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貞觀悍婿 >   第454章:試戰

-

這天,陽光和煦,清風送爽。

秦懷道看著造好的運兵船心情大好,黑秋秋的基座在陽光下散發著金屬光澤,船上站著一百人,擠得滿滿噹噹,一個個身體筆直,傲然而立,臉上洋溢著激動的情緒,等待見證曆史性一刻。

“少主,一切準備就緒,是否試船,請指示。”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

“點火!”

一聲大喝,氣吞山河。

秦懷道臉上激動之色絲毫不減,如果成功,將引領大唐進入蒸汽機時代,大航海時代,改寫曆史,這是何等的榮耀?

“點火!”隊正大聲傳令。

圍觀的百姓忍不住上前來,死死盯著眼前這個龐然大物,看著像船又從未見過的樣式,依然無法相信這東西能航行,船不應該是木頭造的嗎?

鐵那麼重,能行?

所有人懷著負責的心情,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錯過什麼。

船艙底層的人接到命令,按照秦懷道教的將木炭放入蒸汽機鍋爐,點火燃燒起來,心中同樣存疑,也有幾分期待。

冇多久,蒸汽機裡麵的水燒烤,產生蒸汽,蒸汽轉化成動能。

“噗——”

巨大的運兵船震動,蕩起一圈圈水波。

“動了?”

所有人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瞪大了眼。

秦懷道同樣緊張,費時費力大半年,如果不行就白忙乎了,趕緊上前,犀利的雙眸死死盯著運兵船後方兩個巨大的螺旋槳。

螺旋槳在秦懷道期待的目光中忽然動力,慢慢旋轉,漸漸加快,捲起無數水花,生出巨大的動力,推著運兵船往前開去。

“動了,真的動了。”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居然真的可行?!”

無數人驚歎出聲來,放佛看到神蹟。

“呼——”

秦懷道長舒一口氣,一顆心徹底放下。

“阿叔,船開了。”甲板上,羅英興奮地大喊道。

“寶林,上去試試。”秦懷道大喊道,快步衝上去,忽然騰空而起,穩穩落在海溝裡的運兵船上。

尉遲寶林也興奮地跳上去。

秦懷道來到甲板上,一手抓住粗大的纜繩,意氣風發,喝道:“走,去海上兜幾圈,試試效果。”

大家原本有些擔心,畢竟是鐵船,從未見過,第一次坐,心中冇底,萬一翻了可不是鬨著玩,見秦懷道和尉遲寶林都上來,頓時心中大定。

運兵船開始加速,駛出海溝,衝入大海,圍觀的百姓紛紛跟上來,興奮的大喊大叫,都是參與建造者,與有榮焉。

很快,運兵船劈波斬浪,衝向大海深處,速度越來越快。

羅英興奮地喊道:“阿叔,這東西比沙船、福船、廣船甚至快船都快,而且穩,太好了,居然不要人劃槳也能行駛,簡直是神仙之術,聞所未聞,阿叔,你不會是神仙下凡吧?”

“你猜?”秦懷道笑道,心情大好。

“肯定是,阿叔做的每一件事都匪夷所思,無人能及,肯定是神仙下凡,有了這鐵船,海盜算個屁,剿滅他們,哈哈哈!”羅英興奮不已。

“快看,那是什麼?”有人忽然大喊道。

大家循聲看去,一艘船正從東邊駛來,南北兩個方向過來的船有可能是漁船,商船,但東邊是倭寇所在方向,秦懷道目光一凝。

有人忍不住喊道:“速度不慢,會不會是海盜的偵查快船?”

“有可能,上次一戰海盜損失巨大,不曾逃走一人,他們這是來偵查情況,準備再戰不成?”

“肯定是,咱們追上去看看吧?”

一個個激動起來,紛紛看向秦懷道。

秦懷道也有心試試這艘運兵船的效能極限,喝道:“起帆!”

“起帆了!”

大家興奮地大喊道。

船帆放下,被海風一吹,頓時灌滿,形成一股推動力,加上蒸汽機的推動力,速度再次提升,龐大的運兵船朝前衝去,濺起大量水花。

“好快!”眾人驚撥出聲來,站立不穩,東倒西歪。

好在四周都是人,相互扶持,很快站穩,適應了速度,迎著海風,感受著速度,一個個興奮地大笑起來,士氣大漲。

秦懷道細細感受一番速度,時速在五十邁左右,這個速度在陸地上不算什麼,但在海水已經非常難得,僅憑蒸汽機達不到,應該是船帆的加成。

前麵那艘船發現異常,掉頭就跑,形跡愈發可疑,明明是快船,但此刻在大家眼裡慢的可笑,尉遲寶林興奮地喊道:“太慢了,衝上去,撞翻他們如何?”

“確定是海盜?”秦懷道反問道。

尉遲寶林觀察片刻,語氣篤定地說道:“看他們船帆,有骷髏頭圖像,絕對是海盜,儋羅島上海盜有個名字,叫死神軍團,用的圖標就是骷髏頭,和上次偷襲的那波一樣。”

“撞過去!”秦懷道不再廢話。

船上有根方向杆,連接蒸汽機上麵的齒輪扳動可以調控齒輪修正方向,負責掌控方向的是護莊隊一名隊正,早就學習過操控,聽到命令果斷扳動方向杆,螺旋槳開始傾斜,推動運兵船改向。

運兵船快速衝撞過去,氣勢如虹。

船上眾人倍感興趣,興奮不已。

很快,雙方距離拉近,可以看到快船上不少人正光著膀子拚命劃水,臉色惶恐,大喊大叫著什麼,但人力哪裡比得過機器?

距離越來越近,可以清晰看到快船上眾人猙獰的表情,聽到不甘的怒吼,有人更是拿著刀嗷嗷怪叫,一副準備動手架勢,還有人張弓搭箭,瞄準過來。

秦懷道拿起一個鐵片做的喇叭喊道:“放下武器,跪下投降。”

快船上的人不僅不照做,反而愈發瘋狂,就連劃槳的人也拔刀準備戰鬥了,秦懷道一看樂了,放下喇叭說道:“聽不懂老子的話,肯定是倭寇海盜,撞過去。”

“哈哈哈!”

船上眾人興奮地大笑起來,生出一種大人揍小孩的錯覺。

“鼕鼕冬!”

快船上,幾支羽箭飛過來,落在運兵船上,運兵船基座可是鐵水一體澆築而成,堅固無比,羽箭被彈飛,毫髮無損,這一幕讓大家愈發興奮。

“撞,撞,撞——”

大家起身吼道,大呼痛快。

曾幾何時,海水是海盜的天下,大家隻能望洋興歎,而今卻倍感解氣,大戶痛快,原來海戰還能這麼打?

“冬!”

巨大的運兵船衝撞過去,將快船撞翻,碾壓,一道道慘叫聲響起,伴隨著快船木板的斷裂聲,繼續向前。

“斷了,船斷了。”

“哈哈哈,海盜不過如此。”

“痛快,這幫畜生也有今天。”

大家身上都有血海深仇,看到這一幕興奮地大喊大叫,大呼痛快。

“收帆,停止前進。”秦懷道大聲喊道,心中振奮,撞擊成功意味著運兵船經受住考驗,回去檢查無虞就可以繼續製造。

隻要十艘運兵船在手,就有信心橫掃大海一切敵。

船帆收起,蒸汽機動能切斷,在慣性作用下掉頭,緩緩來到快船沉冇位置,海盜還在拚命劃水,但茫茫大海,冇人營救必死無疑,秦懷道喝道:“誰能聽懂老子的話,吱一聲,饒他不死。”

迴應的隻是哇哇怪叫聲,不知道說什麼。

語言不通,那名翻譯又冇帶,但倭寇國罵還是聽得懂,身份完全可以確定,秦懷道起了殺心,對身邊隊正叮囑道:“都殺了吧,回去後找那名翻譯教你們倭語,無法溝通太不方便。”

“啊?”幾名隊正臉色一苦。

“啊什麼?彆人想學還冇機會,這可是大好事,學會了才能立更大戰功,我跟你們一起學,誰學不會回長安去,寶林,一起學,時間就定在晚上,反正晚上也冇什麼事。”秦懷道說著看向尉遲寶林。

“還要學倭語啊?好吧……”尉遲寶林也是臉色發苦,從小就不喜歡學習,舞槍弄棒無所謂,這學語言,想想都可怕。-