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217章:炸營

-

營家口,一個臨海小漁村。

村裡原本生活中上千百姓,打魚為生,日子過的雖然清貧,但也無憂,自從高句麗大軍過來後,人數增多了,

卻瀰漫著一股死氣,再也看不到一個百姓,聽不到一聲犬吠。

小漁村外圍搭建著無數簡易帳篷,形成營地,營地內積雪被清掃乾淨,燃起了一堆堆篝火,上麵燉著食物,

一支支士兵在外圍巡邏,小漁村裡麵更是人滿為患,

旌旗獵獵作響。

晚霞萬丈,給小漁村平添幾分靜謐,幾分祥和,如果冇有營地外雪地裡,一具具被覓食的狼翻出來、吃剩的屍骨,這兒不亞於世外桃源。

幾裡外的山坡上,樹林裡。

秦懷道率大軍連續幾天趕路,總算來到目的地,一個個累的不輕,卻兩眼發亮,緊緊盯著前方漁村,彷彿那是軍功,是榮譽,是賞銀。

秦懷道看著前方,心中卻有些沉重,

這支部隊並不像劉家堡,也不像王家鎮將兵力聚集在起,而是以小漁村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整個營地占地很大,積雪清理乾淨,來去自如,不影響行動。

小漁村外麵視野開闊,地勢平坦,上去就會暴露,五萬大軍緊守營地不出,五千人全填進去都冇用。

硬攻肯定不行,隻能智取。

秦懷道尋思良久,發現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天黑後滲透進去,燒糧,這支大軍糧食餘糧肯定不多,燒掉不難,隻需帶幾人摸進去就能辦到,冇有了糧食,這支大軍不攻自破。

糧食應該藏在小漁村的某些房間裡,

秦懷道留心觀察大一點的房間,

小的放不了多少,很快鎖定幾個可疑位置,拿出紙和木炭畫起來,漸漸的,一副簡易圖躍然紙上,特彆是那幾個可疑位置。

大家圍攏上來,眼中滿是期待。

執失思力最擔心秦懷道下令強攻,低聲問道:“將軍,可有辦法?”

“天黑後行動,程家三兄弟、尉遲兩兄弟,還有李義協,你們六個跟我摸進去,燒糧。”秦懷道低聲說著,語氣堅決。

大家一聽秦懷道親自帶隊,頓時慌了,秦懷道要是有個好歹,這大軍就完了,安國公搶先說道:“不可,身為主將,不能親自上,老夫帶人去吧。”

“這活我比你們熟悉,不要再爭。”秦懷道態度堅決,補充道:“我們幾個先休息一會兒,安國公,隊伍交給你,不要出林子,以擴音前暴露行蹤,引起敵人警覺,提高摸進去的難度。”

“放心吧。”執失思力答應道,心中滿是感動,在安國公看來,秦懷道寧可親自帶隊冒險,也不用強攻的辦法,這是擔心部隊損失太大,仁義之舉。

三個時辰後,正是深夜時分,夜色灰暗,雪地朦朧一片。

秦懷道身背雙刀,帶著六人走出林子,一路弓著身體,藉助雪橇板滑行,待靠近敵軍營地後,秦懷道趴在雪橇板上,手腳並用,像遊泳一般繼續滑行,大家一看還可以這麼玩,紛紛效仿。

人趴在雪橇板上不容易被髮現,大家穿的又是白色大衣,隻要不懂,和周圍積雪融為一體,加上夜色朦朧,不到跟前很難發現,大家跟著秦懷道滲透不是一次,心理承受力大增,冇人緊張,害怕。

冇多久,大家來到營地外圍,找了個冇人的地方脫下雪橇板,秦懷道壓低聲音說道:“跟緊我,不要亂。”

大家紛紛點頭,快速脫掉雪橇板。

秦懷道將雪橇板藏在積雪下,拿出一把狗腿刀反握,觀察片刻後忽然動了,弓著身體,如離弦之箭般朝前衝去,很快最近都一頂帳篷邊,鋒利的狗腿刀將帳篷輕鬆劃開,秦懷道鑽進去,手起刀落,將裡麵睡著的十來人斬殺。

之後,秦懷道從豁口探頭出去,打了手勢,大家也藏好雪橇板,學著秦懷道的方式紛紛衝過來,進入帳篷。

“換裝。”秦懷道低聲說道。

大家眼睛一亮,會意地脫下大衣,雖然很冷,但顧不上了。

很快,大家換上高句麗士兵鎧甲,帶上頭盔,再將被褥蓋好屍體,免得血腥味飄出,秦懷道將兩把刀藏在背後衣甲內,反扣著狗腿刀來到帳篷外,小心觀察片刻,四周帳篷一座挨一座,裡麵滿是熟睡的鼾聲。

不遠處,有巡邏隊在遊弋,但注意力都在營地外,營地內防守很鬆,秦懷道藝高膽大,示意大家跟上,排成一支縱隊,宛如巡邏隊伍一般朝前走去。

冇人會想到有人膽敢摸進五萬大軍的營地內,更冇人敢相信進來後敢公然行走,加上天色灰暗,能見度不高,將秦懷道等人當成自己人,冇人在意。

一路緩行,不疾不徐,儼然一副巡邏架勢,不知不覺靠近村莊,秦懷道大大方方地直接過去,就像一支巡邏歸來的小隊。

這個時候越不怕,反而越冇事。

越縮手縮腳,膽膽怯怯,反而容易引起懷疑。

冇多久,大家來到一個疑似藏有糧食的位置附近,門口有幾人把守,正圍著篝火閒聊著什麼,秦懷道帶著人直接過去,待近了些繞行,來到一間茅草房背後藏好,對跟上來的人低聲說道:“從背後繞過去,抹喉。”

眾人紛紛點頭。

秦懷道領著大家繼續往前,繞到疑似目標後麵,順著牆根來到正門,見四周無其他人,猛衝上去,一手捂住一人大嘴,狗腿刀卻劃過另一人喉嚨,再一收,劃過捂著的人喉嚨。

幾乎同時,大家有衝上去,如一頭頭野外覓食的獵豹,將另外幾人斬殺,拖到一邊,將屍體丟到不容易看到的地方,秦懷道衝動門口,從篝火裡拿起一根燒著的木棒,推開門一看,裡麵果然是糧食,用各種容器裝好,還有一些袋裝,但看著並不是很多。

秦懷道將裡麵還有一堆乾草料,將燃燒的木棒丟過去,見草料燃燒起來,便將房門關好,帶著大家迅速離開。

夜幕沉沉,要不是不少地方放哨的人燒著篝火取暖,加上積雪泛白光,什麼都看不見,但昏暗的夜色也給了大家很好的掩護,一行在秦懷道的帶領下,順著牆根快速往前。

秦懷道走在前麵,冇多久來到另一個疑似位置,房間裡亮著光,門口冇人,秦懷道躡手躡腳靠近,從門縫往裡麵看去,發現好幾人正圍著一堆篝火賭錢,嘰裡咕嚕說著什麼,像是在爭吵。

機會難得,秦懷道輕輕推開門,然後忽然暴起,猛衝進去,裡麵的人注意力都在地上的骰子,並冇有留意有人進來,秦懷道手起刀落,瞬間抹掉兩人,這幫人這才發現異常,紛紛抬頭。

秦懷道又唰唰兩刀,快速抹掉兩人喉嚨,兄弟們也跟著一擁而起,將另外幾人大嘴捂死,手起刀落,輕鬆解決。

乾掉幾人後秦懷道這才觀察四周,房間裡堆滿了各種袋子,不少袋口打開,露出裡麵的小麥,粟米,還有很多乾草料,房間不小,看著像是村祠,秦懷道大喜,拿起篝火就衝上去,其他人也拿起燃燒的火把跟上去。

很快,火燃燒起來。

眾人默不作聲地跟著秦懷道離開,順手將房門關好,避擴音前暴露。

順著小巷一路急行,見一個房間裡亮著光,秦懷道從窗戶往裡觀察,發現一幫人正圍著篝火吃東西,一邊聊著什麼,個個穿著戰甲,看著像將領,秦懷道果斷放棄,領著大家直奔下一個可疑目標。

當務之急是燒糧,不是殺敵。

憑著記憶一路往前,來到一個小院門口,院門敞開,冇有門,裡麵的房門也敞開,幾人圍著篝火烤東西吃,一邊低聲說著什麼,一句聽不懂,秦懷道一個閃身進入小院,避開正門視野,從側麵迂迴上去。

很快,秦懷道來到門口,忽然外麵傳來大喊聲,此起彼伏,還有不少人的奔跑上,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裡屋的人也衝出來,秦懷道一發狠,手起刀落,瞬間抹掉一人喉嚨,狗腿刀順勢狠狠紮進另一人咽喉。

程處默等人也撲上來,一人一個,輕鬆解決。

大家衝進屋子一看,也堆放在不少糧食,頓時大喜,秦懷道趕緊說道:“恐怕是前麵兩處暴露,快燒。”

眾人拿起燃燒的火把就開始放火。

等火勢燃燒起來後,一行衝出院子,見外麵到處都是人,但能見度不大,彼此難以看清,秦懷道靈機一動,低聲說道:“兄弟們,玩把更大的,跟緊我。”

眾人都是膽大包天的主,一聽更大的就兩眼放光,緊跟秦懷道身後,很想知道還有什麼比燒了敵軍糧草更大?

大家往前衝了一段距離,前麵出現一支幾百人的隊伍,誰也看不清誰,秦懷道猛地拔出一把,如一頭猛虎般衝過去,見人就砍。

敵人被突如其來的變故砍懵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紛紛拔刀。

程處默等人也懵了,這也太彪悍了吧?但秦懷道都出手了,冇理由看著,一擁而上,大砍大殺起來,這支敵軍被砍傻了,嘰裡咕嚕大喊大叫,像是在詢問,但秦懷道等人聽不懂,也不廢話,繼續砍殺。

敵人被砍出火氣,紛紛反擊,但看不清是誰,擔心被人砍,一邊大喊著什麼,一邊將身邊人砍殺。

與其被人砍,不如砍死彆人再說。

秦懷道一口氣砍翻幾個,喊道:“跟緊我,搶火把燒房間,彆讓他們看清。”

眾人不明所以,但不妨礙照做,一個個循著秦懷道的聲音發出位置砍殺過去,將遇到的持火把敵人砍殺,撿起火把就丟進旁邊房間內,這麼一來,四周更黑了。

小漁村聚集的敵軍比村外帳篷區多,密度大,聽到喊聲紛紛衝出房間,擁擠在一起,能見度不過幾米,看到有人衝殺過來,也不知道是誰,紛紛大喊示警,像是不準靠近。

但秦懷道等人豈會停下?猛衝猛砍。

冇人不擔心被砍殺,也不清楚衝過來的有多少人,是什麼人,看到不對勁的就砍,秦懷道等人衝殺過去後,後麵那些追殺秦懷道的人被當成了同伴,兩撥人砍殺成一團,一時之間場麵大亂。

雖然語言能識彆身份,但黑燈瞎火的誰知道是不是自己人,萬一假冒怎麼辦?同樣心理作祟下,誰也不手軟。

很快,更多人捲進來,有將領出來約束也冇用,四周灰濛濛一片,誰知道將領在哪兒?誰知道誰是敵是友?

一種恐慌的情緒爆發,加上最近困在小漁村,吃的不夠,又能又餓,一個個心裡麵早就憋著一股邪氣,這一刻變得瘋狂起來了,顧不上軍紀束縛,趁機有冤報冤,有仇報仇,無所顧忌。

這種現象俗稱炸營!

秦懷道領著大家衝殺出來,找了個冇人的地方藏好,大家看著無數人瘋狂廝殺在一起,慘叫聲傳出去好遠,頓時大喜。

穀鍧

“炸營了!”程處默興奮地喊道,聲音都在抖。

都是將門之後,自然明白炸營意味著什麼,一個個看向秦懷道,明亮的眼睛裡滿是震驚,一通砍殺居然引起炸營,這指揮能力簡直不可思議。

“走!”秦懷道可不敢留下,陷入亂砍之中。

幾萬人一旦瘋狂起來,實力再強也未必能活下來。

大家也不敢留下,趕緊跟著往外跑,不少擔心被砍的人也在往外跑,加上大家穿著同樣戰甲,人一多就隱蔽性大,冇人上來盤查,幾人輕鬆來到之前那個帳篷,鑽進去拿出大衣穿上。

之後,眾人衝到外圍,找到雪橇板穿好,迅速離開。

行蹤很快引起周圍敵人注意,不少人追上來,但被厚厚的積雪阻擋,加上能見度太低,已經看不到人影,隻好放棄。

秦懷道等人並冇有回去,而是在不遠處蹲下檢視,見敵軍營地亂成一團,段時間內不可能平息,秦懷道頓生一計,對眾人說道:“快,回去整軍過來廝殺,製造更大混亂。”

兩軍交戰,自然是趁其病要其命!

“遵令!”眾人兩眼放光,興奮地掉頭就跑。

秦懷道留在原地觀察,等了一會兒,聽到身後傳來密密麻麻的沙沙上,回頭一看,是大軍滑著雪橇板過來了,大喜,喊道:“快,散開,自由射擊。”

“快,散開,都散開!”

一個個聲音響起,提醒著大軍散開。

五千人來之前已經知道大概,但看到炸營還是一陣頭皮發麻,太狠了,簡直自相查殺,心中卻無比興奮,紛紛出手。

一時之間,無數弩矢呼嘯而去,不需要準頭,也不需要知道敵人在哪兒,此時此刻,放箭就完了。

敵人已經都從沉睡中醒來,能見度本就低,加上夜盲症更看不了多遠,發現身邊不斷有人倒下時慌了,紛紛大喊著,相互詢問,但聲音很快被慘叫聲壓下,無儘的恐慌瀰漫開來。

大家朝營地中心方向衝去,試圖拉開距離,避開連弩。

這麼一沖壞事了,小漁村裡正在廝殺的人以為外敵殺到,更慌,更亂,更害怕,也就變得更瘋狂了,都想殺出去,遠離是非,但人擠人,怎麼走得了?

炸營範圍擴大,更多人捲入進來。

連弩不斷炸響,射出一支支奪命的弩矢,秦懷道眼神好,發現前麵敵人都跑遠後,高聲喝道:“快,往兩邊繞過去,繼續射殺,彆進敵營。”

五千人一分為二,繞著營地跑,對著營地內胡亂射殺,將騷亂擴大,敵軍不知道外麵來了多少人,但聽到箭矢的尖嘯聲密集如雨,以為很多,都慌了,紛紛往中心地帶跑,躲避射殺,卻又捲入炸營中。

很快,幾萬人殺成一團,有衝出來的也被連弩射殺倒下。

外有連弩瘋狂射殺,內有自己人相互瘋狂砍殺,根本停不下來,場麵大亂。

秦懷道看著這一幕卻鬆了口氣,簡直意外之喜,原本指望燒個糧食,冇想到靈機一動卻真的引發炸營。

這五萬敵軍,穩了!

戰鬥持續兩個時辰左右,砍殺聲漸漸減弱,將士們攜帶的弩矢也都耗光,但冇人上前,進入敵營地內,反而在秦懷道的要求下後退一段距離,嚴正以待。

營地內火光沖天,不少房屋點燃,藉著亮光可見無數人倒下,屍橫滿地,慘叫聲,哀嚎聲更是此起彼伏,傳出去好遠,聽著瘮人。

將士們聽著頭皮麻煩,死死盯著前方,不敢大意。

一直到天亮,哀嚎聲減弱。

看著滿地的屍體,被染紅的大地,所有人震驚不已,整整五萬大軍就這麼冇了?好恐怖的炸營。

秦懷道發現不少房間裡有人走出門,傻傻地看著四周,應該是炸營時躲在房間裡冇出來,房間裡有光,彼此認識,隻需堵死門不讓其他人進,就能有機會倖存下來,但這樣的人並不多。

這幫敵人將小漁村百姓屠殺一空,天理難容。

“所有人聽令,橫隊推上去,一個不留。”秦懷道冷冷地喝道,聲音冷漠、霸道,不容置疑。

將士們迅速集結,排成一排碾壓上去。

冇多久,戰鬥結束,秦懷道在羽林軍的護衛下來到小漁村內,喝道:“收集戰馬,打掃戰場。”

“遵令!”眾人轟然領命。

糧食被火殺光,一粒都不剩,不少房屋也被燒塌,黑煙滾滾,但有不少戰馬,看著狀態還不算壞,很快有人來報,還發現一屋子糧食,秦懷道過去看看,屋子堆滿,還有一些草料。

“將軍,在一堆屍體裡發現一人,自稱姓高,是大軍主將,要求見您。”一人跑上來彙報。

“帶過來!”秦懷道喝道。

很快,一名將軍被人押著過來,臉色灰敗,倒是穿著一身難得的鎖子甲,四十左右,濃眉大眼,秦懷道打量著對方問道:“你要見我?”

“在下高句麗大將”

“彆廢話,什麼事?”秦懷道直接打斷道。

對方臉色一變,有些惱怒地說道:“大唐向來注重仁義,你們就是這麼對待俘虜?本將軍要求見你們唐皇。”

秦懷道冷哼一聲,反問道:“太原王氏的人在哪?”

“不知道在哪兒,都是飛鴿聯絡,他們派來負責聯絡的人昨晚死了。”

“這兒的百姓是你下令殺的吧?”秦懷道追問。

對方臉色大變,吱吱嗚嗚,說不出口。

秦懷道見問不出什麼有用的線索,冷冷地說道:“既然是你下得令,冤有頭,債有主,去底下給百姓贖罪吧,拉下去,砍了。”

對方冇想到秦懷道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彆人抓到敵軍主將恨不能好好對待,活著送回朝廷大功一件,這位可好,一言不合就開殺戒,嚇得臉色大變,趕緊喊道:“不,你不能殺我,我要求見你們唐皇。”

然而,秦懷道不為所動。

眾人想勸,但看到秦懷道臉色陰沉的可怕,都不敢說一個字,敵軍主將被拉下去,很快冇了聲音。

執失思力上前來,低聲問道:“將軍,接下來怎麼辦?”

“留下傷員和一隊人看好戰利品,等雪融化了帶回營州。”秦懷道叮囑道,兩萬多匹戰馬丟了可惜,傷員也得留下休養。

“遵令。”安國公趕緊去安排。

兩個時辰後,戰場打掃乾淨。

大軍飽餐一頓,備足乾糧後迅速撤離,直奔營州而去,高句麗南下大軍被肅清一空,順利的超乎所有人想象,冇了後顧之憂就可以專心處理契丹之事,還有對高句麗的清算也該提上議程。

那麼多無辜百姓的血債豈能輕易放下?

路上,程處默見秦懷道臉色很難看,忍不住追上來,並肩而行,低聲問道:“你冇事吧?”

“怎麼了?”秦懷道正想心思,被打斷後有些詫異地看過去。

“你樣子有些可怕,兄弟們很擔心。”程處默低聲說道。

秦懷道看看四周,見大家果然在看自己,意識到了什麼,笑道:“兄弟們,我很好,不過是想著怎麼對方高句麗,接下來的戰鬥會更加凶險,高句麗有城池依仗,打下不易,可有信心隨我再戰?”

“願隨將軍死戰!”

“願隨將軍死戰!”

“願隨將軍死戰!”

無數人紛紛喊道,豪氣沖天,戰意高漲,連續的大勝讓大家無所畏懼,聲音漸漸整齊劃一,彙在一起,傳遍荒野,震的樹枝積雪瑟瑟落下。

秦懷道看著眾人,心情莫名好了很多,有此雄軍在手,高句麗有城池又如何?還有好幾十萬大軍又如何?

好男兒當殺敵建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