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448章:出擊

-

中午時分。

陽光和煦,濤聲陣陣。

一百餘人依然乾勁十足地挖掘著泥土,不少人抬著木頭過來,在秦懷道的指揮下開始打樁蓋棚子,一切井然有序。

“鏜!鏜!鏜!”

忽然,一陣密集的鑼聲響起,忙碌的人放佛被按下暫停鍵,一個個停下手上的活,扭頭看向大海方向,臉色一肅。

秦懷道初來乍到,不明就裡,隱隱感覺出事了。

有人衝過來,大聲喝道:“全部回山坳,安撫家人,不得亂跑。”

忙碌的人紛紛拿起工具往山坳衝,一個個臉色陰沉,默不作聲。

尉遲寶林沖到秦懷道跟前,急忙說道:“示警的信號,應該是崗哨發現海上有人過來,有可能是海盜。”

“海盜以前來過?”秦懷道驚訝地問道。

“從未來過,我等在這兒非常隱蔽,住的山坳在海上看不見,每天海上冇人的時候纔出去打理鹽田,就是怕暴露,冇想到還是暴露了。”

秦懷道臉色一變,做得如此隱蔽冇理由暴露,除非有人透露訊息,但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扭頭看向護莊隊幾人:“全體都有,打開箱子,拿出連弩準備戰鬥,動作快點。”

“遵令。”護莊隊所有人急匆匆跑向山坳。

連弩是管製兵器,來的路上不能暴露,已經到目的地,又有海盜來襲,用不著再藏著掖著,秦懷道看向另一人喝道:“通知運輸隊迅速趕來參戰。”

“遵令。”對方抱拳,匆匆去了。

“走,看看去。”秦懷道冷著臉往前衝。

尉遲寶林趕緊跟上,兩人很快衝到一處製高點,發現大海上出現無數海船,秦懷道粗略數了一下,有五十艘之多,距離還有些遠,看不太真切,從船隻大小判斷,每艘船起碼四五十人,也就是說來敵在二千到三千之間。

“人數可不少,這夥人來得蹊蹺。”秦懷道冷冷地說道。

“管他的,殺了就是,正憋得慌,我這邊運輸隊兩百人,加上一百護衛,一共三百人,都是能戰老兵,你帶來多少?”尉遲寶林不在意地說道。

經過利州土匪、府兵伏擊之事後,秦懷道將運輸隊做了改製,每支運輸隊一百輛大車,安排一百名車伕,再配備一百名護衛,一百名是朝廷規製,都是退役老兵,戰鬥力不俗,與此以來,運輸隊就比以往多了一百人。

秦懷道帶來一支運輸隊,雖然隻有一百護衛,但物資太多,調了兩百輛大車,也就是兩百名車伕,一共三百人,加上尉遲寶林這邊三百人,合計六百人,外加五十名護莊隊員,兵力並不算少。

“我先帶人衝殺?”尉遲寶林提議道,眼中滿是殺氣。

上次重傷,一肚子邪火憋太久,恨不能殺個痛快。

“不行,不能蠻乾。”秦懷道果斷拒絕,指著前方說道:“前方地形平台,無遮無擋,海盜靠岸後必須衝過來才行,五百丈左右寬度,衝上來需要點時間,弓箭手搶占兩邊製高點,逼他們從低窪處衝進來。”

四周地形是兩邊略高,中間低,低窪處雜草樹木已經被清理乾淨,準備挖海溝,視野開闊,隻要占據兩邊高低,海盜隻能從低窪處衝進來。

尉遲寶林戰鬥經驗豐富,一點就透,提議道:“我去安排,一邊部署一百弓箭手足以。”

“彆慌,聽我說。”

尉遲寶林喊道:“弓箭手部署到位後不要先動手,除非海盜也想搶占製高點,我帶人去低窪處集結,暴露位置,吸引海盜全部上岸殺過來,等海盜近身後弓箭手再忽然動手,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明白,我去部署。”尉遲寶林急匆匆去了。

這時,大批運輸隊衝過來,在尉遲寶林的命令下,弓箭手衝向兩邊製高點,秦懷道則帶領其他人直奔工地現場,砍伐過來的樹木堆積在一起,這一刻成了最好的掩體,秦懷道站在樹木堆上,居高望遠,見大批海船快要靠近。

船帆被風灌滿,形成強大動力推動船前進,高高的桅杆上掛著骷髏頭,還有不倫不類的旗子迎風飄揚,甲板上占滿了人,一個個光著膀子,拿著砍刀,神情冷厲,煞氣沖天。

一些人頭上綁著白色布帶,迎風飄飛,正貪婪地和身邊人說著什麼,引來無數人轟然大小。

看到這一幕秦懷道已經可以肯定來者是倭寇,至於是海盜還是正規軍,回頭抓幾個活口審審就知道,尉遲寶林也上了樹木堆,並肩而立,看著前方說道:“像是海盜,得有兩三千人,這不合常理,正常而言,海盜不是幾百人一夥?”

“一會兒殺光了問問不就知道。”

“有道理,怎麼打?”尉遲寶林嘿嘿笑道,渾身是膽,並不在意兵力懸殊。

“海盜弓箭手不多,可能和海戰習慣有關,威脅不大,吸引過來正麵剛,一個不能跑掉,這幫人來的蹊蹺,必須搞清楚原委。”秦懷道殺氣騰騰地說道。

“那簡單,我帶一百人衝上去吸引他們注意力,再引過來就是,海盜看不到人會起疑心,散開了衝過來反而對我們不利。”尉遲寶林提議道,見秦懷道點頭答應,兩眼一亮,喝道:“護衛隊隨我來。”

一百專門負責山坳日常護衛的人迅速衝上去,手持盾牌和戰刀,冇有弓箭手,但都穿著步兵甲,堂堂鄂國公尉遲恭嫡長子,悄咪咪弄點步兵甲不難。

秦懷道看看身後已經列好陣的運輸隊,無一不是久經沙場的百戰老兵,冇人慌亂,緊張,反而眼睛裡跳動著濃濃戰意,士氣可用,喝道:“剩餘弓箭手散開到兩邊山腰,找灌木叢藏好,敵人一到,自由射擊,如敵人追殺,邊打邊退向山坡,運動中逐一消滅追兵,之後反殺上來。”

“遵令!”剩餘弓箭手迅速應道,一分為二,散開向兩側。

這麼一來,兩邊山坡上是弓箭手,山腰上也是,海盜想要從兩邊迂迴過來就必須付出代價,秦懷道掃了眼剩餘眾人,還有兩百左右,個個持盾和戰刀,隊列整齊、森嚴,心中大定。

“拿我兵器。”

一聲怒吼,戰意沖天。

馬上有護莊隊員送上來兩把鐧,這是秦懷道好不容易打造出來的鋼鐧,鐧中藏刀,敵人不是重甲兵,甚至連戰甲都冇用,用鐧反而不合適,秦懷道抓住雙鐧,按住機關一擰,拔出裡麵的刀。

刀身雪白,倒映著陽光,一股寒意爆發。

這一刻,秦懷道宛如戰神附體,目光冷厲地看著正在登陸的海盜,還有迎上去的尉遲寶林,將心中的疑惑壓下,一動不動,耐心等待。

不管什麼陰謀詭計,打出來就是!

前方。

尉遲寶林帶人衝上去,顧不上會踩臟鹽田,心裡麵那團邪火越來越烈,死死盯著前方開始衝鋒的海盜,喝道:“一群雜碎而已,兄弟們,隨我殺——”

“殺——”

明明隻有一百人,卻喊出上千人的氣勢。

戰刀在陽光下獵獵發光,冷漠,銳利。

海盜也不甘示弱地衝上來,不少人光著腳,甚至光著上身,嗷嗷大叫,凶殘,狂妄,如一群地獄裡鑽出來的惡魔,氣勢絲毫不弱。

“休休休!”

有海盜開始射箭,一支支羽箭呼嘯而來,撕裂虛空,如毒蛇飛竄。

尉遲寶林舉盾擋住一支羽箭,腳下不停,狂衝上去。

狹路相逢勇者勝!

“殺——”

一聲暴怒,尉遲寶林一刀猛劈過去,放佛要將心中的邪火全部發泄,刀光如一道匹練乍現,緊接著一顆醜陋的腦袋被砍飛,鮮血狂噴。

“死開!”

尉遲寶林一腳將無頭屍體踹飛,盾牌一蕩,狠狠砸中一人腦袋,直接將人炸飛,另一手戰刀猛劈,輕鬆撕開一人脖子。

一招,雙殺!

凶悍的讓人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