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347章:阻敵

-

荒野平坦,無險可守,人數多者占優勢。

秦懷道自然也明白三萬對十萬無疑於找死,但還是一臉冷峻,不容置疑地說道:“此戰關鍵,如能吃掉一路,剩餘一路不攻自破,非常時期,容不得半點猶豫,本將軍命令你速速整軍,不得有誤。”

“遵令!”該提醒的已經提醒過,李素立不再廢話,否則就是以下犯上,抗令不遵,按軍法要被砍頭的。

軍令如山,一聲令下,聚兵戰鼓轟鳴。

無數將士從城內衝出,列陣,在李素立的率領下殺奔向城外,秦懷道找人要了匹戰馬追上去,與李素立並肩而行,從背後拔出兩把戰刀,目光炯炯,盯著北方,一路已經打殘,但另一路還在,必須擋住擴大戰果。

李素立不認識秦懷道,但聽聞過不少事蹟,滅高句麗,平吐蕃,隨便一戰都是驚天動地,名揚天下,冇想到如此年輕,更冇想到今天會從天而降,一來就給突厥一記狠的,但想到突厥善戰,特彆是善騎戰,擔憂地問道:“大將軍,此戰可有把握,吐蕃畢竟二十萬之多。”

“隻需擋住北方這路,剩餘那路已被我摧毀中軍大營,大批戰馬受驚,炸營,亂成一團,不用一個時辰就能拿下。”

“中軍大營被摧毀了,還……炸營?”李素立大驚,旋即大喜,作為一方都督,也是知兵之人,豈會不知道中軍大營被摧毀和炸營意味著什麼?

行軍打仗非同兒戲,冇人剛撒謊,一軍主將更加,李素立毫不懷疑秦懷道的話,心中大喜,迅速將訊息傳出去,將士們一聽炸營,中軍大營被摧毀,原本還有些萎靡的情緒大振,士氣瞬間爆發。

跟突厥打了這麼久,身邊無數袍澤戰死,都憋著一口氣,今晚有機會報仇,一個個戰意沖天,目光變得狂熱起來,充滿力量。

秦懷道說出真相就是像刺激士氣,見效果不錯,心中大定。

“轟隆,轟隆——”

一陣密集的馬蹄奔跑聲滾滾而來,宛如一陣陣悶雷炸響,震盪夜空,青草都在顫抖,大地都在晃動,帶著無儘殺意。

秦懷道豎起耳朵細聽,一邊問道:“李大人,敵軍正趕來,你預計多少?”

“聽聲音不下五萬之數。”李素立長期戍邊,對突厥太熟悉了。

“五萬?”秦懷道迅速盤算起來,騎兵正麵衝殺,三萬對五萬贏麵很小,何況敵人還有五萬在後麵,隨時可能殺過來了,四周無險可守,這仗怎麼打?

心思電閃,秦懷道問道:“李大人,如果是你指揮,怎麼打?”

“兩軍相逢,唯死戰耳!”

“不行,我軍騎術不如突厥,正麵對砍贏麵很低,必須將突厥騎兵速度擋住,突厥失去速度,步戰我軍贏麵更大些,傳令,兩萬將士下馬,將戰馬驅趕在前,擋住突厥,弓箭手在射殺,剩餘一萬騎兵殿後待命。”

李素立大驚,這是什麼打法?冇有了戰馬大家速度起不來,和活樁子等死有什麼區彆,簡直胡亂指揮,轉念一想,將兩萬戰馬驅趕在前,形成屏障,就能擋住突厥騎兵速度,冇有速度的騎兵還不如步兵靈活。

瞬間,李素立掌握了此戰關鍵,看似毫無章法,甚至有送死之嫌,但也是死中求活之策,用兩萬匹戰馬擋住突厥速度,壓住突厥善騎戰優勢,發揮自己這邊善步戰優勢,此消彼長,贏麵就大了。

下一刻,李素立毫不猶豫的將命令傳達下去,強調戰法重點,將領們都是久戰悍將,經驗豐富,一點就透,迅速行動起來。

很快,大軍紛紛下馬,驅趕著戰馬往前衝去,戰馬漸漸彙攏成團,將士們呈半包圍狀繼續驅趕,大喊大叫,見效果不明顯,乾脆點燃馬尾,再給一刀,戰馬吃疼,開始發狂,朝前猛衝。

弓箭手集結列陣,緊隨戰馬身後大踏步而去。

剩餘一萬騎兵殿後,緩緩而行。

秦懷道和一萬騎兵同行,看著發狂的戰馬速度起來,心中稍定,李素立也看著前方,隱隱多了些期待,但有些心疼地說道:“大將軍,戰馬是兄弟們的寶貝,今晚損失可就大了。”

“打贏了,都是你們的。”秦懷道笑道。

李素立等的就是這句話,周圍將士們也露出驚喜表情,秦懷道繼續說道:“下馬的其他將士尾隨弓箭手之後,一旦靠近,衝殺上去,弓箭手在外圍散開射殺,掩護袍澤,不得衝上去近身浪戰。”

“明白。”李素立迅速將軍令傳達。

身邊將士紛紛離開,奔赴各自部隊,大聲吆喝著聚兵,排成一個個方陣朝前衝去,緊追上弓箭手。

這時,突厥大軍狂衝過來,黑壓壓一片,宛如漲潮的海浪衝向沙灘,氣勢洶洶,速度奇快,待看清衝過來的不是騎兵,隻是戰馬時,都有些懵,但雙方速度太快,來不及變陣。

“轟!”

兩支龐大的戰馬群狠狠撞擊在一起,聲音沉悶,卻讓人動容,戰馬嘶鳴聲,慘叫聲,哀嚎聲,呼救聲,此起彼伏。

太密集的,太快了,除了往前衝撞,冇有彆的選擇。

唐軍這邊是空馬,冇人損失,突厥則不同,無數人被撞的飛起來,落在地上,很快被戰馬踩踏成肉泥,死傷無數。

戰馬繼續相對衝鋒,漸漸融合在一起,突厥騎兵被亂馬衝撞,阻擋,速度緩下來,這時,唐軍弓箭手跟著戰馬身後正好趕到,看得真切,紛紛張弓搭箭,根本不用將領下令,直接動手,將心中的憋屈,憤怒融入羽箭,射殺出去。

弓箭手並不多,兩千來人,用的也不是連弩,但邊軍常年廝殺,箭術過人,一輪攻擊乾掉好幾百,大家邊走邊射殺,突厥軍被衝撞的亂七八糟,組織不起有效反擊,紛紛落馬。

這時,弓箭手後麵的唐軍衝上來,越過弓箭手,如狼似虎一般衝上去,對著混亂的突厥軍就砍,都是和突厥打老了仗的悍卒,經驗豐富,上來先給戰馬一刀,戰馬吃痛就會亂跳,馬背上的突厥士兵就會失去平衡,無法反擊,大家就能趁機一刀將對方砍殺。

突厥騎兵被亂馬衝撞的已經停下,亂糟糟的,又是在馬上,靈活度大減,哪裡是唐軍的對手?眨眼間倒下去一大片,唐軍繼續往前掩殺。

弓箭手趁機跟上,保持一定距離繼續放冷靜,下馬的突厥兵和唐軍混戰在一起,不好動手,但馬背上的突厥兵就是固定靶,非常好認,也好打。

戰鬥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往前碾壓過去,秦懷道自己都冇想到,原以為會是一場大混戰,現在看來低估了邊軍戰鬥力,心中大喜。

李素立也看到唐軍幾乎一邊倒屠殺過去,心中大喜,由衷地說道:“大人此戰法簡直聞所未聞,下官也算熟讀兵法,卻看不出其中道理,佩服至極,有大人在,突厥不足為慮。”

“本官不惜奉承,李大人一看就是儒將,心中有正氣之人,何必效彷那小人行徑,不如你我各領五千兵馬,從兩側殺過去,如何?”秦懷道笑道。

“大人說笑,下官由衷敬佩之語,可不是奉承,大人身份高貴,不容有失,這衝陣殺敵之事交給下官便是。”李素立趕緊說道,可不敢讓秦懷道領兵衝殺,萬一有個好歹,自己九條命都不夠填。

秦懷道卻笑道:“論戰陣殺敵,本將冇怕過,就這麼說定了,分兵吧。”

李素立哪裡敢,還想再勸,見秦懷道有些不喜,隻好硬著頭皮喊道:“施野山,你率五千兵馬追隨大將軍前往,務必保證大將軍安全。”

“遵令。”對方心領神會,鄭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