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166章:行動

-

甘露殿。

香爐嫋嫋,煤爐炎炎,多了些暖意。

房玄齡匆匆而來,李二讓人賜座後將糧食盜賣、秦懷道之策詳細說了一遍,聽到房玄齡臉色大變,一開始是震驚,三十萬石糧食可不是小數目,幾乎掏空北太倉的賑災儲備糧,

之後是欣慰地笑了。

等李二說完,房玄齡欣喜地說道:“聖上,懷道這小子可堪大用。”

李二有些感慨地說道:“是啊,出乎朕的意料,這小子不是好武嗎?之前在國子監也冇聽說有什麼出色表現,以工代賑之策簡直神來之筆,

看似簡單,

實則精妙,

曆朝曆代無一人想到,從今往後,賑災就以此法行事,讓災民去乾需要徭役的事,徭役就能減少,百姓就能安心農耕,一舉兩得。”

“聖上,微臣以為,這雇工代役之法也是不錯。”房玄齡滿臉笑意。

“玄齡是否看出些彆的?”

“臣確實有些想法。”房玄齡坦然笑道:“徭役苦百姓久矣,但無徭役,朝廷很多事不好辦,其中矛盾難以調和,但有了雇工代役之法則不同了,朝廷隻需支付些許工錢,百姓必然積極服役,而且感念聖上仁義,民心可用,

工期還能大大縮短,

一舉兩得。”

“朕也知道,不過,朝廷缺銀。”李二說到銀子就鬱悶了。

房玄齡卻笑道:“聖上,這纔是臣想說的,雇工代役之法懷道恐怕有所保留,這小子或許有辦法不讓朝廷出一分銀子。”

“何以見得?”李二不淡定了,那可是能省一大筆銀子。

“臣的直覺。”房玄齡正色說道:“聖上,這小子行事很是獨特,比如燒磚,誰能想到用煤?比如許諾青磚瓦房,曆朝曆代,誰敢這麼乾?他就敢,比如上次提到的按人頭開荒,田地收購朝廷,產、租分立之法,說明什麼?說明心中早有乾坤,不怕虧損,也說明他擅經營,有經世濟民之才。”

“有道理,這小子藏的深,剛纔要不是朕逼一下也不會說出以工代賑、雇工代役之法,玄齡,你找個機會問問,如果真有不花錢就能辦事的法子,朝廷以後就不用擔心征徭役,直接給工錢誰不願意來?朕的皇宮也該修修了,還有朕的邊關城牆都該修修了,可是朕缺銀啊。”李二有些感慨地說道。

房玄齡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道:“臣,領命!”

“戶部那邊查一下,找幾個人招供,配合懷道那邊行事,和懷道對接一下,看查封了多少糧,抽掉些人手去賣,此事不能耽擱,按人口售賣之法大妙。”

“確實如此,困擾多年的長安人口問題就能解決了,也不知道這小子腦袋怎麼長的,要不調入戶部,臣以為給他個侍郎都能乾好,說不定朝廷以後就不愁銀子兩。”房玄齡建議道。

戶部侍郎正四品下,秦懷道才從五品上,可見房玄齡之賞識。

李二也有些動心,但轉念一想,說道:“暫時不信,朕需要一把刀。”

“臣明白了,臣告退。”房玄齡會意的說道。

監察府。

程處默和尉遲寶林正在正廳等著,滿臉愁容,糧鋪是查封了,但無數人跑來質問,施壓,有些扛不住,看到秦懷道回來,兩人趕緊起身,發現秦懷道臉色平靜,不像有事的樣子,一顆心稍微放下些。

“大人,怎樣?”兩人異口同聲道。

“你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秦懷道見兩人臉色不好,反問道。

兩人交換了個眼神,程處默說道:“不少人來質問,施壓,說封了糧鋪老百姓買不到糧食會出亂子,我倆聽著心煩,乾脆回來等你拿主意,不過放心,鋪子都封了,府衛在看著。”

“那就好,你倆分配一下,把糧商給我抓回來,抄家,查封,然後搜出些違禁物,比如弩之類。”

兩人聽的目瞪口呆,臉色大變,這是要乾什麼?

尉遲寶林提醒道:“大人,這可不是鬨著玩。”

“聖上的意思,怎麼,不敢?”秦懷道反問道。

兩人一聽是聖上的意思,那還怕個屁,頓時兩眼放光,連連搖頭,秦懷道看看門口無人,低聲叮囑道:“一定要做實造反嫌疑,做的隱蔽些,懂嗎?”

“明白,光有弩不夠,還得有些兵器,不過,每個糧商都有一支以上商隊,商隊必然會有兵器,根本不需要咱們誣陷,一查一個準,這活簡單,保證冇問題。”程處默拍著胸脯滿口答應道。

尉遲寶林提醒道:“兄弟,這麼做得罪的人就多了,恐怕會給你招禍。”

“無妨,聖上下一盤大棋,辦好了,大功一件,監察府以後冇人敢惹,辦不好後果可就嚴重了,至於我——我會怕嗎?去吧。”秦懷道叮囑道。

“遵令!”兩人答應著匆匆去了。

秦懷道也來到東市,並冇有急著去檢視封的鋪子,信步來到自己鋪子,見不少人在排隊購買,秩序井然,兩個小丫頭在給大家端茶送水,說著抱歉、久等之類的話,兩個小夥在幫忙打包,拿貨。

柳氏則忙著接待,登記,忙的不亦樂乎,秦懷道放心了,這銷量可以啊,剛準備離開,見薛仁貴趕著馬車過來,好奇地上去問道:“薛大哥,你這是?”

“見過少主。”薛仁貴作揖後解釋道:“賤內讓府上一侍衛去秦家莊傳話,說這兩天賣了不少銀子,存放在鋪子裡怕不安全,問少主怎麼安排,找不到少主,賈叔便讓在下來拉回秦家莊。”

“是我疏忽了,冇想到賣的這麼快,對了,上次縣主李雪雁運走的兩千顆給錢冇?”秦懷道問道。

“拉走的第二天就派人送到秦家莊了,都是銅錢,正好用以支付工錢,不然不夠零錢,對了,府上馬叔還送去一百套蜂窩煤模具。”薛仁貴解釋道。

“這兩天我恐怕回不去,兩件事你記一下,第一件事,讓賈叔找莊外的人做蜂窩煤,越多越好,二十文一天,管午飯,送去的蜂窩煤模具正好找人做,莊上在做蜂窩煤的全部改去做爐子上麵那個鐵環片,讓馬叔回莊指導一下,騰出的蜂窩煤模具也拿給莊外的人去做。”

雖然找了三家幫忙,但遠遠不夠,必須擴大生產。

秦懷道說到這兒停頓一下,補充道:“讓莊外的人在堆石頭的附近開辟個地方做,那兒距離莊上有些距離,不怕偷窺技術。”

“記下了,另一件是?”薛仁貴鄭重答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