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聽到這裡,周圍的人紛紛都眉頭緊皺,一臉的疑惑。

“最後一封信,為什麼是最後一封信?”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林牧野在米國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不應該啊,林牧野在米國不是一路順風順水嗎?”

“對啊,米國巴不得把他當雕像供起來,怎麼可能會出什麼困難?”

“這封信的意思,是不是他冇法回國了的意思?”

“不對,如果這樣的話,怎麼會是最後一封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當年發生了什麼?”

剛開始,眾人還沉浸在林牧野寫給愛妻的思念之情裡。

但到了最後兩句,頓時讓所有人的心都緊繃了起來。

儘管知道結果,林牧野冇出事,而且還回國了。

這封信,也不是最後一封信。

但不知為何,眾人還是感到有些緊張。

當初寫這封信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不由得看向林牧野。

林牧野深吸了一口氣,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

但是光從他的表情中,根看不出來什麼。

主法官袁正也是有些疑惑,繼續念道

“想不到,最後要寫下絕筆,拿起筆後卻不知道該寫什麼。”

“吾妻思婉,我的摯愛。”

“我並不想離開你,更不想與你陰陽兩隔。”

“在米國的日子,並冇有那麼平靜”

“但為了能讓大國能在國際高傲的抬起頭來,我不能離開。”

“你曾問我,為何要奔赴國外。”

“還記得那年我們看到的新聞嗎?”

“即便是現在,即便是主張和平的現在!”

“那些一言不合,便被侵略的國家比比皆是!”

“那些一言不合,便被侵略的國家比比皆是!”

“大國並非止步不前,但如今的腳步,想要跟上梯隊還需要大量的時間和沉澱。”

“百年前的大戰,已讓大國滿目瘡痍,如今百廢待興之際,我怎可退縮。”

“思婉,我愛你。”

“但正是因為愛你,我纔要守護大國,縱使將這七尺殘軀燃儘,也隻能向前奔赴。”

讀到這裡,袁正再次哽嚥了。

他以為,自己已經調整好了情緒。

他以為,自己三十多年的工作經驗,豐富的人生閱曆。

可以讓他能用最好的狀態,來進行這次非凡的工作。

但這次,他還是哽嚥了。

字裡行間充滿著愛。

但這份愛,並不單單是夫妻之情,還包含著林牧野對大國傾注的愛意。

此時,他的情緒已經再也抑製不住了。

短短的幾句話,已經徹底展現了林牧野的愛國之情。

不需要任何的解釋,先前對林牧野的誤解儘數除去!

“如此愛國誌士,怎可負?”

“置身在黑暗中,卻心向光明,這纔是心向光明!林院士,是大國的衛士!”

“現在,誰還敢林院士是賣國賊?”

“即便是給愛妻的家信之中,都句句離不開大國,這種人,怎麼可能是賣國賊?”

在場的眾人,聽到這些的時候,已經飽含淚水。

這,能是一個賣國之人能寫出的話語嗎?

這份真情實感,是做不了假的。

這份感染力,充斥在不少人的心中。

就在這時,一個記者緩緩起身來,疑惑的問道

“林院士當年在米國,到底都經曆了什麼?”

“這封信,為何會成絕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