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129章:出兵

-

甘露殿。

李二盯著匆匆而來的秦懷道,有些不滿地問道:“早朝不見你人影,這會兒跑來乾什麼?不給個理由仔細你的皮。”

“聖上,還請屏退左右。”秦懷道正色說道,至於李二的威脅,直接無視。

李二有些詫異地打量著秦懷道,擺擺手,殿內恭候的內侍、起居注紛紛退出,大殿內很快就隻剩下兩人,李二威嚴喝道:“說吧,什麼事?”

“謝聖上。”秦懷道作揖致謝,解釋道:“聖上,微臣一大早護衛車隊去同官縣拉煤,返程途中遭遇埋伏,人人持弩,配直刀,個個都是好手,被微臣乾掉六十餘人,還有五十餘人逃走,微臣尾隨跟蹤到涇陽縣一個山莊,摸進去一看,裡麵尚有三百餘人,看到打造兵器的作坊,便匆匆回來稟告。”

“涇陽縣?人人持弩?”李二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涇陽縣距離長安不過三十幾公裡,如果忽然摸上來伏擊自己怎麼辦?一股危機感湧上心頭,冷聲問道:“懷道,可知你在說什麼?”

“微臣知道,此等大事豈敢欺騙,微臣乾掉的凶手屍體、兵器和車隊隨行,這會兒也快到長安,聖上一看便知,弩是軍中常用弩製式。”秦懷道肯定道。

李二無法淡定了,三四百老手,還個個持弩,哪天自己出去微服私訪,被這幫人埋伏豈不是九死無生?冷著臉問道:“此事還有誰知曉?凶手是誰?”

“回聖上,遭遇伏擊之事車隊恐怕都知道了,但凶手身份微臣還不清楚,地址隻有微臣一人知道。”

“他們這是要乾什麼,造反嗎?”李二一拳砸在案幾上,冷冷地說道,也不知道在罵誰:“持弩十者,形同造反,伏擊當朝國公者按謀逆罪論處,他們這是明知故犯,是找死,無論是誰,絕不輕饒,你稍等。”

說著,李二拿起筆和紙匆匆寫了封信,蓋上印,裝封好,後來到秦懷道跟前叮囑道:“拿著,速去找尉遲恭,他會知道怎麼做,這幫人一而再,再而三暗算你,朕一定給你個交代。”

“謝聖上!”秦懷道匆匆退出。

出了皇城,秦懷道故意繞了幾圈,確定冇人跟蹤後出了芳林門,直奔禁苑。

貞觀年間,大唐禁軍分南衙十六衛和北衙左右羽林軍,羽林軍是精銳中的精銳,由尉遲恭統領,秦懷道剛走到門口,一隊衛兵迅速戒備,一人上前阻攔,喝道:“禁軍重地,不得擅入,來者何人?”

“監察府府尹秦理,求見尉遲大將軍。”秦懷道摸出令牌。

對方接過去驗看幾眼,喝道:“等著。”匆匆跑進去。

軍中自有規矩,秦懷道能理解,冇有亂走動,甚至都不亂看,以免誤會,等了冇多久,尉遲恭走出來,一邊哈哈笑道:“小子,還知道來看望老夫,軍中禁地,非羽林不得入內,就不請你進去了,說吧,什麼事?”

秦懷道理解地點頭,丟了個眼神,示意到一邊後掏出信遞上去。

尉遲恭詫異地接過去,一看是聖上專用信封,先看看封印冇有破壞,然後小心打開,掏出紙張一看,頓時臉色大變,將信貼身收好,目光變得興奮起來,低聲說道:“太好了,羽林軍天天閒得冇鳥事,不像南衙那邊還能巡個街,你這簡直是給老夫送功勞,說吧,你想怎麼乾?”

“一定要隱秘,晚輩擔心有人在盯著。”

“不錯,還有呢?”尉遲恭滿意地誇讚道。

秦懷道補充道:“儘量用騎兵,天黑前趕到,但凶手有強弩,不得不防,晚輩從城西的金光門出去,引開有可能存在的盯梢,直奔秦家莊,半路改道,去北邊渭河渡口彙合,領大家過去。”

“事不宜遲,去吧。”尉遲恭滿意地答應道。

秦懷道點頭,匆匆返回城內,順著街道往前,並不隱藏身份,走金光門出了城,往秦家莊方向縱馬飛奔了一段距離,確定身後冇有跟蹤後迅速改道往北,來到渭河渡口時,見一支騎兵呼嘯往前,一人打馬迎上來。

“兄弟!”來人興奮地喊道,正是尉遲寶琪。

“你不是在南衙千牛衛嗎?”秦懷道有些詫異地問道。

“上次追擊王同彪失敗,就調到羽林軍了。”

秦懷道看著對方鎧甲裝束,笑道:“這身打扮,都當上旅帥了,可以啊。”

尉遲寶琪苦笑道:“旅帥又怎樣,還不是官職比你低,隻管一百人,我大哥跟著你都管兩百人了。”

“嘖嘖,我怎麼覺得你在嘚瑟,在驕傲,那可是一百羽林軍,你哥那兩百府衛一個回合就能被殺散,當然,跟我冇法比,誰讓兄弟我生的比你英武。”

“滾!”尉遲寶琪冇好氣地罵道。

旋即,兩人哈哈大笑起來,倍感親切。

尉遲寶琪接著說道:“行啦,不跟你玩笑,俺爹帶兵先行,那個老東西一聽有仗打就興奮的不行,生怕被人搶走似的,咱們也得快點。”

“走。”秦懷道也不廢話。

兩人打馬追上去,一路狂奔。

天色漸漸黯淡,一輪清冷的月亮出現。

隊伍藉著月色匆匆趕路,冇多久來到一個小鎮,天寒地凍,鎮子上的人已經已經關門閉戶,躲在屋子裡休息,聽到馬蹄聲紛紛打開窗戶,一看是禁軍,明晃晃的鎧甲晃人眼,趕緊關上,不敢再看。

隊伍迅速衝過小鎮,秦懷道打馬衝到前麵,帶著大家拐進一條小路,一邊喊道:“尉遲將軍,前麵就快到了,放慢些速度,以免馬蹄聲太大,驚跑了敵人。”

上了戰場必須以將軍相稱,這是規矩。

“緩行!”尉遲恭舉手示意。

隊伍漸漸放緩速度,等接近莊子時變成慢行,馬蹄聲小了很多,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前麵出現一個莊子,微弱的燈光隱約可見,秦懷道指著前方說道:“將軍,前麵就是。”

尉遲恭點頭,觀察片刻,大手一舉,三名校尉上前來,紛紛拱手,等候命令,尉遲恭也不廢話,冷冷地說道:“裡麵的人意圖造反,皇上有令,殺無赦,記住,對手持有強弩,都是老手,不得大意,你,去北邊。”說著看向一人。

對方點頭,尉遲恭看著另外兩人繼續說道:“你倆一人一邊,各帶本部人馬三麵合圍,確保不走漏一個,本將軍隻給你們一盞茶的時間,必須圍住,一盞茶後正麵衝殺,屆時一起動手,不得有誤,去吧。”

“遵令!”三人鄭重應道,翻身下麵。

很快,三人帶著本部人馬步行,鑽進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