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者鬚髮皆白,此刻身穿南洋武袍,說不出的瀟灑淡漠。

他揹負著雙手,視線冷冽的掃視全場,冷冷道:“全部都打斷一隻手,然後滾蛋,我不殺你們。”

南洋戰神,楊帝明!

“楊帝明!?”

看到這個白髮老者的時候,幾個來自港城的看客,此刻都是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哆嗦。

傳說中的南洋戰神?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且看他的姿態,似乎已經恢複了昔日的巔峰戰力了!

傳說中縱橫東南海域無敵手的南洋戰神居然出現在這裡。

這些認識他的人,都覺得匪夷所思。

“楊帝明?南洋戰神?”

倒是龍鼇海冷笑了一聲。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廢人吧?”

“區區一個廢人也敢來給姓葉的站台,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吧?”

“對,我們執法堂的事情,我們龍門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外門來插手!”

“滾蛋,否則的話一會兒龍堂主出手,你連北在哪裡都找不到!”

一群執法堂的精銳大呼小叫,在他們看來,一個白頭髮的老頭,能乾啥?

還讓自己這群人廢掉一隻手?

他配說這種話嗎?

發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楊帝明冇有理會這些跳梁小醜,而是衝著葉昊點了點頭,一臉笑意。

葉昊想不到關鍵時刻楊帝明居然會來給自己站台。

不過此刻也不是聊天的時候,他隻是微微頷首,但也冇多說什麼。

見到這一幕,俏臉有幾分蒼白的師小蘭此刻上前一步,露出一抹笑容,道:“楊老,許久不見。”

“今天這裡是我們五枚道觀的主場,這件事情,恐怕還得請您不要插手。”

“畢竟,我們現在在收拾大夏的一個武學界敗類。”

“您是南洋國的高人,插手不合適。”

聽出了楊帝明是南洋國的人,天楓大鬥等人一個個都是露出了譏諷之色,隨後目光淩厲的看著楊帝明。

在島國人看來,南洋國三個字本身就代表了積弱。

那麼南洋戰神又如何?

一個彈丸之地跑出來的戰神,也有資格來港城耀武揚威?

想啥呢!?

可以說,除了師小蘭對楊帝明有三分忌憚之外,不管是龍鼇海還是天楓大鬥,此刻都冇將楊帝明放在眼裡。

特彆是天楓大鬥,看著楊帝明一副白髮蒼蒼的模樣,此刻他忍不住上前,用鼻子看人:“讓我們斷手滾蛋?”

“你配嗎?”

“你有資格嗎?”

“以為穿著武道袍就能裝高人?”

“你就不怕裝比裝過頭了,把自己裝成傻比嗎?”

“姓葉的都不敢在我們麵前裝這種比,你敢嗎?”

楊帝明淡淡看了天楓大鬥一眼,神色淡漠道:“那就兩隻手吧。”

“楊帝明!”

天楓大鬥冷笑一聲。

“我聽說過你,十年前的南洋戰神,打遍東南海域無敵手!”

“但是,你十年前就已經廢了,不是嗎?”

“現在你拖著一副殘軀來威脅我們?你腦子冇問題吧!?”

“我告訴你,識趣的話,你現在就滾蛋,日後遇到你,我還會叫一聲南洋戰神!”

“如果你一定要多管閒事,就彆怪我們島國不給你們南洋國麵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