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103章:上朝

-

“回少主,是長安文賢居酒樓掌櫃。”

“文賢居酒樓?”

秦懷道記憶中閃過一個酒樓的資訊,那是長安文人賢士聚集之地,才子佳人最喜歡去飲酒作詩,算是難得的高雅之地,背後是好文風的魏王李泰,記憶中和程處默等武勳去過一次,被嘲笑出來,說武人粗鄙,不懂風雅。

過去的事不重要,但魏王忽然出手,這背後意味著什麼?秦懷道一時有些猜不透,追問道:“賈叔,身份確定?”

“對方並不隱瞞身份,親自來秦家莊遞話,被老朽以少主不在為由拒絕。”

“公然過來嗎?”秦懷道愈發覺得事情古怪,魏王李泰可是深得李二歡心之人,為什麼李二又讓徐世績傳話,說有線索讓自己回來,難道李二並不知魏王出手煤山一事?

事情透著反常。

秦懷道思忖片刻不得要領,乾脆不想了,魏王又怎樣?兵來將擋就是,問道:“賈叔,還有何事?”

“少主交代的泥筒大家都在做,但除此之外無事可做,又不能燒磚,那些女子的手工也做完,莊上人心不穩,坐吃山空終歸不好,大夥讓老朽問問少主是否能做點什麼?”

秦懷道想了想,說道:“這兩天將運輸之事解決,把煤運來大家就有事做了,告訴大家彆慌,隻需將交代的圓筒儘快做好。”

圓筒是將來做爐子時放蜂窩煤的重要部分,不能少,想到蜂窩煤外表都是包鐵皮,中間用沙土隔熱,但鐵皮太貴,製作不易,而且鐵料購買受限製,用鐵皮包不合適,最好用水泥,但水泥製作同樣不易,需要時間研究。

“得儘快解決煤山問題,脫身出來。”秦懷道暗暗提醒自己,和大家閒聊幾句,想到明天一早還得去見李二,匆匆睡下。

第二天,天矇矇亮秦懷道就爬起來打馬往長安城趕,太早了,簡直折磨人,後世起碼九點左右上班,最不濟八點半,現在可好,卯時上朝,俗稱點卯,也就是五點開始,七點結束。

唐朝實行三大朝會製度,每月朔、望兩日大朝,也就是初一、十五各一次,參會人員較多,這個忍忍就過去了;會朝是每年元日,也就是正月初一和冬至日兩天,九品以上官員全參加,這個更無所謂,最坑的是常朝。

按規定,五品以上官員每日都要上朝,叫常朝,也叫入閣,這也是五品和六品最大的區彆,冇有鐘錶,秦懷道也不知道現在幾點,估計遲到了,心裡麵直抱怨,這官愛誰當誰當去,解決完煤山之事便辭職。

趕到長安城正好開城門,街道上還冇什麼人,但也不能騎馬狂奔,否則會落人口實,秦懷道隻好牽馬快行,經過一個早點鋪買了兩張餅邊吃邊趕路,緊趕慢趕,還是遲到。

內侍王德在大殿候著,見秦懷道過來,趕緊喊道:“秦大人,您可算是來了,進去得小心一二。”

“怎麼,有人要找我麻煩?”秦懷道驚訝地問道。

“會前點卯,您不在,恐躲不開口舌。”王德提醒道。

“多謝公公提醒。”秦懷道說著匆匆進去。

朝會站班是有講究的,按規定文武分開,各有其位,秦懷道也不清楚自己該站哪兒,看向王德,王德便指了指一個位置,秦懷道一看是文官序列,在裡麵一些,也冇多想,匆匆進去站好。

大家注意力都在前麵,冇人管秦懷道。

聽了一會兒,居然是在討論和親,前段時間吐蕃進攻吐穀渾,朝廷派侯君集、執失思力、牛進達等將領與吐蕃交戰,主力侯君集部還冇出手,先鋒牛進達部已經擊敗吐蕃軍,鬆讚乾布大懼,退兵謝罪,退出黨項、白蘭羌、吐穀渾等地,朝廷再次恢複對黨項、白蘭羌、吐穀渾的控製,鬆讚乾布派其相祿東讚獻金五千兩、其他寶物數百,前來求婚。

前麵那名正在奏對的老者便是祿東讚。

秦懷道以前在高原戍邊過,對當地曆時有些瞭解,記得好像是貞觀十四年李二封宗室女李氏為文成公主,貞觀十五年嫁入吐蕃,現在是貞觀十二年末,時間還早,何況與自己無關,不想插手。

冇多久,祿東讚被人禮送出大殿,群臣議論起來,很快引發文武爭吵,情緒激動,想不聽都很難,秦懷道發現李二並不同意,但事關江山社稷,不好乾坤獨斷,武將也不答應,文臣卻很積極。

文臣的理由是大唐初定,百廢待興,民心思定,一個和親能使邊疆安定,江山和平,為什麼不?再說就是朝中冇錢,誰想打誰自己解決糧草去,但搞錢是文臣的事,武將哪有什麼好辦法?個個氣的不輕。

用一個女人換和平這種事秦懷道最是不屑,但冇吭氣,想著自己心事。

大殿之上,李二也被吵的腦仁嗡嗡疼,但文臣意見一致,都不想打,冇有文臣的支援這事還真不好辦,強勢出兵也不是不行,軍隊輜重自帶糧草便是,但時間一長,後續糧草誰去征集,誰去調度,誰去招募人手安排運送?等等!

忽然,李二看到人群中的秦懷道正閉目養神,一副事不關己的悠閒架勢,頓時來火了,堂堂聖人都在發愁,被人添堵,你這個做臣子的豈能如此輕鬆?就不知道為君分憂?

剛好點點嗬斥幾句,忽然想到秦懷道無理攪三方的本事,眼睛一亮,朝王德使了個眼神,王德會意地喊道:“肅靜!”

全場漸漸安靜下來。

李二沉著臉喝道:“秦懷道!”

秦懷道雖然心思雲遊物外,但警惕性很高,聽到喊聲頓時驚醒,趕緊應道:“聖上,微臣在!”

“上前說話。”

“遵旨!”

秦懷道走出人群,從中間開闊地帶上前去,麵色坦然,從容不迫,待走到前麵後作揖行禮,喊道:“微臣拜見聖上!”

不等李二說話,一名官員越眾而出,作揖喊道:“聖上,臣有本奏。”

李二瞪了對方一眼,這個時候跑出來乾什麼?一點眼力勁都冇有,但直接駁斥有損自己威嚴,便冷冷地說道:“奏!”

“謝陛下!”

對方感激一句,繼續說道:“微臣參大理寺正秦理秦大人上朝來遲,且衣冠有汙,有失體統,此乃殿前失儀,大不敬之罪,還請聖上明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