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與此同時,法庭之外。

再次休庭的這半個時,讓整個大國議論的聲音愈發激烈。

“林牧野獨自在米國,原來是為了我大國鑄劍!”

“對,他不是賣國賊!我們都誤解了他,他是我大國的鑄劍人啊!”

“無論是40還是z-412,都是我大國最鋒利的劍!”

“林牧野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一直都在發光發熱!他是英雄,不是賣國賊!”

“的好聽,可難道他在米國幫米國打造科技和武器的事就既往不咎了嗎?”

“冇錯,林牧野打造的武器多了去了,大部分都給了國外!”

“這種人,不被稱之為賣國賊,還能被稱之為什麼?他就是近代最大的賣國賊!”

“不要再給他洗白了,這次到底是審判還是洗白大會?”

“的對,不能光看好的一麵不看壞的一麵,難道一個壞人做了些好事就變成好人了嗎?”

“想想陳將軍的兒子吧,他是怎麼死的?就是被林牧野的武器給害死的!”

“不光是陳將軍的兒子,還有更多我大國的衛士,都在寂寂無名的地方倒在了漆黑的槍管之下!”

“你們這些給林牧野洗白的人,有想過這些嗎?!”

上的評論日益高漲。

即便是接連曝出了這麼多的尖端科技都送給了大國。

但是比起林牧野之前的所作所為,對他和國外的那些科技的買賣,還是難以讓人接受。

這些東西,都不是能熟視無睹的,都不是能無視的。

畢竟,這些都是實實在在對大國造成了損害的東西。

這個被稱之為賣國賊,同時又被稱之為大國之偉人的人,就是一個矛盾自合體。

與此同時,大國國防內。

幾個穿著正裝的人,一臉嚴肅的看著上的熱評。

“不行,再這樣下去絕對不行!”

“他們還是不懂,40和z-412的重要性!”

“他們還是不懂,40和z-412的重要性!”

“這兩樣科技,到底對我大國的國防力量提升了多少,他們根不知道!”

“不能再讓這些言語中傷林院士了!”

“他真的是我大國的鑄劍人!”

就在這時,一個部員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道。

他手中死死攥著一份檔案。

然而,聽到他的話,不遠處一個戴著眼鏡的部員眉頭緊皺的道

“鑄劍人?他的確是鑄劍人。”

“但是他們的冇錯啊,他給米國製作了大量的武器,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這些,難道我們就能熟視無睹嗎?”

“即便z-412和40的的確確是比那些武器要強。”

“但這仍舊改變不了,他拿科技換錢的事實!”

“他為大國做的,對米國也做了!”

“總不能真的忽視這些吧?”

兩個部員的爭吵,如同一根導火一樣。

頓時讓在場的人都分成了兩派。

一派是支援林牧野的,畢竟林牧野給的武器的的確確是讓大國國防力量顯著提升了的。

而另一派則是反對,與其是反對,不如是想要正視林牧野的一切。

有功,也有過,不能因為功而否定過,他給米國的那些科技,也著實給大國國防力量帶來了不的麻煩。

一時間爭論不休,整個辦公室都亂成了一鍋粥。

“好了,不要再吵了!”

就在這時,一個威嚴的聲音出現,直接讓爭吵聲戛然而止。

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大國國防的部管魏清河。

魏清河掃視著眼前所有的部員,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