保密,那為什麼還要冒這個險?”

“後續慢慢明,我想大國人民會理解的。”

就在這時,聶風華緩緩起身來,開口道

“不,華老。”

“我想我明白孟院士的意思了。”

“保密,不是真的為了保密。”

“而是要讓這些外國震驚,讓他們懼怕大夏。”

“我大國從來不會去像是米國一樣主動去入侵其他國家。”

“但是也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國防力量如今有多可怕。”

“國防,既是盾,也是長矛,隻有讓他們畏懼,他們纔不敢動手!”

“如此保密,是不能讓其他國民看到,隻有他們的高層想辦法才能看到。”

“這樣才能給他們帶來壓力。”

“接下來,我提議繼續為林院士減刑。”

“他就該無罪!”

“我想,以前的那些誤解,背後都是有原因的。”

聽到聶風華的話,眾人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我明白了,這麼做可行!”

“一定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