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很快,半個時的時間便結束了。

法庭重新開庭。

記者帶著機器,心翼翼的來到法庭,重新開機。

直播畫麵,再一次展開。

林牧野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畫麵之上,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他的樣子,仍舊是平靜,從容。

不過,這次法官再次換人了。

袁正調整好了情緒,大步走到台上。

他看向林牧野的眼神,充滿了敬意。

和之前剛開始審判的時候截然不同。

現在的林牧野,在他眼中,要偉岸的多。

他不是賣國賊。

這一點,袁正很是清楚,心知肚明。

“經庭一致商議。”

“就林牧野案,需要進行再次調整。”

“z-412和40的發明,直觀的增強了我大國的國防力量。”

“因此,林牧野的刑期,將由有期徒刑十五年,暫且改判為有期徒刑八年。”

聽到這話,全場不少人頓時深吸了一口氣。

有的震驚,有的則是平靜。

之前留在這裡,聽到孟鎮河的話的院士,並不覺得意外。

甚至,他們還覺得減少了。

這兩項發明的出現,還有林牧野在國外武器上做的一些刻意之舉。

即便是宣判林牧野無罪都不為過。

但這些,都不能被外界所知。

更何況,他們也很期待,林牧野之後的書信裡,到底都會寫什麼。

上一封書信,隻是表達了林牧野對母親的思念之情。

但卻仍舊讓人至今都不敢忘。

袁正再次從紙箱之中,拿出一封書信。

袁正再次從紙箱之中,拿出一封書信。

書信,還要繼續讀!

但這一次,袁正的態度和之前截然不同。

之前的袁正,一致認為林牧野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賣國賊。

在讀這些書信的時候,神情冷漠,一直想著秉公執法。

但是現在的他,在看向這些書信的時候,眼中隻有敬意。

這些書信,每一封裡麵都包含著巨大的力量。

每一個裡麵的內容,幾乎都關聯著大國。

即便這些書信在林牧野的口中被稱之為家信。

但是在他看來,這些書信完全不隻是家信。

或者,這的的確確是家信

因為對於林牧野來。

他的家,一直都是大國。

他的眼中,一直都是大家。

他的家,在大家麵前,顯得是那麼微不足道一般。

這種奉獻精神,即便是現在有人斬釘截鐵的告訴法官,林牧野是賣國賊。

法官也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他慢慢打開眼前的這封信,心中難掩激動之情。

這封信,是寫給葉思婉的

“卿卿吾愛,見字如晤。”

“不想給你寫這封信的。”

“奈何,壓製不住內心對你的思念之情。”

“但,無論我怎樣愛你,怎樣對你思念。”

“如今,卻也隻能埋藏在心裡。”

“紙短情長,寫不儘的情愁。”

“但,這封信,可能是我最後給你寫的一封信了。”

“我可能,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