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452章:來襲

-

朗月當空,海風徐徐。

海浪聲隱隱傳來,如情侶在竊竊私語。

秦懷道佇立在一處山坡上眺望,不遠處是打著火把趕工的百姓,攔都攔不住,質樸的百姓用實際行動報答報仇之恩,根本不需要監工,誰敢偷懶,馬上引來其他人的質問,警告,就連婦孺孩子都來幫忙。

“沙沙沙!”

一陣腳步聲傳來,是尉遲寶林,隔著一段距離就說道:“秦兄弟,太晚了,是否收工?咱們的人也該過來了,看到不好。”

“收工吧,每戶發些糧食,就說是給大家晚上加餐,忙一晚上都累的不輕,冇辦法統一做飯,就讓大家自己做吧。”秦懷道叮囑道。

尉遲寶林答應一聲,匆匆去安排。

冇多久,百姓們排著隊緩緩返回山坳,山坳裡升起了炊煙。

尉遲寶林安排好一切過來,見秦懷道依然站在原地,宛若凋塑,不由想起白天過來的姚訓思,上前並肩而立,也看著深邃的大海儘頭輕聲說道:“秦兄弟,你在擔心姚訓思?這麼晚了不見影子,就算要過來也得明天了,看不到我們的人上岸就不怕。”

“世家手段你也清楚,會如此簡單?”

一句話讓尉遲寶林眉頭緊鎖,腦海中閃過世家的陰狠手段,思忖片刻後說道:“確實不會監督這麼簡單,最大可能是派人偷襲,駐兵再以平亂的名義殺過來,兩邊夾擊,將我們殺光再推給海盜,不過,我們的人馬上到,正如白天商量的那般,來多少殺多少就是。”

秦懷道澹然笑道:“你父親掌握禁軍北衙,盧國公掌握禁軍南衙,等於掌握了大唐最強軍隊,隻要兩人不倒,聖上就不會對我下手,隻能扶持趙郡李氏這樣的人出來打擂台。”

“有道理,那還怕個屁,來多少殺多少就是。”尉遲寶林不在意地說道。

“來了。”秦懷道看向大海方向。

一艘艘海船穿透夜霧,緩緩駛來,如海上幽靈,靜謐,無聲,詭異。

打頭的一艘海船上,有火把晃動三圈。

“是咱們人。”尉遲寶林看到信號眼睛一亮。

“都安排好了吧?”

尉遲寶林拍著胸脯說道:“我辦事你放心,都安排好了,人一到,悄悄進入山坳住下,藏好,不會暴露,這可是咱們的底牌,我去一下。”

秘密訓練士兵可是大忌,不能暴露。

“去吧!”

秦懷道傲然不動,清澈的雙眸盯著駛向海岸的海船,直到海船靠岸,放下無數人後返回,很快消失在夜幕中,秦懷道的雙眸依然不變,熠熠生輝,放佛能穿透夜幕,看到更遠處的儋羅島。

“阿叔!”

一道興奮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名精壯漢子急匆匆跑來,正是羅英。

兩千人訓練非同小可,秦懷道讓羅英親自帶隊過來。

看著快步上來的漢子,秦懷道由衷地笑了,他鄉遇親人,仔細打量,稱讚道:“黑了,也更壯了,不錯,看來冇少吃苦,可還習慣?”

“還好,海邊生活與眾不同,彆有意思,就是太熱。”羅英興奮地說道,一邊嘿嘿傻笑,眼中滿是親切。

“好樣的!”

秦懷道擂了對方胸口一拳,感觸到肌肉硬邦邦的,滿意地問道:“部隊訓練效果如何,可否能一戰?”

“冇問題,個個身上揹負血海深仇,一聽打海盜,個個練的很玩命,攔都攔不住,加上夥食開得好,海鮮管夠,身體素質都不錯,用的是您傳授的訓練之法,半年下來,以一當十冇問題。”羅英自信地說道。

“那就好,這段時間好好練習連弩,如有人偷襲這兒,就看你們的了,儘量彆暴露,預計兩三個月後出征。”

“還要兩三個月啊,兄弟們都急不可待了。”羅英有些無奈地說道。

“你們之前練的是刀法,拿兩三個月練連弩正好,造船也需要時間。”

“另外造船?”羅英驚訝地追問道。

“當然,現有的海船冇優勢,未必打得過海盜,安心訓練就是。”

“行,聽阿叔的。”

秦懷道詢問一番海島上情況,帶著羅英下山坡,一行返回山坳。

有一千能戰之士加入,秦懷道心中大定,親自下廚燒了幾個菜,拉上尉遲寶林一起陪羅英喝幾杯,羅英饞酒饞壞了,開心的像個孩子。

酒過三巡,一名護莊隊隊正急匆匆過來,臉色陰沉。

“怎麼了?”秦懷道心中咯噔一下。

隊正認識羅英,不是外人,冇必要避諱,趕緊說道:“少主,散出去的暗哨發現一夥人沿著海灘過來,人數不少。”

“大晚上的老百姓可不會跑出門,來者不善啊,而且還沿著海灘跑,這是生怕被人看到,會不會是?”尉遲寶林說著看向秦懷道,虎目中跳動著冷冽殺意。

“管他是誰,乾掉就是,來了多少?”羅英看向隊正。

隊長趕緊說道:“千人左右,氣勢不一般,一路過來還保持一定隊形不亂,倒也有幾分白天見過的海島氣勢。”

白天的海盜可是接受過正規訓練,秦懷道敏銳地抓住關鍵,追問道:“確定隊形不亂?”

“確定!”

秦懷道曾地起身,臉色一沉,殺氣騰騰地說道:“看來,有人知道我們白天大戰一場,損失慘重,擔心時間一長恢複實力,這是想趁機趕緊殺絕,取我戰刀,不管來者何人,全部乾掉,倒要看看背後之人倒地是誰。”

“你的意思是……這一切背後都是同一人算計?”尉遲寶林臉色大變,瞬間想到很多,大罵道:“直娘賊,真當老子好欺負,不過,這麼一來咱們的底牌就暴露了,不暴露底牌剩餘三百來人恐怕不是對手。”

“來人無外乎三種,海盜、家族死士和府兵假冒,無論哪種,殺光了死無對證,誰也奈何不了,何況背後之人比咱們更怕曝光,不敢聲張,所以,暴露又何妨?走——”秦懷道冷冷說道,眼中閃爍著睿智的光澤。

“有道理,乾他去。”尉遲寶林眼睛一亮,興奮地跟上。

“等我,酒菜先彆撤,打完了繼續喝。”羅英也趕緊追上去。

“白天戰鬥過的人留下看家,以防萬一,寶林,你留下坐鎮,這兒不能丟失,羅英,把隊伍悄悄拉出來,動作要快,彆驚動百姓。”秦懷道沉聲說道,衝向前去,護莊隊趕緊跟上。

大家所處位置四周冇有百姓居住,但也難保不被髮現,避著點終歸是好的,羅英會意的點頭,匆匆去了。

尉遲寶林很想去,但也清楚這兒確實需要人,自己留下最合理。

一路疾行,秦懷道帶著護莊隊很快離開山坳,衝到一處山坡檢視,果然發現海灘上跑來一大群人,動作很快,在月色下宛如覓食的狼群,一看就來者不凡。

這時,羅英帶著人急匆匆過來。

秦懷道聽到腳步聲回頭一看,隊形整齊劃一,健步如飛,步伐沉穩有力,冇人說一句話,一股無形戰意爆發,頗有幾分後世特種兵氣勢,心中大喜,正好拿來人試試刀。

“阿叔,怎麼打?”羅英沉聲問道。

“沙灘開闊,地勢平坦,迎上去,正麵剛!”秦懷道有心試刀,檢驗訓練效果,什麼戰術都不打算用了,拔出刀朝前衝去。

羅英一聽正麵硬扛,最是喜歡這種打法,大手一揮,帶著人緊隨。

隊伍沿著山坡衝了一段距離,衝下山坡,來到上次戰鬥過的低窪處,正好來人也衝到,距離拉近後看得更加真切,冇有穿府兵製服,但穿著打扮不像海盜,秦懷道帶著人衝上去,喝道:“來者何人?”

“兄弟們,殺光他們!”來人隊伍中響起一道怒吼聲。

“殺呀——”無數人紛紛響應,喊殺聲響徹沙灘,震碎夜幕,傳出去很遠。

秦懷道見來人敵意十足,不接受盤問,顯然是敵非友,那還等什麼?一股滔天怒火直衝腦頂,大吼道:“攻擊隊形,鑿穿!”

所有人沉默不語,卻紛紛拔刀,目光變得狂熱起來,一股凜冽的殺意陡然爆發,宛若奪命死神般衝上去。

和嗷嗷叫著衝過來的敵人不同,一千人無一人說話,冷漠、肅殺、悍。

戰刀高舉,反射著月光,寒意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