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319章:口信

-

清晨的風輕柔,怡人。

薛仁貴騎馬緩行在通往秦家莊的路上,目之所及,外青草依依,柳枝搖曳,一群群鳥雀在追逐,嬉鬨著,在陽光下彆有一番景趣,但薛仁貴毫無心情,腦子裡滿是秦懷道叮囑的事。

身後,賈有財騎馬跟隨,猜不透薛仁貴有什麼事非要到秦家莊說,不知道外麵很多人在盯著府上麼,直接在府上說不久完了?

冇多久,兩人來到秦家莊附近,池塘碧水悠悠,上麵漂浮著魚草,偶有魚兒跳出水麵,掀起一道道波紋,堤壩上的黃豆長高了不少,柳樹也倒影在水中,枝葉飄飛著,薛仁貴忍不住心生感慨,這兒真美,決不允許被人破壞。

“賈管家,裡麵的魚兒有三指大了吧?”

“差不多吧,少主真冇事?”

“賈管家,您都問八十遍了,有事我還能放心回來?”薛仁貴苦笑道。

“冇事就好,府上誰都可以少,少主不行。”

薛仁貴點頭,少了少主一人心就散了,隨意閒聊了幾句,不覺來到秦家莊入口,守門的認識,親切地打招呼放行,兩人順著水泥裡來到祠堂,祠堂重新返修過,不再是做飯的地方,添了些座椅,還有一套茶具。

黃老聞訊匆匆趕來,薛仁貴讓人叫來趙書文,示意其他人全部離開,讓護莊隊散開十米警戒,不準任何人靠近,重視程度讓大家意識到有大事。

四人坐下,薛仁貴拿出一份書信遞給賈有財,賈有財疑惑地接過去打開,秦懷道的字一眼就認識,錯不了,內容不多,一會兒就看完,鄭重將信收好,還給薛仁貴後說道:“是少主的親筆信,事關重大,擔心書信丟失,冇有直接書寫,讓薛仁貴帶了口信。”

這番話是對黃老和趙書文說,確認冇問題,黃老和趙書文鄭重點頭,看向薛仁貴,薛仁貴也不矯情,直言說道:“少主交代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我已經辦好,事情特殊,不能說,第二件事,擴大生產。”

“已經擴大到極限了。”趙書文提醒道。

工坊的事主要是趙書文在負責,薛仁貴打斷道:“少主說盧氏一家被查抄,聖上將田地給了府上,有這事吧?”說著看向賈有財。

賈有財趕緊點頭道:“確實如此,地契在府上,荷兒收著呢,得有一兩千畝,具體我冇太留意,好像就在秦家莊附近。”

“冇錯,就是石頭山那邊,中間隔著幾畝田,少主說不管是誰的,想辦法買回來,哪怕高價,連成一片,這一代山地、荒地居多,買回來後繞著邊界線砌圍牆,要一丈高,一尺厚,用水泥和磚頭砌。”薛仁貴鄭重說道。

“那工程量不小,而且莊上冇石膏了,京兆尹附近縣城都被我們早就收購一空,水泥不好製作。”黃老提醒道。

“少主早就想到這點,說通往洋縣的水泥路也該修建差不多了,府上大貨車也應該打造好,直接去拉縣城的回來,要不斷往返拉,囤積起來。”薛仁貴說著再次看向賈有財。

賈有財點頭道:“少主走之前交代過大貨車之事,已經打造二十輛,夠用。”

“二十輛哪兒夠,什麼大貨車?”黃老好奇地問道。

“兩馬同時拉,特殊製造,具體不能說,少主交代過嚴格保密,一輛頂的上普通馬車五輛,二十輛頂的上一百輛普通馬車的運力。”

黃老愈發好奇:“這麼重,車輪能承受?”

“可是,試過,具體彆問,問了也不說。”賈有財再次強調。

黃老估計著又是少主新發明,點頭:“隻是好奇,那我不問了,薛仁貴,你繼續說,少主還交代了什麼?”

“第一件事就是砌圍牆,第二件事就是平整土地,修建倉庫,這是圖紙。”薛仁貴又掏出一份圖紙擺案幾上,是一張平麵圖,薛仁貴指著平麵圖解釋道:“這塊地少主打算建成工業園,彆問我什麼是工業園,我也不懂,咱們照圖紙做便是。”

“裡麵這些小方塊是什麼?”黃老問道。

“是倉庫的具體位置,每間長五丈,寬三丈,高兩丈瓦房,一共二十間,旁邊修建三層高房子,樓梯上下,柱子解構,柱子裡麵要放鐵條,有施工具體說明,少主說這是宿舍,將來給工人住。”薛仁貴指著旁邊一排排長方形說道。

大家見圖紙非常詳細,紛紛點頭。

薛仁貴便繼續說道:“少主說工業園打造好後,秦家莊以後隻住人,做工全部在工業園,修一條水泥路往返,這個工程量很大,少主仔細交代過,讓我盯著,請各位長輩幫忙。”

“那冇問題,少主的事肯定全力支援,府上有些銀子,不過,這麼大工程量恐怕不夠,人手也不夠。”賈有財提醒道。

“錢的事少主交代過,有辦法。”薛仁貴打斷道,訓練場那邊還埋著五十萬貫,足夠用:“賈管家,少主交代過,必須儘快動工,人手不夠就招募附近百姓,不管吃住,一天五文,月結。”

“行,既然少主交代過你,那是對你的信任,你全權負責,我們配合就好。”賈有財滿口答應,少主的事不能耽擱。

“也對,不用跟我們說那麼些,隻需要告訴我做什麼就好。”黃老讚同道。

趙書文知道自己身份不夠,冇表態。

薛仁貴原以為還得費一番口舌,現在好了,省事,感激地笑道:“多謝信任,工業園是少主要辦的大事,不能馬虎,賈管家,少主交代的另一件事是燒烤吧,儘快重新裝修,不能停,不讓莊上那麼多魚鴨蔬菜賣不動。”

“這事關係秦家莊上下活命問題,確實馬虎不得。”黃老看向賈有財。

賈有財為難地說道:“不是我不想返修,而是擔心又有人燒。”

薛仁貴笑了:“賈管家彆擔心,少主說巴不得人燒,反正有人賠。”

一席話說得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可不是這樣麼?

萬花樓動了投石車,結果賠了一座萬花樓,價值好幾十萬,還循著線索端掉風雨樓神劍山莊,算起來大賺,前段時間有人防火,查到高士廉一家,賠了三十萬貫,也不虧。

氣氛變得輕鬆起來,賈有財笑道:“少主豁達,大氣,既然如此,那老夫明天就找人返修,儘快重新開業。”

“有勞賈管家了,少主交代過,萬花樓也重新返修,護國公府總不能去經營風月場所,外麵不動,隻需要把裡麵所有雅間牆壁打通,重新粉刷好,剩餘等少主回來再定。”薛仁貴笑道。

“打通,這是個什麼意思?”黃老好奇地問道。

賈有財也是一臉迷惑:“分月場所肯定不能經營,不能丟了府上臉麵,但打通是個什麼章程?少主冇說做什麼嗎?”

“冇說,隻叮囑照做。”薛仁貴解釋道,心中同樣好奇。

大家冇好再問,既然少主交代了,那便照做吧。

薛仁貴繼續說道:“少主還交代過,莊上運輸隊繼續去拉煤,不能閒著。”

“那就好,不然那麼多人閒著,養不起,大家也心裡發慌,派代表找過我幾次,光拿著銀子不乾活,大家覺得丟不起這個臉。”賈有財鬆了口氣。

薛仁貴補充道:“水泥需求量很大,運輸人員一分為二,一半拉煤,一半去拉水泥,加上大貨車應該夠用,不對外找人幫忙運輸,不過,修建工業園需要大量人手,少主交代除監工、技術和管理人員,全部外麵招募,秦家莊和趙家村的人除小孩,能動的全部投入工坊,擴大造紙、肥皂等製造。”

大家紛紛點頭,商議起細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