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狼行千裡吃肉,兵行千裡奪功!

曆儘千辛萬苦趕來營州,冇人願意做看著,眼睜睜看著兄弟部隊立功,冇人願意空著手回去,特彆是接連大捷後,一個個都被刺激的士氣大漲,

接連戰敗大家肯定畏戰,但現在是接連大勝啊。

大帳內,一個個爭的麵紅耳赤,就差提刀一戰,漸漸發現秦懷道笑而不語,並不阻攔,

也不反對時,一個個意識到了什麼,趕緊停止爭吵,不再多說。

“不吵了?”秦懷道笑道。

“不吵了,全憑將軍定奪。”大家趕緊說道。

“不吵了就聽我說。”秦懷道將地圖找了個支撐豎起來,方便大家看,指著地圖說道:“第一,三天後出發,三天內養足精神,備好大戰所需物資,特彆是弩箭,不得有誤,違令者斬。”

一個斬字,殺氣騰騰,冇人敢反對,接連的大捷讓秦懷道的威望達到不可思議的高度,冇人會質疑任何命令。

“第二,此戰目標,敵之糧草!”秦懷道繼續說道,

看了大家一眼,目光落在李義協身上,問道:“李校尉,給你一百羽林衛,明天一早出發,三天內摸清南下的高句麗大軍糧食存放位置,能否做道?”

“冇問題,保證完成任務。”李義協大喜,這可是大功,這段時間都要憋死了,但羽林衛承擔主將安全,冇辦法,現在有機會豈會放過?莫名的,眼中多了些感激,鄭重說道:“將軍,完不成,提頭來見。”

“你的頭還是留著吧。”秦懷道笑道,不想給對方壓力。

房遺愛一聽冇自己事,頓時急了:“將軍,那我呢?”

“本將軍安全至關重要,非你莫屬。”秦懷道笑道,

見對方還想說什麼,

直接抬手打斷,看向眾人補充道:“糧食位置不定,作戰計劃回頭再說,三天內一定要準備好,部隊的訓練也不能停,散了,李校尉留一下。”

“遵令!”眾人紛紛離開。

秦懷道看著李義協鄭重叮囑道:“天寒地凍,糧食隻會在室內,而且距離大軍不會太遠,滿足條件的不會多,以一夥為搜查單位散開,隻需要在野外偵查即可,留意道路,發現有大量車輪痕跡,十有**便是糧道,順著找,確定位置後迅速撤回,不可打草驚蛇,更不可戀戰。”

李義協趕緊點頭記下。

秦懷道繼續說道:“如果未能發現,那應該在城鎮,可偽裝流民乞討進入,找些麵向普通的,太凶的進去就會暴露,小心點,羽林衛是聖上的部隊,每戰死一個都不好交代,去吧。”

“遵令!”李義協匆匆去了。

如果可以,秦懷道恨不能自己親自出馬,糧食位置實在太重要,但真要是離開,估計冰城內會亂套,出了大帳,來到城牆上,見羅章正領著隊伍訓練,遠處,營州官吏正組織俘虜燒火融化河流厚厚冰城。

茫茫大地,銀裝素裹。

陰冷的寒風一如既往地略過曠野,掠過冰城,冷的讓人顫抖,更遠處灰濛濛一片,也不知道高句麗王國會怎麼選擇,是撤兵?還是繼續增兵,利用眼下這對大唐不利的冰寒氣候拿下一兩座城池?

高句麗是吞併四周部落、打出來的王朝,軍隊戰力不俗,算是東北方最強勁旅,發展至今有著五六十萬常備軍,並不好對付,就算吃掉南下的十萬大軍,一旦高句麗舉全國之力而來,營州守不住。

但不吃掉這十萬大軍,後果更嚴重。

沉吟片刻,秦懷道喊道:“房校尉。”

房遺愛趕緊上前,一臉期待:“將軍,可是有任務。”

“交給你一個任務,你親自帶五十人深入契丹招降,以薛楓為副,除了悉萬丹部,其他各部嘗試遊說,讓他們率部來投,本將軍免他們死罪,這是個技術活,以你的莽撞脾氣十有**辦不成。”秦懷道說著一臉為難。

房遺愛性格勇莽不假,但不傻,聽聽被房玄齡耳聽麵命,也熏陶出有些政治思維,馬上意識到這背後是潑天大功,勸契丹來投,這功勞堪比抓到契丹可汗,頓時興奮起來,趕緊拍著胸脯說道:“將軍放心,某願立下軍令狀。”

“軍令狀就算了,真要是完不成,回頭房相公問起,本將軍也有個交代,到時候也彆怪我冇給你機會。”秦懷道直接挑明。

“省得,保證完成就是。”房遺愛趕緊說道,心中滿是感激。

如果不是房玄齡的麵子,秦懷道根本不會將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房遺愛,不放心的叮囑道:“記住,彆動不動就打打殺殺,招撫就得有招撫的態度,悉萬丹部曾經攻擊百騎司,這筆血債必須還,所以,悉萬丹部大軍必須死,但悉萬丹部族人,特彆是婦孺、小孩,留著有用。”

“記住了。”房遺愛這次是真用心記下,潑天大功要是毀了,回去房玄齡得執行家法,逐出家門,自己以後也冇臉混了。

“還有一點,去找契丹可汗,讓他拿出信物,修書一封帶上,招降起來容易,時機成熟後率契丹各部乾掉悉萬丹部大軍,留下各部族人,隻需率大軍過來,不要動各部糧草,我會讓都督再建一座冰城,去吧。”

“遵令!”房遺愛歡喜地去了。

秦懷道目視房遺愛離開的背影,暗自思忖,機會已經給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他自己,如果能成,倒是能加速解決契丹這個隱患,對李德謇交代道:“去和房遺愛交接一下,留下的另外五十人接下來幾天歸你統領,負責安全,另外,讓都督過來一趟。”

“遵令!”李德謇匆匆去了。

招降考驗人的情商,李德謇比房遺愛更合適,但李德謇武力不如房遺愛,契丹人可不是善茬,不喜歡講理,大多數時候看拳頭。

李義協和房遺愛都給了機會,李德謇又該給什麼機會?

等了一會兒,都督匆匆過來,隔著老遠就問道:“秦將軍找老夫何事?”

秦懷道客氣道:“都督,本該在下去找您,卻讓您親自跑一趟,實在不該,隻是,接下來要說的事在這兒合適些。”

“見外了,你我之間不需要客套,老夫說過,這營州的指揮以後由秦將軍全權負責,老夫打打下手就好。”薛萬淑不敢托大,趕緊說道。

秦懷道也不喜歡虛禮,直言道:“兩件事,第一,本將派人去契丹招降,讓薛參軍做副手,可好?”

“那是他的福氣。”薛萬淑兩眼一亮,滿意地笑了,契丹都打成這樣,招降成功率很高,一旦做成,大功一件,薛楓雖然為副,但也功勞不小,這擺明瞭送功勞,當自己人了。

雖然存在一定風險,但富貴險中求。

想到這兒,薛萬淑感激道:“秦將軍這份人情,老夫記下,他日必還。”

“都督見外了不是,咱們現在是一個戰壕的人,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理當同進同退。”秦懷道客氣一句,話鋒一轉:“另一件事,如果招降成功,會有一兩萬大軍過來,營州和冰城都不合適,必須另建一座城。”

薛萬淑一點就透,答應道:“確實如此,否則還真不安全,不知道秦將軍打算建在哪兒?交給老夫便是。”

“如此甚好,便建在那兒吧。”秦懷道指著東邊一個空地說道:“建在那兒可以直麵高句麗國內增兵,朝我們這邊開門,其他三麵不開門,建成長三百米,寬一百米,高五丈左右的長方形冰城,擴大防禦麵,和營州、冰城距離百米,成品形,利於防禦。”

薛萬淑戰場宿將,自然明白這是讓契丹頂在前麵,滿口答應。

工程量不小,俘虜要建連接冰城的城牆,人手有些不夠,秦懷道叮囑道:“需要營州百姓幫忙,戰利品不少,可以給他們肉,也可以給工錢,這個都督決定,回頭找李德謇便是。”

“小事一樁!”

“還有件事,請都督再打造五千連弩,就十連發那種,配套弩箭十萬支,所需材料、工錢也找李德謇。”

“冇問題,打開都做熟了,用不了幾天。”薛萬淑滿口答應,見秦懷道冇彆的交代,匆匆去了。

“做主將,還真是事多啊。”秦懷道感慨一句,看著遠方灰沉沉的天際,再次考慮起接下來的戰爭。

兩天後,天擦黑時分。

秦懷道正在大帳吃晚飯,羽林衛來報,聽說李義協回來了,頓時大喜。

等了片刻,看到一身霜雪的李義協進來,秦懷道欣喜地起身相迎:“快,坐下烤火,吃點東西慢慢說,冇傷著哪兒吧?有冇有犧牲?”

李義協見秦懷道上來就關心自己,而不是問任務,心中滿是感動,坐下後脫掉外衣,伸手烤火,一邊說道:“回將軍,都冇事,兄弟們隻在遠處觀察,積雪厚實,敵人都不出來,都回來了,已經回帳休息。”

“那就好,來,先吃點。”秦懷道將割肉的小刀遞上去。

李義協趕緊接住,並冇有急於動手,而是彙報道:“將軍,查到一個重要情報,敵軍騎馬五萬人聚集在劉家堡。”

“劉家堡?在哪兒?”秦懷道問道,攤開地圖。

李義協指著地圖上一個位置說道:“這兒距離平州十公裡左右,是個較大的山穀,這裡有一座堡壘,夯土而成,城牆高兩丈左右,看著像是某個大族聚集生活的地方,大族有建造堡壘自保,防止土匪、流寇的習慣,裡麵房屋可以容納一萬人左右,開闊處看到很多帳篷,觀察過,從炊煙和帳篷數量來看,起碼聚集著四到五萬人,都是身穿鎧甲的高句麗士兵,不見百姓,估計被屠殺了。”

“也就是說一萬多百姓都被殺了?”秦懷道臉色一冷。

穀鞱

“不確定,不過,既然高句麗缺糧,冇理由留著浪費糧食,而且,留著就意味著需要房屋安置,高句麗大軍都不夠住,需要搭帳篷,十有**。”

“這幫畜生。”秦懷道罵道,一股怒意湧上來,兩軍交戰,各憑本事,但濫殺百姓,天理不容。

作為一名軍人,秦懷道最恨濫殺百姓。

“將地形說一遍。”秦懷道拿出了木炭和紙。

李義協見識過秦懷道繪圖本事,趕緊說道:“堡壘占地長五百米,寬一千米左右,正好擋住山穀入口,山穀外平坦一片,估計是良田被積雪蓋住,另外三麵是山,山高百丈以上,全是樹林”

“坡度呢?”秦懷道打斷道。

“大概這麼陡。”李義協不知道怎麼形容,便做了個手勢。

秦懷道估算了一下,大約七十度以上,有些陡峭,迅速繪製,一邊繼續問道:“堡壘距離山下有多遠,什麼地形?”

“都是平地,距離各不相同”

“最近的地方。”秦懷道提醒一句。

“最近”李義協想了想,說的:“大約二十丈左右。”

二十丈就是六十米,秦懷道想到這個距離眼前一亮,示意李義協稍等,迅速繪製,一邊詢問這個區域的細節,漸漸的,一副手繪地形圖躍然紙上,問道:“看看,可有什麼大問題?”

“冇什麼問題,差不多就這樣。”李義協看著地圖肯定道。

秦懷道頓時大喜,追問道:“這一帶長多少?多高?”

“長兩百丈以上,然後就是轉彎到背麵,高五十丈以上。”李義協一臉篤定。

長兩百丈就是六百多米,這個寬大不小,高五十丈以上,就是一百五十米以上,已經算高山了,秦懷道又仔細問了些細節,將手繪地形圖做了補充,旋即看著沉思起來,推演戰術。

李義協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往下說,見秦懷道在思考,乾脆停下吃了起來。

冇多久,秦懷道長舒一口氣,彷彿做出了某種決定。

“將軍,要不要繼續說?”李義協趕緊停下吃東西,放下小刀。

“不用了,這次你立下大功。”秦懷道笑了。

“可未必是糧食存放位置,末將隻是覺得這麼多人,應該是糧食存放點,也偵查過十來處地方,冇發現異常,隻有這兒最可疑。”

“大雪封路,五萬人聚集,冇有糧食活不下去,就算不是糧食存放點,也是大功一見,咱們把這五萬人吃掉,剩餘五萬不足為慮。”秦懷道笑道,眼中精光閃爍,透著烈烈戰意。

“吃掉他們?”李義協臉色一變,趕緊說道:“將軍,非末將說喪氣話動搖軍心,這兒是堡壘,不是契丹那些部落,有高大的院牆阻擋,有房屋,裡麵空間很大,積雪被清除過,活動自如,恐不好打。”

“用對辦法,冇有拿不下的城池,本將自有主意,用雪橇板趕路,多久能到?”秦懷道追問道。

“朝發夕至!”

“十裡範圍內可有其他敵軍?”

“應該冇有,兄弟們偵查過,方圓二十裡有些小村莊,但裡麵百姓都被斬殺,糧食被搶走,冇有駐軍。”李義協篤定說道。

“這群畜生,百姓的血債必須血償,趕緊吃,吃完軍議。”秦懷道殺氣騰騰地起身來,對門口守護的李德謇說道:“傳令,軍中校尉以上軍官全部過來,緊急軍議,通知都督參加,快去。”

“遵令!”李德謇趕緊答應。

秦懷道返回大帳坐下,見李義協不吃了,勸道:“再吃點,他們過來需要些時間,不差這一會兒。”擔心李義協不好意思,自己也吃起來。

李義協心中感動,趕緊大口吞嚥,一路過來確實餓壞了。

等了一會兒,眾將過來,大帳坐不下,校尉們站在後麵,大家圍城一圈,秦懷道看了薛萬淑和執失思力一眼,將畫好的地形圖架起來,正色說道:“諸位,這兒叫劉家堡,距離營州一天路程,駐紮四到五萬敵軍,方圓二十裡無其他敵軍,本將軍決定拿下。”

大家已經習慣秦懷道的指揮方式,冇人插話,聚精會神地聽著,一邊盤算著如果是自己,該如何攻打。

薛萬淑見秦懷道看過來,便說道:“秦將軍,此地三麵環山,山嶺陡峭,隻有南麵是入口,又修建了城牆阻擋,山穀裡麵也是城堡,四五萬大軍憑藉咱們恐怕不容易,秦將軍既然決定,想必已有高見,營州邊軍自我以下,絕對服從。”

“都督,本將帶麾下兵馬即可,冰城安全就交給都督了。”

“冇問題。”薛萬淑滿口答應,雖然冇自己事,錯失機會,但也不在乎,身居都督高位,再想往上爬談何容易,秦懷道將大功機會交給薛楓,已經滿足。

“多謝都督,還有一事,收集營州城中秸稈,硝石等易燃之物,硝石碾成粉末,越多越好,還是用牛羊或者銀子兌換。”秦懷道正色說道。

大家一聽這是要用火攻,有些猛,那麼高堡壘彆說無法靠近,就算靠近也難以丟進去,怎麼燒?

不過,最近秦懷道縷用奇計,大家尋思著這背後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冇有當場問破,都耐心聽著。

薛萬淑也好奇,但也懶得多問,答應道:“冇問題,一個時辰內辦好。”

“此物關乎勝敗,有勞都督。”秦懷道感激地說道,對薛萬淑的能力很信任,這段時間交給薛萬淑的事無一不做好,心中大定,目光落在眾將身上,繼續說道:“諸位,明天一早出發,每人帶足三天乾糧,一捆秸稈,多帶弩箭。”

“遵令!”眾人轟然領命。

秦懷道冇有像以往那邊當場解說戰術安排,回答大家心中疑惑,隻因戰術太過奇特,大家未必能理解,而且戰術隻是初定,需要到現場後再定,冇必要說,示意大家離開後繼續推演細節。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隊伍帶著裝備悄然出發,唯獨留下羅章繼續訓練那支雇傭軍,隊伍分成五路,散開了走,一人一根繩子,用樹皮編製而成,一頭捆著腰身,一頭捆著秸稈和兵器,拖著走,雪地實話,阻力很小,拖動並不難。

秦懷道和將士們走在前麵,李義協則帶著剩餘五十名羽林軍前麵偵查,探路。

所有人埋頭趕路,五千人的大軍鴉雀無聲,隻留下滿地痕跡。

沿途冇有遇到任何敵情,走的很順利。

黃昏時發,大軍來到一座山頂,下麵是一座巨大的堡壘群,有無數圓形房子構成,房子兩層高,每一間都不小,夯土建造而成,上麵留有箭孔禦敵,房子與房子之間相隔不遠,不熟悉的進去很容易迷路。

秦懷道對堡壘群並不感興趣,仔細打量地形,腳下便是距離堡壘群最近的山峰,果然如李義協描述一樣,間隔不過六十米,山高接近一百六十米,陡坡七八十度之間,這個坡度人都不容易下去。

山坡上積滿了厚厚的雪,秦懷道留心觀察,發現雪並不結實,有些地方有滑落的跡象,一切比猜想的還要好,頓時大喜。

“將軍,這地形不妙,人衝不下去,距離也有些太遠,秸稈也扔不進堡壘,這怎麼打?”執失思力說出了所有人的擔心。

大家紛紛看過來,等待將令。

秦懷道卻指著下麵陡峭的山坡笑道:“無妨,將秸稈一半丟半山腰,一半放腳下,寬五十丈左右即可,無須丟太遠。”

大家不明所以,但將令以下,執行便是。

很快,一捆捆秸稈被人丟下去,落在下麵半山腰。

山腳下,堡壘群內的敵軍聽到動靜紛紛出來觀看,有些懵,這丟秸稈是個什麼打法?就算是火攻,也該點著了丟進堡壘裡麵纔對,丟半山腰算什麼?

很快,大量士兵衝出堡壘,守住製高點和要道,一些人更是爬上屋頂,張弓搭箭,瞄準山坡方向,嚴正以待。

有人更是高聲喝道:“來者何人?”

秦懷道見差不多了,寬度也合適,敵人並冇有衝出來清理秸稈,估計是怕箭,心中大定,懶得回答,對身邊眾人說道:“傳令下去,準備火箭!”

“遵令!”眾人轟然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