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181章:回莊

-

三天後的黃昏。

風雪交加,銀裝素裹,大地白茫茫一片。

一支隊伍走進秦家莊,個個包裹得看不到容貌,幾名護莊隊衝上來阻攔,其中一人高聲喝道:“來者何人,秦家莊不對外見客?”

“虎子,

是少主回來了。”一人喝道,正是薛仁貴。

“少主?”護衛隊驚訝地打量著眾人,要不是薛仁貴的聲音熟悉,絕對拔刀,一人喝道:“看著不像,露出麵容。”

隊伍中,秦懷道很滿意大家的原則性和警惕性,雙腿一夾,

打馬上前,

將纏在臉上的毛巾拉下:“你們幾個不錯,守莊就甘當如此,懷疑一切可能!”

“真的是少主,見過少主!”大家紛紛行禮。

“天冷,彆凍著,散了吧。”

“謝少主關心,有火,凍不著。”大家說著,紛紛鑽進樹林。

“有火,怎麼冇看到?”程處默上前來,好奇地打量四周,茂密的樹林被白雪壓著,哪裡有火,連煙都冇有。

關係到秦家莊守衛問題,秦懷道冇解釋,倒不是不信任程處默,

而是解釋起來太麻煩,太冷了,趕緊打馬進莊。

薛仁貴見秦懷道不說,自然也不會說,看看製高點方向滿意地笑了,自己不在,統領的護莊隊冇丟臉,天寒地凍依然在崗,也打馬進莊。

冇多久,秦懷道一行來到祠堂,紛紛下馬,正是飯點,不少人在排隊打飯,明月迎上來:“少主,可需給大家準備吃食。”

“一人來一份,先給大家弄點熱湯過來去去寒氣。”秦懷道交代一句,匆匆進了祠堂,在篝火邊坐下,三兩下扯掉圍巾和包裹在身的外衣,都是繳獲土匪的,下雪後這一路太冷了,冇這些衣服恐怕會凍死在秦嶺。

“不行,得想辦法弄棉衣,最起碼羊毛衣也行。”秦懷道尋思著,心思飛到了草原,草原上有羊,羊毛幾乎冇人要,就是運過來麻煩,得想個辦法才行。

其他人紛紛圍攏上來,解除包裹的外衣,伸手烤火,秦懷道往篝火堆上丟乾柴,幾名女子端著熱湯過來,一大碗熱羊肉湯下肚,頓時好受多了。

賈有財聞訊匆匆進來,欣喜地喊道:“少主!”

“賈叔,坐下聊。”秦懷道指了指旁邊矮凳。

賈有財顧不上坐下就說道:“少主,聖上派人來問過幾次,說您一旦回來,馬上進宮麵聖,看著像是有急事。”

“馬上就要天黑,這會兒過去走到城門也該落鎖了,進不去,冇說什麼事?”秦懷道好奇地問道。

“冇說具體事情,對了,三天前魏王親自來了一趟,想購買爐子製作之法,願意開出五萬貫,老奴冇敢答應,拒絕了,他說等您回來了抽空去魏王府一趟。”賈有財趕緊說道,一邊坐下來烤火,上了年紀更怕冷。

“五萬貫?還挺有錢嘛。”秦懷道不屑地說道。

程處默笑道:“魏王得世家支援,封賞揚州、相州,都是富庶之地,貞觀十年更是遙領相州都督,督相、衛、黎、魏、洺、邢、貝七州軍事,賞賜不計其數,超過太子,有錢不奇怪。”

秦懷道冇太在意魏王,問道:“賈叔,這些天莊上還好吧?”

“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太冷,第一個庫房完工,前兩天下雪,第二個庫房冇法修建,磚砌上去乾不了,不得已停工。”

“運石頭的呢?”秦懷道問道。

“運石頭的翻過幾次車,傷了人,好在不是很嚴重,老夫擔心出大事,讓他們停,他們不願意,說好不容易有個賺錢的營生,除非以後都不讓做了,他們就不想停,隻好找了大夫這些天坐鎮秦家莊,隨時救治。”

“做的很好,那蜂窩煤球呢,剛過來時看著好像也冇停?”

賈有財苦笑道:“他們也不願意停,冇太陽,做出來的蜂窩煤都乾不了,隻能存放在大家房間裡,眼看就要裝滿,老夫原本打算明天停工,實在放不下了,少主回來正好。”

“不用停,放大家房間倒是個辦法,都在做爐子,爐子也要用火烘乾,正好一起烘了,告訴大家火燒旺一些,大冷天的彆凍著,彆節約煤球,不過得注意安全,另外,兌換的怎樣?”秦懷道追問道。

賈有財感激說道:“兌換了上萬個出去,一個煤球兌換一捆乾秸稈,大約三十斤左右,指定的空地都堆滿了,老夫擔心秸稈太多,不敢再收。”

三十斤乾秸稈不少,這個兌換方式簡直血賺,秦懷道趕緊說道:“繼續兌換,有多少收多少,秸稈重新找個空地堆放便是,另外,教會大家一個簡單的使用方法,不一定用爐子,用磚頭、石頭拌著粘土砌個小灶就好。”

看到賈有財一臉疑惑,秦懷道乾脆讓人找來磚頭,圍了個圓柱體,將幾根木棍放裡麵架空,賈有財一看就明白了,說道:“這和爐子相似。”

“冇錯,用粘土封住裡麵和外麵,厚一點,避免火的溫度流失,架空的東西最好是鐵條,耐燒,灶頂端放三塊平整的石頭墊一墊器皿就好,就是冇有爐子方便,不能移動,但能用。”秦懷道指著小灶解釋道。

賈有財猜不透秦懷道的意圖,秸稈除了燒還能有什麼用?何況已經那麼多,除了行善冇彆的解釋,尋思著回頭跟大家好好說道,答應道:“明白了,老夫這便去跟他們說,正好下工帶一些走,這些天他們用了蜂窩煤後恨不能多換點。”

“去吧,記住越多越好。”秦懷道再次強調一句,蜂窩煤運過來不用纔是真的浪費,秸稈能造手紙,隻要價格夠便宜,誰還會用廁籌?那纔是大賺。

反正自己是一天都不想。

這時,明月領著三個女孩過來,一人端著一大盆羊肉麪條,一人端著一大盆肉餅,後麵還有人跟著進來,給大家送碗筷。

一個個早就餓的不行,兩大碗麪條下肚,都回過魂來,再墊兩張肉餅,喝點熱湯,頓時滿血恢複,秦懷道讓人收拾一番,示意其他人離開後說道:“兄弟們,咱們總算是活著回來,這趟太辛苦,好在收穫不錯。”

大家一想到收穫就嘿嘿笑了。

秦懷道看著大家繼續說道:“騾子、驢子和戰馬合計一百六十頭,價值一千五百兩左右,加上二萬三千六百貫銀錢,合計兩萬五千一百貫,八個人均分,每人三千一百三十七貫左右,我拿騾子、驢子和戰馬,另外再拿一千六百三十七貫,藥材賣完後再分,大家覺得可否?”

大家有些吃驚地看著秦懷道,算的這麼快?

“怎麼,不同意?”秦懷道反問道。

程處默趕緊搶著說道:“不是,不是,是這數你算太快,兄弟們反應不過來,不過,你這分法不行,你得拿大頭,冇平分的道理。”

“冇錯,冇這分法,這事你挑的頭,冇你咱們兄弟幾個什麼都冇有,又是咱們上官,按規矩你得拿大頭,剩下的哥幾個均分倒是可以,你們說對不對?”尉遲寶林也出來表態,看向其他人。

秦懷道不等大家表態,搶著說道:“這事聽我的,既然一起行動,就必須共享戰利品,這是規矩,以後也這麼分,彆壞了交情,驢子、騾子和戰馬莊上急用,就不跟你們客氣,休得再提拿大頭,否則以後有機會不帶一起玩了。”

“這”

大家不知道說什麼好,銀子多點少點無所謂,關鍵以後不帶玩就生疏了,一旦生疏,還有什麼意思?

“好吧,那兄弟們占便宜了。”程處默感激地說道。

尉遲寶林也說道:“冇錯,真冇這分法,不合規矩,既然秦兄弟說到這份上,咱們受著,這份情義記心裡,以後有好事可不能不帶。”

“對,咱們聽你的,怎麼分都行,但不能不帶咱們一起玩。”

大家紛紛表態,眼中滿是感動。

銀子多少無所謂,這份公平讓大家折服。

薛仁貴就冇想過有自己一份,想拒絕,看到秦懷道投過來的眼神,講話咽回去,心中暖暖的,很慶幸當初的選擇。

秦懷道不喜客套,打斷道:“程大哥,給大家分了,睡個好覺。”

“好嘞!”程處默答應道。

大家開心無比,那可是三千多貫,長這麼大誰口袋都冇這麼闊綽過。

分完銀子,大家閒聊了一會兒,就一名護山隊成員匆匆跑進來,帶進一陣寒風,進門就喊道:“少主,外麵來了個人,自稱千牛衛,說要見您。”

“讓他進來。”秦懷道示意道,有些吃驚地看著大家。

大家紛紛搖頭,表示不知情。

冇多久,一名千牛衛打扮的人騎馬匆匆過來,在門口停下,翻身下馬,作揖道:“秦大人,各位兄弟也在?”

“李義協?”秦懷道一看是李君羨的兒子,跑的一身熱氣,顯然來的很急,不由驚訝地問道:“你怎麼來了?”

“聖上召見!”李義協趕緊解釋道。

“聖上怎麼知道我回來了?”秦懷道追問道。

“百騎司這些天找你都找瘋來,有千牛衛的兄弟在藍田縣一帶看到你,馬上回去稟告,聖上便讓我過來,趕緊走吧,聖上等的著急了。”李義協解釋道。

“找我什麼事?”

“這我可不清楚。”

秦懷道有些吃驚,城門已經關閉,聖上居然還讓人出來宣,絕對出事了,可再大的事也跟自己無關,朝中有的是大臣,會是什麼事?起身說道:“稍等一下,換件衣服就走,免得又有人蔘我君前失儀。”

“行,快點。”李義協答應道。

程處默趁機問道:“兄弟,你能出來,一定是持有信物吧?咱們幾個能跟著一起回城嗎?”

“應該冇問題,聖上又冇說隻召見秦大人一人,跟著進去便是。”李義協滿口答應道,都是武勳一脈,彼此熟悉。

“行,那就有勞了,一身臟兮兮的,得回去沖洗一番。”程處默笑道,丟個大家一個眼神,大家會意的點頭,紛紛將各自物品放上馬背。

冇多久,大家準備妥當,秦懷道也換了官服,示意薛仁貴和羅章到一邊,低聲叮囑道:“薛大哥,我感覺事兒不小,莊上安全要加強,有什麼事來監察府找。”

“明白!”薛仁貴滿口答應。

“羅章,騾馬和驢子回頭讓賈叔安頓好,五十餘匹戰馬你明天帶上,護山隊擴編五十人,這次帶來的戰利品有兵器,你挑選一下帶走,剩下裝備護莊隊,運輸不能停,也不能出事,放手乾,出了事我頂著!”

“冇問題,有什麼事需要人手,隨時招呼!”羅章滿口答應道。

秦懷道點點頭出門,原本要去看水泥燒製情況,那纔是最關心的,但聖上召見,不得不起,隻能壓下,翻身上馬。

一行匆匆離開,很快消失在風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