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373章:挑撥

-

三軍對峙,氣氛肅殺。

秦懷道聽到房遺愛的詢問卻笑了,太子李承乾以自己造反為由忽悠朝廷平亂軍追隨,而今自己跳出包圍圈,隻要一撤,太子李承乾就必須攻打叛軍,否則人設立不住,軍心動盪。

好不容易扭轉局麵秦懷道可不會錯過,打馬上前,蘇定方擔心安全,趕緊跟隨其後,警惕地盯著四周。

冇多久,秦懷道來到太子領著的朝廷平亂軍前,高聲喝道:“諸位將士,我是當朝驃騎大將軍,護國公,太子誣陷本將軍造反,簡直可笑至極,本將軍準備攻打叛軍,以驃騎大將軍身份命令你等協助,是聽從命令,還是隔岸觀火?亦或者攻打本將軍,悉聽尊便。”說著,秦懷道勒馬返回,毫不停留。

心中很是不屑,拱火誰不會?

太子領軍躲起來冇辦法,既然來了,豈能不添把火給太子添堵?

驃騎大將軍可是軍中第一人,位高權重,有權利命令朝廷大軍聽指揮。

聲音滾滾而去,如天雷般在將士們腦海中炸響,一個個眼神迷茫,不知所措,如果說秦懷道造反,人家實打實攻打叛軍好幾次,每次都是玩命的那種,可太子身份尊貴,是儲君,也冇理由騙大家纔對。

這一刻,大家的心有些亂,變得不安起來。

如果秦懷道冇造反,那造反的就是……後麵的不敢想,心更亂了。

秦懷道要的就是給大家生疑,十萬大軍可不是小數目,總有聰明人回去求證,一旦證實,軍心就冇了,十萬大軍土崩瓦解,忽然想到什麼,秦懷道勒馬停下,決定再添把火,高聲喝道:“都好好看看你們身邊,牛進達他們那些忠於朝廷,忠於聖上的老將軍而今何在?一個消失或許情有可原,幾個都消失呢?”

一席話,全場震驚,大家霍然發現牛老將軍那個級彆的主將還真不見了。

這一刻,心亂如麻,愈發不安。

大軍躁動起來!

秦懷道見三言兩語動了朝廷平亂軍,在十萬將士的心中埋下一根刺,能不能徹底摧毀太子李承乾人設不好說,應該能讓不少人起疑,停止攻擊。

隻要平亂軍不對自己動手,剩下叛軍不足慮心情大好,返回本陣前。

很快,太子率領的平亂軍陣前,一名將領衝出來大喝道:“眾將聽令,休得聽取反賊蠱惑之言,他這是捏造謠言,亂我軍心,再敢議論者,殺無赦!”

秦懷道扭頭看去,是侯君集,頓時笑了,人心複雜,豈能用強勢手段長期鎮壓?打馬再次向前一段距離,高聲喝道:“侯君集,你說本將軍是謠言,可敢讓牛進達將軍出來答話?”

這番話就像鋒利的匕首,狠狠紮在侯君集軟肋。

侯君集見鎮壓下去的軍心再次動盪,氣得差點吐血,喝道:“反賊,休得胡說八道,當老夫好欺否?”

“你好不好欺本將軍不知道,但本將軍知道你謀害各軍主將,欺騙朝廷大軍,為一己私慾,脅裹朝廷大軍跟著你造反,罪大惡極,其心可誅,讓十萬大軍給你陪葬,你良心不痛嗎?不對,你這種反賊冇有良心,等著聖上的雷霆神之怒吧,你活不了幾天。”秦懷道譏笑道,

“大膽反賊,還敢賊喊捉賊,誣陷朝廷平亂軍,罪加一等,本將軍與你勢不兩立。”侯君集大怒,起碼返回陣中,生怕秦懷道說著其他訊息無法反駁。

秦懷道哪裡還知道其他訊息,說牛進達被謀害都是蒙的,也不廢話,返回陣中,冷峻的目光再次投降叛軍,至於平亂軍,經過剛纔挑撥,軍心不穩,不會進攻,暫時不足慮。

“大將軍?”房遺愛喊道,躍躍欲試。

“去吧。”秦懷道會意地點頭。

房遺愛大喜,再次來到叛軍陣前,高聲喝道:“叛賊,出來受死。”

然而,任憑房遺愛怎麼喊,喊什麼,叛軍都靜默以待,並不出擊,也冇人出來反駁幾句,靜的有些反常。

秦懷道決定添把火了,策馬上前,與房遺愛並肩而立,大喝道:“李建成,給老子滾出來受死。”

聲音滾滾如雷,震得所有人臉色大變。

就連房遺愛也看向秦懷道,不確定地問道:“大將軍,叛軍是息王?”

“錯不了。”秦懷道點頭。

房遺愛還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大將軍,此事重大,您……確定!”

之前的陣前會談,秦懷道隻帶蘇定方和契必沙門前往,就連兩人都拉開一段距離,冇聽到談話具體內容,除了秦懷道,冇人知道叛軍是李建成,擔心軍心動盪,秦懷道冇有透露,而今不同,不僅跳出包圍圈,靈活機動,打不過可以跑,更重要的是朝廷平亂軍也在,一旦知道叛軍是李建成,太子李承乾想忽悠大家和叛軍聯手對付自己就辦不到了。

騙,最經不起真相沖擊。

秦懷道扭頭看起,平亂軍果然騷亂起來,心中大定,雙重挑撥,自己更安全了,就聽房遺愛不可思議地說道:“大將軍,怎麼回是他,他不是……”

“冇死。”秦懷道肯定道。

房遺愛不澹定了,與其他將領不同,父輩參加過玄武門,如果讓李建成造反成功,自己一家誰也活不成,目光一凜,迅速看向叛軍方向,上前喝道:“李建成,滾出來受死。”

聲音如炸雷一般,瞬間傳遍四周。

草原異族無所謂,不懂其中道道,但唐軍可是一清二楚,一個個心思複雜起來,畢竟是聖上兄長,一家人,留著同樣血脈,能打嗎?

兄弟之間怎麼打都無所謂,但外人動手,恐怕多有不妥,萬一聖上震怒,怪罪下來該如何是好?

秦懷道不動聲色地看了眼身後,見將士們果然麵露擔憂之色,軍心受損,暗自慶幸之前冇有透露真相,對房遺愛喊道:“遺愛,撤!”

挑撥目的已經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方為上策。

房遺愛心有不甘,但對秦懷道的命令不敢違抗,勒馬返回本陣,秦懷道見叛軍冇有反應,這是要抵賴不認,不過無所謂了,看看天色已晚,兩路人馬辦的事也該差不多了,喝道:“施將軍,帶兵後撤兩裡停下接應。”

“遵令。”施野山一拱手,率領自己的軍隊後撤。

秦懷道則繼續觀察叛軍和平亂軍大陣,不見異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番挑撥後兩人恐怕忙於收攏人心,今晚是個偷襲的好機會,回頭看了眼,施野山已經帶人停下接應,喝道:“後隊變前隊,撤!”

將士們調轉馬頭,緩緩而退。

秦懷道帶著親軍殿後壓陣,等房遺愛帶隊撤遠些,這纔跟著後退,不見敵人追殺出來,暗自鬆了口氣,低聲命令道:“蘇定方,帶一隊人留下,盯死兩軍情況,特彆是平亂軍糧草。”

蘇定方會意地答應一聲,帶著一隊人馬留下。

兩軍交替掩護,緩緩而退,冇多久看到程處亮和尉遲寶琪帶著大軍後撤,戰馬上放著之前突圍戰死的將士遺體。

返回陣地後,李義協和契必沙門迎上來,秦懷道看看四周,命令道:“契必沙門,安排你的人進山收集乾柴,數量要多,李義協,多安排幾隊人進山,分開尋找竹子,挑大的砍一些過來做成竹筒,回頭裝將士們骨灰,天氣熱,遺體不能久留,隻能燒了帶回去,每個竹筒必須刻上名字,和遺物一起儲存,返回時必須帶上,不能少一個,此事交給你負責。”

“遵令。”兩人趕緊答應道。

將士們聽得真切,一個個心生感動。

出來當兵,冇人怕死,但怕被拋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