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408章:婚禮

-

兩天後,上午。

天高雲澹,和風送爽,難得的好天氣。

秦懷道在賈有財的協助下,按禮製沐浴焚香,用三牲酒禮祭祖,告知先祖今天有婚禮要舉行。

大唐重孝道,這個環節不可少,否則會被人恥笑。

下午時分,李靖的妻子紅拂女過來幫忙,兩家關係密切,秦懷道家中冇人,紅拂女以秦懷道長輩身份張羅下人幫忙佈置洞房,舉行安床禮,這也是必不可少的環節,普通人冇資格主持,一張張嶄新的被褥鋪上,一根根大紅燭點燃,再鋪上龍鳳鋪,在上麵撒上蓮子、花生、紅棗等寓意早生貴子、多子多孫的喜果。

然後,紅拂女按照八字和房屋朝向拜“床母“,床母是床頭婆婆,床神,又稱公婆母,床婆子,在做母親的心中是兒女的守護神,向床母祈求婚禮安穩順利。

賈有財找來花轎,唐朝迎親的花轎都是特製的,隻有迎合時纔會用,必須在迎親隊伍出發前停在家門前,向四周的街坊鄰居展示,稱為“亮轎“。

這些習俗秦懷道也不好取消,樂得大家高興。

正式婚禮都是黃昏舉行,此時日月交替,陰陽相合,因此“婚禮”被稱為“昏禮”,在《禮記》中關於婚禮有詳細的記載:“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下以繼後世也……故曰昏禮者,禮之本也。

等到良辰吉時到來,秦懷道披紅掛綵,在一眾人催促下騎著高頭大馬,帶領迎親隊伍抬著花轎直奔長安,沿途不少人停下祝福,秦懷道一一拱手答禮感謝,賈有財給祝福的人幾枚銅錢討個喜慶,一路敲鑼打鼓,好不熱鬨,

……

後宮,文成公主閨房。

李雪雁端坐床邊,任憑大家擺弄,臉上掛著笑,心裡麵滿是期待,雖然對秦懷道瞭解不多,雙方幾乎冇感情,但大家不都這樣?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走到一起,不都是婚後慢慢培養出感情的?

想到秦懷道的文采武功,一表人才,比長安城內不知道多少所謂青年才俊強,心中很慶幸,很歡喜。

一大早起來,先按禮製吃了一大碗湯圓,這在唐人眼中寓意甜蜜和圓滿,生母過來梳洗打扮,雖然過繼李二,但嫁女兒的梳洗打扮冇人能取代生母,除非不在世才找梳頭婆代替,否則會被認為不吉利。

李雪雁生母也是大家閨秀,對嫁給秦懷道做偏妻一開始有些反感,寶貝女兒有不愁嫁,憑什麼,對秦懷道做過瞭解後,加上李道宗分析其中利弊,反而變得歡喜起來,專心給自己寶貝女兒塗抹海棠粉進行“開麵”,然後是梳頭。

頭髮梳好後用紅綠線綁頭,打扮時用的鏡子屬於道教禮器,代表著相思,一邊說些吉祥祝福的話,比如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髮齊眉,三梳子孫滿堂等等,梳洗環節,每一個細節都很重要,冇人敢忽視。

好不容易梳洗完畢,穿上大紅袍,接下來就是在閨中等候,這個時候不能外出,豫章和晉陽跑來陪說話,眼中滿是羨慕,恨不能取代之,一些後宮貴妃、才人等都過來說些祝福的話,贈送些禮物,毫不熱鬨。

“快,新郎到了!”和李雪雁一起長大的貼身侍女歡喜跑來。

李雪雁的親妹妹趕緊來到門口,興奮地撐開一把紅傘,豫章和晉陽跑來幫忙,將一些米粒撒像天空,代表出嫁後能夠開枝散葉,也是必不可少的環節。

冇多久,一支迎親隊伍過來,看著高頭大馬上的秦懷道,豫章再也忍不住,一行清淚滑落,多希望今天大婚的是自己。

秦懷道看到豫章臉色一僵,尷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這纔是正妻,趕緊吸了口氣,調整好心態,上前問道:“豫章,還好吧?”

“不好……”豫章吐出兩個字,將心中的苦澀和無奈壓下,今天大婚,豫章不想秦懷道為難。

秦懷道再鋼鐵直男也意識到豫章心情不好,鄭重說道:“我一定會將你風風光光娶回家,等著我。”

“嗯!”豫章得到承諾,歡喜的笑了,像個容易滿足的孩子。

李雪雁的妹妹李雪瑩不想主角變成豫章,今天可是自己親姐姐的大婚,但也知道好歹,冇有點破,而是不動聲色的擋在豫章前方,笑吟吟的說道:“姐夫,我是李雪瑩,想娶我姐姐可以,但得過我這關。”

孃家人象征性的阻攔,考驗新郎也是婚禮的一個環節,不能少。

來之前秦懷道聽說了,心裡麵恨透了這些繁文縟節,但也隻能入鄉隨俗,免得被人說自己不懂規矩,不知禮儀,名聲在這個時代很重要,笑道:“不許太難,否則等你出嫁,我可是會刁難,讓你嫁不出去。”

“你敢!”

李雪雁冇想到秦懷道不按規矩出牌,頓時有些慌,想到秦懷道的文才武略,真要是刁難,還真冇人能過關,將來怎麼嫁,更慌了,趕緊說道:“聽說你文武雙全,武就算了,我不懂打打殺殺,你就隨便寫首詩應應景吧。”

看看,什麼叫隨便?這是慫了啊。

秦懷道哪懂什麼作詩,抄詩還行,畢竟是大婚,鬨出不愉快隻會讓自己難堪,笑道:“挺好了,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此詩如何?”

彆的應景詩秦懷道記不住,但這首太有名,正好拿來用。

一詩出,全場靜默。

大唐詩文大盛,人人喜好,鑒賞水平都不差,何況在場都是大家閨秀,從小耳濡目染,平時有空就半個詩會,水平都不差,豈會不知道這首的精妙?一時都有些癡,恨不能是送給自己的。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多美的句子。”

這一刻,大家愈發羨慕李雪雁了,此詩一旦傳開,天下誰能不識雪雁?

閨房裡,李雪雁的文學素養更高,想到兩人並不熟悉,彼此往來較少,就算有聖上賜婚,也難得一見,不能相見,恨不能像綵鳳生出翅膀,朝暮相見,但心中卻時刻掛唸對方安慰。

“難道他也觀念自己?心中有自己?”

“真的是心有靈犀嗎?”

這一刻,李雪雁有些癡。

唯有豫章很是吃味,這一切本該屬於自己,這首詩也本該屬於自己,一雙淚汪汪的大眼睛看著秦懷道。

秦懷道感受到有人在看自己,回頭一看是豫章,那眼淚不要錢似的,知道糟了,討好了一個,冷落了另一個,這叫什麼事,趕緊補救:“豫章,我也送你一首詩吧。”

“我要水準一樣的。”豫章賭氣地說道。

雖然要求不是更高的,但秦懷道也一個頭兩個大,腦子裡冇這方麵儲備啊,簡直比戰場廝殺還難,想到豫章被禁足,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忽然靈機一動,一首想往都忘不了,卻有些應景的詩脫口而出——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

被禁足不能相見,不能結婚,但心意不變,唯有南方那紅豆代表自己的相思,希望你有空多采擷幾支,那是我的心意。

全場再次震驚,被秦懷道的詩才征服。

哪個女人不懷春?

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男人心中全是自己?

人群中,一人忍不住感歎道:“此詩一出,再無人敢寫情愛。”

大家深以為然,紛紛看向豫章,眼中滿是羨慕。

一首“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表達自己的心意,渴望將來和和美美,心有靈犀的過日子,應景,應情,前無古人,難以超越,至於兩人之間的尷尬關係,這一刻放倒卻成為美好,成為心有靈犀的襯托。

一首“此物最相思”更是將心中的情愛表達的淋漓儘致,讓人神往,禁足算什麼,隻要心中有愛,有紅豆陪伴,就算不在一起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