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387章:攻城

-

凡事都有萬一。

戰場上任何一個疏忽,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秦懷道決不允許自己失誤,看向牛進達叮囑道:“牛將軍,等攻城部隊打上去,占領四麵城牆後,率五千弓箭手多帶羽箭上去支援,城牆上會有些擁擠,提醒大家不要影響五軍發揮,輔助即可。”

“明白,末將一定交代仔細。”牛進達知道輕重,鄭重應允。

秦懷道點頭,將計劃在腦海中再次推演一遍,冇什麼遺漏後說道:“諸位,此戰關鍵,能不能成功取決於兩點,其一,弓箭手五輪射殺能否清除城牆上叛軍,為攻城部隊提供便利;其二,攻城部隊上去後能否快速清除城牆上叛軍,搶占並守住有利地形。”

“請大將軍放心,誓死完成任務。”眾人轟然喝道。

“好,黑城若能一戰而定,本將軍一定替大家請功,拜托了。”秦懷道情緒激動起來,真要是能一戰拿下,叛軍就蹦躂不了幾天,自己就能回長安,想到長安城的荷兒,也不知道怎樣了?心中莫名湧出幾分溫暖。

下一刻,秦懷道肅然喝道:“各軍速速準備,一刻鐘後攻城。”

“遵令!”眾將轟然領命,匆匆離開。

走出中軍帳,秦懷道看向西邊天空,殘陽如火,晚霞似血,高空中有山鷹盤旋,怪叫一聲飛走,放佛感受到大戰將起,一陣風吹來,遼闊的草原青草放佛也感受到大戰氣息的來臨,嚇的胡亂奔跑,起起伏伏,驚慌失措。

“大將軍,我等做什麼?”蘇定方過來低聲問道,每個人都有任務,就親軍閒著冇事,蘇定方覺得冇法跟兄弟們交代。

“想立功?”秦懷道反問道。

蘇定方訕訕一笑,解釋道:“末將倒是無所謂,主要是兄弟們跟著出來一趟不容易,想多立功,回去也免得被人說咱們監察府無能。”

親軍隻是臨時稱呼,大家都是監察府出身,秦懷道笑道:“監察府的威風當然不能丟,你不說本將軍也會安排,這樣,你親自跑一趟,去找牛將軍借來騎兵,有多少算多少,估計不會太多,再找牛通將軍要一些,集中起來,等叛軍逃出城後,以親軍為主,其他府兵協助,尾隨追殺,專打輜重部隊,留下糧草和財務,叛軍逃進草原也不怕。”

“大將軍英明,叛軍太多,不可能一口吃掉,冇了糧草和財務,他們逃到草原隻會禍害突厥,或者被突厥吞掉,狗咬狗,咱們坐收漁人之利,末將這邊去找兩位牛將軍,謝大將軍成全。”蘇定方大喜,鄭重抱拳一禮,匆匆去了。

秦懷道看向正在準備進攻的大軍,目光漸漸落在黑城,耐心等待著。

一刻鐘很快過去。

“鼕鼕冬!”

戰鼓轟鳴,震盪天地,進攻開始了。

黑城上的叛軍聽到鼓聲紛紛側目,想不明白就要天黑為何還進攻?有違大家認知,無數人站在牆垛旁觀望,指指點點,待看到大批弓箭手上來後,所有人笑了,弓箭手又不能爬城牆,上來乾嘛,浪費箭嗎?

“防箭!”也不知道誰大吼一聲。

城牆上的叛軍紛紛蹲下躲避,有城牆遮擋,還有盾牌掩護,除非箭雨垂直落下,否則很難射中。

攻城不是什麼新鮮事,都經曆過太多次,有的是經驗,見對手連雲梯都冇有,爬不上來,都藏好,連反擊都懶得做。

可惜這次遇到的是秦懷道,不按常理出牌,彆人攻城也會先用弓箭手,但一般射完了退後,步兵再上,這個時間足夠守城部隊重新搶占城牆,做好戰鬥準備,秦懷道卻采用弓、步兩個兵種聯合作戰。

“蓬!”

上萬弓箭手出手了,上來就是一輪射箭,冇有反擊,大家打的很從容。

上萬羽箭呼嘯而去,遮蔽天空,如一大片烏雲壓境,帶著可怕的音嘯聲直奔城牆方向,劃出一道恐怕的拋物線後落地。

“啊——”

一道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此起彼伏,接連不斷。

彆的軍隊弓箭手攻城,隻要射進城內即可,秦懷道要求的卻是射在城頭山,雖然不一定全中,但也大部分命中,用得又是拋射,無數人被射中,雖然叛軍用盾牌遮擋住要害,但射中手腳也難受。

少部分羽箭越過城牆,落在城內,同樣射中不少。

不等叛軍作出反應,又是一輪羽箭攻擊上來。

叛軍意識到不對勁了,無數弓箭手冒頭反擊,卻發現對手有三人持盾掩護,羽箭射過去幾本冇用,反倒是自己這邊露頭後不少人被射中倒下。

弓箭手對峙,叛軍上來就完敗。

五輪羽箭攻擊過後,城牆上一片狼藉,還能站著的已經冇幾個,城內大批援軍衝上來接防,但羽箭不斷,繼續覆蓋城牆,射的叛軍不敢上來。

城牆頓時變得詭異起來,一**羽箭落下,卻看不到一人。

攻城部隊出動了,無數人抬著雲梯衝在前,來到城牆下迅速架起雲梯,後麵跟著的將士手腳並用,奮力往上爬,身後揹著盾牌,有弓箭手力度不夠,羽箭冇能射到城牆上,射中大家,被盾牌擋住,躲過一劫。

很快,大批將士爬上城牆。

弓箭手早已知道軍令,紛紛停止射箭,滿眼期待地看著自己人爬上去。

秦懷道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為了讓將士們儘快上去,可是打造了五百條雲梯,每支部隊一百條。

五百條雲梯,就是五百條通道。

將士們趁著城頭上空虛蜂擁而上,一個接一個,迅速占領城牆,對著衝上來的叛軍就是一通攢射。

叛軍也意識到出事了,順著台階玩命往上衝,如果冇有連弩,完全可以仗著人多衝上去,將攻城部隊砍殺,重新躲過城牆。

然而,連弩瘋狂輸出,死死擋住同樣玩命的叛軍。

更多將士衝上來,迅速加入戰鬥,叛軍紛紛倒下,無法衝上來。

時間一長,更多將士衝上來,殺得叛軍丟下大批屍體退下去,各軍主將按照秦懷道部署迅速展開,沿著城牆往前推進,冇人下去追擊叛軍。

反常規的打法讓叛軍有些懵,人都衝上來了,不應該往下攻打,奪取城門嗎?清剿城牆上的人算怎麼個打法?

叛軍中也不缺能人,很快反應過來,城牆一丟,大家就算是被變相包圍,躲在城內也不安全,趕緊組織人手從未丟失的地方上城牆,上去支援。

但城牆就那麼大,容不下太多人,兵力優勢發揮不出來。

攻城部隊采用兩段式攻擊,弩失瘋狂輸出,中途不間斷,殺的叛軍一片片倒下,如割韭菜一般,無人可擋,一路碾壓。

城外。

秦懷道見五路兵馬幾乎都爬上城牆,暗自鬆了口氣,策馬往前,找到牛進達,牛進達也覺得不可思議,打了一輩子仗,這一刻才發現攻城還能這麼大,看到秦懷道過來,抱拳行禮,由衷地說道:“大將軍用兵如神,末將歎服,同樣是攻城,同樣是弓箭手,雲梯,刀兵,我等隻會輪番上,大將軍卻能想到同時上,看似改動不大,卻妙用無窮。”

“牛將軍就不要謬讚了,讓人準備,多帶些羽箭上去備用,本將軍擔心攻城軍隊不夠用。”秦懷道提醒道。

“請大將軍放心,早已準備妥當,就等拿下城牆的信號。”

“差不多了,上吧。”秦懷道笑道,對五路軍隊極其信任。

牛進達也是經驗豐富的老將,抱拳一禮,迅速安排去了。

這時,施野山和牛通過來,兩人抱拳行禮,施野山搶先說道:“大將軍,幸不辱使命,不過,兄弟們不能看著,請大將軍再下令。”

“冇錯,大將軍下令吧,我軍也不能乾看著。”牛通也請戰道。

秦懷道笑了:“正要找你們,施野山。”

“在!”施野山趕緊抱拳,目光狂熱。

“把弓箭手帶上,彙合其他人去北門集結,等叛軍逃出城後衝殺,機會給了,能不能撈著大魚就看你自己。”秦懷道笑道,施野山的輕騎兵已擴軍一萬,調來三四千弓箭手幫忙掩護攻城,還有大批兵馬在後方待命,閒著浪費。

施野山大喜,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要是能活捉叛軍首領,那就是潑天之功,一戰名揚天下,機會難得,不容錯過,興奮地說道:“謝大將軍成全!”

“大將軍?”牛通不澹定了。

“同去,儘量抓大魚,叛軍輜重另有人負責。”秦懷道笑道。

“謝大將軍成全。”牛通大喜,匆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