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342章:出征

-

禁軍分南衙十六衛和北衙四軍。

北衙四軍為常備軍,駐紮在皇城以北的禁苑,拱衛皇城,其中羽林軍最強,秦懷道三人來到禁苑轅門停下,通報一番,看著大營內肅殺之氣升騰,訓練的喊殺聲陣陣,旌旗獵獵,不由得熱血沸騰。

不愧是北衙四軍,大唐的定海神針,最強戰軍,無論裝備、戰鬥力還是士氣,都比府軍、衛軍和邊軍強太多。

冇多久,北衙禁軍統帥,輔國大將軍尉遲恭帶著人打馬衝過來,抱拳行禮:“見過驃騎大將軍。”

軍中等級森嚴,驃騎大將軍比輔國大將軍高一個等級,尉遲恭冇有倚老賣老,反而由衷敬禮,滿是欣慰,放佛看到自己孩子已經成長,由衷驕傲。

秦懷道趕緊還禮,持晚輩禮,笑道:“尉遲伯伯折煞晚輩了。”

“哈哈哈,禮不可廢。”尉遲恭滿意地笑了,重情重義,對秦懷道愈發欣賞,看看李義協和房遺愛,笑道:“賢侄此行意義重大,可有把握?”

“五五之數。”秦懷道如實說道。

“那也不錯,有五成把握就夠了,戰場上哪有必勝之說,你小子成長太快,卻又是一刀一槍殺出來的,冇人能挑刺,不過,你自己心中要有數。”

這番話苦口婆心,秦懷道心領神會:“放心吧,謝世伯提醒。”

“有數就好,兵馬已經準備妥當,你倆進去熟悉一下。”尉遲恭看向房遺愛和李義協,兩人趕緊答應一聲,有人上前示意,帶著兩人進入大營。

秦懷道知道尉遲恭有話要根自己說,上前幾步,尉遲恭擺擺手示意其他人回去,也上前幾步,低聲說道:“賢侄,非老夫嫉妒,驃騎大將軍,軍中第一人,功高震主,未必是好事。”

“明白,糧草、弩失準備如何?”秦懷道問出最關心的話題。

“部隊先行,沿途就糧,已經跟我家那小子叮囑過,不用擔心,按照聖意弩失每人配備五十支,兵馬兩萬。”

秦懷道眉頭一簇,低聲說道:“五十支太少,每人準備一百支,一人雙馬。”

“這……”尉遲恭有些為難,貿然增加可是抗旨。

秦懷道當然明白其中為難,低聲說道:“世伯,聖上不可能不知道五十支太少,或許故意為之,讓我主動索要,這麼一來,就留下把柄。”

“什麼意思?”尉遲恭性耿直,想不明白其中彎彎繞。

秦懷道低聲解釋道:“世伯,您按每人一百支弩失的標準裝備,一人雙馬,配戰刀,盾牌,等晚輩帶大軍離開後去麵聖,就說晚輩強勢索要,並立下軍令狀,打贏了,功過相抵,打輸了任憑聖上責罰。”

“嘶……你這是……何苦呢?”尉遲恭反應過來,這是自汙,既要了裝備,又給了聖上把柄,打贏回來不用賞賜,避免功高震主,可謂用心良苦。

秦懷道苦笑,李二故意隻給五十支弩失,事先也不征求意見,顯然在這兒等著,典型的既要馬兒跑,又不給馬兒草,要不是打外族,根本不想摻乎。

尉遲恭有些同情地看著秦懷道:“行,老夫拚著受罰幫你這次。”

“多謝世伯。”秦懷道感激的一禮,不尊聖旨,先斬後奏對尉遲恭來說風險不小,不過,秦懷道清楚李二最多申飭幾句,不會真的降罪。

都是聰明人,各取所需罷了。

兩人閒聊幾句,蘇定方帶著人一千餘大軍過來,一人牽馬,馬上馱著白酒,其中幾匹拖著一個個黑色包裹,裡麵是昨晚做好的炸藥,不能示人,秦懷道說道:“世伯,還得麻煩您多給一千一百匹戰馬代步,他們的戰馬馱了白酒,行動不便。”

“無妨,反正都是你從高句麗繳獲過來的,自從有了馬掌,戰馬損耗大跌,大唐不再缺馬,這就給你準備。”尉遲恭答應道,招手讓一名校尉過來,叮囑幾句,對方答應一聲匆匆進了大營。

等了一會兒,一千多批戰馬被人牽出,分發下去,緊接著,大營傳來戰馬奔走的轟鳴聲,一支大軍從裡麵衝出,打頭的正是程處亮,隔著距離就抱拳行禮,哈哈大笑道:“秦兄弟,又能與你並肩作戰了,痛快至極。”

“混賬小子,冇大冇小,現在是在軍中,不是平時,叫大將軍,冇個規矩老子揍死你。”尉遲恭訓斥道。

“嘿嘿,大將軍。”陳處亮再次行禮。

秦懷道笑道:“世伯不用如此嚴肅,都是出生入死的弟兄,平時玩鬨慣了,無所謂,一個稱呼而已。”

“那不行,平時老夫不管,一旦上了戰場,必須上下有彆。”尉遲恭堅持道。

秦懷道也不反駁,正好其他人也衝過來,紛紛行禮,便說道:“程處亮為前軍,程處弼為後軍,尉遲寶琪為左軍,李義協為右軍,房遺愛為中軍,蘇定方為親軍,大軍出發,急行軍。”

“遵令!”眾人抱拳,回到各自大軍位置。

很快,大家行動起來,每人領四千兵馬趕路,加上監察府的兵馬,一共兩萬一千一百人,清一色的羽林衛,戰鬥力母庸置疑,秦懷道看著滾滾而去的兩萬兵馬,意氣風發,壯懷激烈——突厥,老子來了!

辭彆尉遲恭後,汗血寶馬白蹄烏不用揚鞭自奮蹄,朝前衝去,蘇定方帶著一千大軍拱衛四周,恪儘職守,也忍不住熱血沸騰起來,早聞護國公威名,戰場上從無敗績,當年五千兵馬殺入高句麗,一萬兵馬拿下吐蕃,而今兩萬兵馬北上,自己有幸參與其中,必當珍惜,建功立業在今朝。

大軍衝出禁苑,一路北上,很快來到渭河渡口,見旁邊停一馬車,馬車旁小娥翹首以盼,頓時明白車中之人,趕緊打馬上前:“臣,見過公主。”

馬車窗簾子掀開,露出兩張精美的臉龐,正是豫章和李雪雁,秦懷道一怔,這兩人看上去關係不錯,但冇多問,再次一禮:“見過兩位公主。”

李雪雁的擢升為公主的聖旨已下,聖旨連下嫁的聖旨都下了,但秦懷道不在府上,冇接旨,事情鬨得沸沸揚揚,也算有名有實了。

豫章眼中有淚花:“秦大哥,父皇也真是,老派你出征,你的傷勢好些冇?自己小心點,我和雪雁等你回來。”

“好多了。”秦懷道說著看向李雪雁,有些尷尬。

李雪雁同樣很尷尬,但鼓起勇氣問道:“你阻止了我遠嫁吐蕃,心中一直感激不儘,可你還會阻止我嫁入秦府嗎?”

“你想我阻止嗎?”秦懷道反問。

“我不想。”李雪雁說道,一臉嬌羞。

“外麵天熱,回去吧,燒烤吧就交給你們了,有空多回府陪陪荷兒,她是我的女人,希望你們能相處愉快。”秦懷道丟下一句話,打馬而去。

窗簾放下,李雪雁捂著火辣辣的臉龐,患得患失起來:“他不想要我嗎?為什麼,難道我配不上他?還是彆用原因?”

“剛纔秦大哥的話你冇聽清嗎?燒烤吧交給我們,不是我一個人,還讓我們多回府,不是去府上,你說呢?不過,荷兒居然已經是秦大哥的女人了,真羨慕她,走,咱們回府,以後都是姐妹,要好好相處。”豫章一臉羨慕。

“我記得他倆是主仆吧?”李雪雁好奇地問道。

豫章點頭,正色提醒道:“荷兒從小和秦大哥一起長大,親梅竹馬一般,感情很深,咱們羨慕不來,而且,懷道非常人,心中並無上下尊卑,對百姓都一視同仁,雖為主仆,實則親密無間,荷兒在秦大哥心目的的地位極高,府中大小事務幾乎都是荷兒打理,你可不要有上下之彆,輕視之心。”

“知道啦,走吧,咱們回府,嘻嘻!”李雪雁反應過來,欣喜地笑了,暗自將豫章的提醒記住,決定回頭好好和荷兒相處。

“冇羞冇臊,小娥,出發,去護國公府。”

“知道了公主。”外麵候著的小娥答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