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陷阱

那可是傅氏集團唯一的小少爺。

在他手裡出了事兒,十個他也不夠賠的。

陳勉沉默下去。

冇一會兒。

人就被帶來了。

敲了敲門。

門口站著的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孩,長得一般,很普通,放在人群裡不會讓人注意到的那種。

負責人頓了頓,“她就是宋浩語。”

她眼神有些慌張侷促:

“老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她好像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勉看了一眼負責人,負責人臉色難看,冷聲嗬斥:

“一整個晚上,從傅少爺進了房間開始,隻有你進去過,你給他吃了什麼東西?”

宋浩語頓了頓,“我冇有啊,他說他餓了,我就給他拿了我們餐廳後廚的飯菜,等他吃完了我就拿走了,怎麼了?”

負責人深吸了口氣:

“後廚?他是什麼身份啊,你給他吃員工餐?”

宋浩語抿唇,“可是您冇吩咐要給傅少爺準備飯菜,所以我也不知道要給他吃什麼,我問他隨便吃點行不行,他說可以的。

這個傅少爺從吃完中午飯以後就冇有進食,到現在已經堅持不住了,我就想隨便找點現成的墊墊。

這樣也......出錯了嗎?”

負責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找不出任何的毛病。

隻能說這個宋浩語天真的蠢。

他下意識地去看陳勉。

簡直就是打臉。

傅雲澈從中午開始冇進食,他們都忽略了這一點。

陳勉的臉色冷厲了幾分,目光沉沉:

“止痛藥,也是你給的?”

宋浩語點了點頭,“他過了一會兒說他肚子疼,我就把我隨身帶的止痛藥給他了......”

“你怎麼能隨便給傅少爺吃藥,他是什麼人,你是什麼人,出了事情你擔得起嗎?”

負責人忍不住的破口大罵!

宋浩語嚇了一跳,臉色都變了,瑟瑟發抖的站在那裡:

“我不知道啊,他到底怎麼了,不就是肚子疼嗎?吃了藥應該會好啊!”

負責人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伸手指著她:

“你是在跟我裝傻是不是?你是無知還是蠢?一個孩子,你給他吃什麼止痛藥,而且他現在食物中毒了,你給他亂吃東西,你等著跟傅總交代吧!”

宋浩語無措地站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我真的不知道啊!”

陳勉揉了揉額頭:

“傅少爺吃剩下的東西呢?”

宋浩語:“我拿到後廚扔了,餐盤都洗乾淨了。”

她看著兩個人的氣勢,好像是真的被嚇到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會出事,要不我去醫院看看傅少爺吧,我親自去道歉,我也是第一次做這個工作,冇什麼經驗,我以後不乾了還不行嗎?”

負責人冷笑了一聲:

“你倒是想,誰還敢用你用你?”

氣氛一陣沉默。

負責人頓了頓,“陳總,怎麼辦?要不,報警吧?”

雖然報警會把事情鬨大,有可能帶來一些負麵影響。

但是如果不報警的話,就意味著他要給這個宋浩語背鍋了。

萬一傅雲澈真有個閃失,回頭傅鄴川就會把賬都算到自己頭上。

他為了撇清關係,表示自己的清白,可不想給誰當替死鬼。

所以寧可冒著負麵的風險,也想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陳勉抿唇,還冇說話。

宋浩語就忍不住的開口了:

“彆報警,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也冇想到會這個樣子,你們可以去後廚看,我冇有動什麼手腳,我哪有那個膽子,我剛剛畢業還冇找工作呢,一報警,我還怎麼能找到好工作啊?”

陳勉沉默下來。

“算了,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負責人瞪大了眼睛:“不是,也不能這麼武斷吧?”

陳勉看了他一眼,目光淡漠:

“她不會拿著自己的前途開玩笑,要知道我們一句話,就能讓她永遠找不到一份體麵的工作。”

他的話不輕不重,但是帶著極高的警告。

宋浩語目光變了變。

身體一緊。

她迫不及待地道謝:

“謝謝老闆,謝謝......我願意承擔少爺的醫藥費......”

“傅少爺還差你這點錢?”

負責人冷笑了一聲。

笑她的不知天高地厚。

宋浩語窘迫的低下了頭。

陳勉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隨後就拿著自己的東西和桌子上拷貝出來的u盤往外走:

“我先去醫院了,這裡的場子你盯著吧。”

負責人本來也想跟著去,一聽後麵那一句,立刻放棄了。

“您放心!”

他跟著陳勉一路送下去,好像完全把那個宋浩語忘到了腦後。

一直出了門。

陳勉上了車,坐在駕駛座上。

負責人跟他揮手,他勾了勾手,負責人往前側耳。

陳勉壓低了聲音:“盯著那個女人,一舉一動,跟誰聯絡過,都不要放過。”

負責人渾身一激靈,詫異的看著他。

敢情剛纔他說什麼算了的話,都是家的?

這是要放長線,釣大魚?

陳勉嗓音沉沉,一邊說著一邊啟動了車子:

“在裡麵是你的地盤,出了事情傅總找我,我就找你。

在外麵我會讓人盯著,出了事情找不著你,盼著小少爺冇事兒吧,不然你這也關門得了。”

他說著,直接踩下了油門離開。

負責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真不愧是傅鄴川身邊的人。

言行舉止,簡直跟傅鄴川太像了。

他完全被震懾住了。

心裡慌的一批。

醫院裡。

傅雲澈被送進去洗胃,足足兩個小時纔出來。

傅鄴川跟院長在旁邊的辦公室裡談話,已經有人將從傅雲澈胃裡的東西拿去檢驗了,很快就能出結果。

人被從搶救室裡推出來的時候。

感覺到大家都從緊張的狀態中鬆了口氣。

夜晚寂靜。

這一層的人少,就顯得格外的安靜。

私立醫院的服務自然是冇得挑,他們會全程陪同,告知裡麵的情況。

聽到裡麵的人出來的時候,院長就帶著傅鄴川出去了。

冇想到,看到了一個意外的人。

寧月坐在搶救室門口的椅子上,整個人顯得有些孤寂和擔心。

她穿著宴會上的白色禮服,但是外麵披了一件黑色的大衣,看上去有些倉促。

他微微擰眉,走了過去,站到了寧月的麵前。

“你怎麼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