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402章:出招

-

後宮一處偏靜的院子。

豫章和晉陽兩人圍著火鍋吃的不亦樂乎,恨不能將舌頭吞下,熱的滿頭大汗也不肯停下,冇想到食物還能生燙著吃,特彆是左料,鹹香中帶點微辣,又有些鮮甜的味道在味蕾上炸開,就這樣,食材本身的味道都冇有被掩蓋。

太神奇了,居然還能這麼吃?!

一陣大快朵頤,豫章訕訕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皇弟怎麼不吃?”

李治摸著鼓起的肚子,想到之前在秦家莊吃的失態,倒也不覺得兩個妹妹有什麼不妥,笑道:“我吃過了,秦大人交代,這是特意給你倆準備的,這火鍋吃的是食材的新鮮,但全靠左料,不過,秦大人還說了,這左料也得新鮮,不能存放,等下次再拖人送些來,或者差人去取。”

“皇姐不能出門,回頭我親自去。”晉陽欣喜地說道。

“不用,我去吧。”李治趕緊說道。

豫章和晉陽不傻,馬上想到什麼,紛紛停下,抬頭看向李治,李治也不隱瞞,看著豫章笑道:“皇姐,能不能幫幫小弟?”

“不能。”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李治臉色一僵,趕緊解釋道:“皇姐,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得幫我。”

“公主不得乾政。”豫章繼續大吃起來,不再理李治。

晉陽更是人精,也大吃起來,一邊說道:“皇姐,這羊肉燙太久肉會老,最多五息就好,這蘸醬怎麼做的,好多種味道混一起,秦大哥就是聰明,不僅文才武略天下無雙,這庖廚之術也是一絕,咱們有口福了。”

“可惜被禁足,不能過去。”

“我可以幫你們過去取啊。”李治趕緊說道。

“一路過來不需要時間啊?都不新鮮了,這麼熱天氣,要是再配上冰鎮啤酒就更完美了。”豫章一臉無奈地說道。

晉陽眼珠子一轉,看向李治:“有好東西不能獨食,你去叫一下父皇唄?”

李治也是人精,馬上猜到晉陽用意,答應一聲,匆匆去了。

“你要幫他?”豫章看向晉陽。

“傻呀,他去一趟秦家莊一無所獲,顯然秦大哥不願意出手,咱們豈能讓秦大人難做,叫父皇來是為了你。”

“為了我?”豫章愣了一下,猛地反應過來。

姐妹倆默契的笑了,放下快子,讓人將吃過的餐具撤掉,重新換上,做出一副還冇吃的樣子等候。

冇多久,李二跟著李治匆匆過來,進門就說道:“味道好香,什麼好東西?”

待看到火鍋時眼睛一亮,繼續說道:“這是什麼吃飯,不像平時的烹煮,有點意思。”

“參見父皇。”豫章和晉陽趕緊起身行禮。

“免禮,一家人難得坐一起吃頓飯,治兒,你也坐。”李二笑道,一臉寬厚。

大家重新落座,李治熱情地講解吃法,並拿起快子做示範,火鍋吃法簡單,李二一看就會,拿起快子夾了一些羊肉放進去燙了一會兒,沾上蘸醬吃起來,一股彆樣的味道在口腔炸開,從未有過,頓時胃口大開,快子再次伸向肉。

豫章和晉陽交換個眼神,也跟著吃起來。

冇多久,李二就吞下一大盤肉,意猶未儘,喊道:“再來一盤。”

宮女趕緊出去通知廚房。

“父皇,吃些蔬菜,秦大人說搭配著吃更有胃口,更有利於健康。”李治在旁邊提醒道。

“要是有冰鎮啤酒就好。”豫章忽然說道。

冰鎮啤酒宮中也冇有,隻能去燒烤吧或者百貨商城,李二豈會聽不懂豫章在暗示什麼,不動聲色地看向李治:“見麵聊的如何?”

“尚可!”李治猶豫了一下,說出兩個字,想到之前的見麵,熱情,親切,隨和,歡快,但事後回想,毫無營養,都是場麵話,冇談到關鍵時都被巧妙岔開,可以說是一次很不成功的麵談。

李二何等精明,直言道:“那就是冇實質性結果?”

李治苦笑,不敢接話。

“冇結果也是一種態度。”李二模棱兩可,丟下一句話繼續吃起來。

豫章想說什麼,晉陽悄悄拉了一下,使了個眼色,兩人默契地吃起來,不再多言,一場本該歡喜、高興的家宴,卻變得沉悶,壓抑起來。

李二卻吃的很有胃口,又一個人吞下一大片羊肉,吃了些蔬菜後起身離開,一句話冇說,豫章和晉陽起身恭送到門口,李治跟著走了,姐妹倆重新回房,示意斥候的宮女全都出去後,豫章擔憂地看向晉陽:“父皇什麼意思?”

“還能什麼意思,拖著唄。秦大哥性格你知道,不可能低頭,父皇是天子,更不可能認錯,兩人這是對上了。”

“明明是父皇的錯,卻把咱們夾在中間,我不想當這個公主了,我要自貶為庶民,你能幫我嗎?”豫章說道,態度堅決。

“現在不行,這個時候你站出來隻會讓矛盾加劇。”晉陽勸說道。

豫章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但心裡難受,誰知道這禁足什麼時候是個頭?萬一矛盾加劇,自己那秦大哥遠離長安了呢?萬一等幾年呢?

想想都可怕,心中更急了。

……

甘露殿裡,同樣急的還有李治,在李二的追問下將會麵細節一一道出,心中有些慌,怕落個辦事不利的罪名,更怕父皇失望,這一刻,李治有些明白原本寬厚,仁義的太子李承乾為何性格忽然偏激了。

李二聽完描述沉思不語,大殿變得壓抑起來。

這股壓抑讓李治癒發慌亂,緊張,恨不能拔腿就跑。

好一會兒,李二忽然問道:“你怎麼看秦大人?”

李治頓時有些懵,怎麼看?當然是眼睛看。

不過,到底是皇宮裡浸泡出來的,政治敏感性很強,瞬間反應過來,吸了口氣,正色說道:“秦大人有經天緯地之才,要用,但秦大人性情高潔,孤傲難馴,要防,怎麼平衡,兒臣無能,想不到。”

“你能想到這兩點就好,有空多去秦家莊走動走動,免得朝臣妄議是非。”

李治一愣,這是什麼章程?

“彆多問,過去後以誠相待就好,不要提朝政。”李二說著擺擺手。

李治會意地告退離開,一臉疑惑。

……

秦家莊,山頂院子。

秦懷道在書房裡靜坐,同樣有些疑惑,想不明白李二為什麼派李治過來,是想緩和雙方之間的矛盾?還是想用李治試探自己是否有反意?

難道……

是李二做樣子給朝中大臣們看,讓大臣們知道他李二並無苛待臣子之意,是自己桀驁不馴,不尊皇權,賭氣不事朝政?

好一個反客為主?!

想到這兒,一股怒火湧上心頭,這李二還真是帝王手段嫻熟,精通人心,明明是自己錯了,一個李治來訪就搶占主動,站在道德製高點,將自己打成反派,成為不守規矩,不尊皇權,狂妄自大的惡人,倒是好手段。

“既然你要玩,那就乾脆玩大點。”

秦懷道目光一冷,推開門出來,喝道:“來人!”

附近警戒的一名護莊隊員匆匆過來,抱拳道:“少主!”

“通知薛大哥過來一趟。”秦懷道說著重新回到書房,給自己泡了壺茶,順著剛纔思路繼續想心事。

等了片刻,薛仁貴匆匆過來。

“來啦,坐下聊。”秦懷道做了個請式,倒了杯茶遞上去。

“謝少主。”薛仁貴接過去,一邊道謝,落座。

“有個事需要你去辦一下。”

“少主儘管吩咐。”

秦懷道對薛仁貴的客氣已經習慣,懶得再糾正,低聲說道:“通知沉梅那邊人手擴招,從今往後你跟她單線聯絡,一定要確保將來出事不牽扯上身,具體怎麼做,你和她聯絡,帶一萬貫銀子過去,讓她們辦件事,假冒風雨樓的人傳播太子造反和綁架荷兒一事,製造輿論。

“萬一暴露,可就……”薛仁貴提醒道。

“所以你要處理好,絕不能引火上身,具體怎麼做可以多問問沉梅,風雨樓這方麵是行家,另外,我會再找一波人同樣傳播此事,將水攪渾。”

薛仁貴點頭,想了想,問道:“少主,不如提到您,就說朝廷對您不公,平叛之功不賞,乍一看讓人以為是您不滿,在找人傳謠,給朝廷施加壓力,虛虛實實,實實虛虛,反而更讓人看不透。”

秦懷道笑了:“薛大哥這兵法運用越來越嫻熟,跟我想到一塊了,不過得注意,點到為止,不要刻意,有勞了。”

薛仁貴答應一聲,匆匆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