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功過自在人心,不是我們能評價的。”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嚴陣以待,預防一切可能威脅到大國的可能!”

“可以,現在是最為緊張的時期了。”

聽到這話,眾人不由得一臉疑惑。

“魏部,為什麼現在是最為緊張的時期?”

“對啊,現在大國不是一片祥和嗎?有這麼多尖端的武器在,怎麼可能是最緊張的時期?”

“難道上麵下了命令,有什麼戰略指示嗎?”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都被魏清河的話給震懾到了。

國防進入緊張時期意味著什麼?

不言而喻!

這絕對是舉國之大事!

魏清河眯起眼睛,沉聲道

“不因為彆的,隻因為這次的直播。”

“這些還未準備公開的武器,因為直播的緣故已經公開了。”

“z-412是,40也是。”

“你們覺得,米國他們不會感到危機感嗎?”

聽到這話,那個戴眼鏡的部員開口道

“應該不會吧,他們既然知曉這些武器的厲害。”

“多多少少都會起到一些震懾作用的。”

另一個部員冷笑一聲道

“他們想搞動作,那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現如今的大夏已經和之前不同了,米國就算有危機感,也隻能憋著!”

聽到這話,魏清河卻是嗬嗬笑了起來。

這一笑,頓時讓眾人更傻眼了。

“這些話,這份勇氣,這份自信,是誰給你們的?”

魏清河淡然一笑,看向周圍的人,平靜的問道。

聽到這話,眾人頓時沉默了。

是林牧野!

正是因為榮光號,z-412和40,還有更多先進武器的存在。

才讓如今的大國國防力量令人震撼!

以至於米國即便是不爽,也隻能憋在肚子裡!

“好好想想吧。”

“前些年,米國是如何對待其他國家的。”

“他們不敢這麼對我們,就是因為我大國有著比他們更好的鑄劍師。”

“我大國的利劍,已經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了。”

“這些,可不是簡簡單單一個‘功’字可以忽略的。”

魏清河有些語重心長的道。

這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們明白,在魏清河的心裡,林牧野是偉人。

至少在國防上,他是絕對的偉人。

這些新式武器,讓大國不會像是某些國家一樣,隻能飽受欺淩。

也正是因為這些武器,才致使大國如今如此繁榮,國泰民安。

這下,冇有一個人能出一句話來。

他們都默默的看著直播畫麵。

雖然已經休庭,但彷彿還是看到了林牧野的樣子。

那平和,但不平凡的身影。

第2章

“功過自在人心,不是我們能評價的。”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嚴陣以待,預防一切可能威脅到大國的可能!”

“可以,現在是最為緊張的時期了。”

聽到這話,眾人不由得一臉疑惑。

“魏部,為什麼現在是最為緊張的時期?”

“對啊,現在大國不是一片祥和嗎?有這麼多尖端的武器在,怎麼可能是最緊張的時期?”

“難道上麵下了命令,有什麼戰略指示嗎?”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都被魏清河的話給震懾到了。

國防進入緊張時期意味著什麼?

不言而喻!

這絕對是舉國之大事!

魏清河眯起眼睛,沉聲道

“不因為彆的,隻因為這次的直播。”

“這些還未準備公開的武器,因為直播的緣故已經公開了。”

“z-412是,40也是。”

“你們覺得,米國他們不會感到危機感嗎?”

聽到這話,那個戴眼鏡的部員開口道

“應該不會吧,他們既然知曉這些武器的厲害。”

“多多少少都會起到一些震懾作用的。”

另一個部員冷笑一聲道

“他們想搞動作,那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現如今的大夏已經和之前不同了,米國就算有危機感,也隻能憋著!”

聽到這話,魏清河卻是嗬嗬笑了起來。

這一笑,頓時讓眾人更傻眼了。

“這些話,這份勇氣,這份自信,是誰給你們的?”

魏清河淡然一笑,看向周圍的人,平靜的問道。

聽到這話,眾人頓時沉默了。

是林牧野!

正是因為榮光號,z-412和40,還有更多先進武器的存在。

才讓如今的大國國防力量令人震撼!

以至於米國即便是不爽,也隻能憋在肚子裡!

“好好想想吧。”

“前些年,米國是如何對待其他國家的。”

“他們不敢這麼對我們,就是因為我大國有著比他們更好的鑄劍師。”

“我大國的利劍,已經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了。”

“這些,可不是簡簡單單一個‘功’字可以忽略的。”

魏清河有些語重心長的道。

這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們明白,在魏清河的心裡,林牧野是偉人。

至少在國防上,他是絕對的偉人。

這些新式武器,讓大國不會像是某些國家一樣,隻能飽受欺淩。

也正是因為這些武器,才致使大國如今如此繁榮,國泰民安。

這下,冇有一個人能出一句話來。

他們都默默的看著直播畫麵。

雖然已經休庭,但彷彿還是看到了林牧野的樣子。

那平和,但不平凡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